Jessica-and-Krystal-for-Stonehenge.jpg  

 

惡魔的果實擺在我眼前

 

身為背叛者的妳

 

為我吞下了那顆果實

 

我,靜靜的看著妳

 

然而,站在我眼前美麗的妳

 

一瞬間失去了光芒,墜落在地獄的圈套裡

 

我想伸手拉住妳

 

但是我怎麼也抓不住妳的手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妳,為了我墜入地獄

 

吶…我的背叛者啊…

 

我錯了……

 

真的錯了……

 

救護車的聲音在夜晚的首爾街頭,發出了急促的聲響,所有在救護車前的車輛一一都讓開通行。

 

然而躺在救護車裡的是鄭秀妍,她的後腦勺不斷地湧出鮮血,身上穿著的白色長裙沾上了大半的鮮血,她的右手始終有個人緊緊地握著。

 

鄭秀晶哭紅著眼緊抓著秀妍的右手,她低頭不斷地向上帝祈禱,希望這一切都是場夢,在秀晶的耳邊不斷的迴盪著呼吸器的聲音,平緩的播著秀妍僅存的呼吸。

 

沒多久之後救護車抵達了首爾醫院,鄭秀妍躺的擔架被救護人員給抬了下車,前往急診室的路讓白色的燈光不斷地照在她的臉上。

 

了無生氣的蒼白面容顯得更瘦弱,秀晶的雙手沾滿了鮮血,但是卻緊緊地抓著秀妍的衣服,直到擔架被推到急診室的門前。

 

「抱歉,鄭小姐請在外等候。」護士將秀晶給拉了出來,隨後關上了門。

 

秀晶抬頭看著急診室的紅燈亮起,她下意識地雙腿跪在冰涼的磁磚上,眼眶裡不斷地湧出淚水,在她左心處上的傷口也逐漸的裂開,讓白色的襯衫多了一片血跡。

 

「姊…妳不能丟下我…」秀晶緊盯著急診室的門,全身不自覺地顫抖著。

 

三小時前,秀晶在宋茜的房裡翻找到了一封白色的信封,它被沉沉的壓在桌上的原文書堆裡,秀晶只是慣性地想幫宋茜整理好,但是這封信卻從書堆中掉了下來。

 

秀晶彎下身撿起腳邊的信封,她翻到背面發現有被開封的痕跡,但是信封的一角有個暗色的污漬,秀晶將信封打開避免污漬染到信紙。

 

在她打開的瞬間,信紙裡的開頭第一段話讓秀晶的瞳孔瞬間放大,她近乎顫抖地拿著手中的信。

 

「v,我是秀妍…接下來秀晶拜託妳了…」秀晶看著信裡的內容,她不置信地看著裏頭寫的字。

 

「當這封信送到妳這兒的時候,我想我已經不在了……請幫我好好照顧秀晶,我不想讓她再回來這個家…因為…」

 

「她應該是最幸福的天使,是帶給我滿滿幸福的天使……不該讓黑暗玷汙了她的雙手。」

 

秀晶默默地讀完了整封信,從這個筆跡看起來不像是秀妍寫的字,如果不是她親手寫的那麼現在的她到底在做什麼呢?

 

「姊姊…難道說…」秀晶鬆開了手,頓時白色的信紙散落在一旁的地板上。

「對不起,二小姐。」此時的宋茜站在門邊,帶著歉意的眼神看著秀晶。

 

秀晶緩緩地轉過身,她看著宋茜的身影從心裡散發出了一絲的痛處,左心口上的傷口像是被火燒了一樣,炙熱的令人感到痛苦。

 

「所以…這一切都是我姊姊一手安排的?」秀晶轉過身,臉上掛著兩行淚痕。

「是的…大小姐是為了保全您,所以派我來照顧妳,甚至保護您的安全。」宋茜微微的鞠躬,但是她的身體卻不自覺地顫抖著。

「保全我?這是什麼意思…當初對我開槍的可是她啊!」秀晶跑到了宋茜面前,雙手抓著她的肩膀,讓宋茜抬頭看著她。

 

宋茜的眼神帶著一絲猶豫,讓秀晶看穿了這一切的計畫,這些全都是秀妍一手掌控的,她黯然地放開了雙手頹廢的坐在地上。

 

「大小姐交換了名單,所以她代替了您…」宋茜彎下身蹲在秀晶的旁邊,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

「名單…她代替我成為了名單上的人…」秀晶轉過頭凝望著宋茜,她的雙眼頻頻的落下眼淚。

「所以我會在這裡…你們救了我也是她一手安排的…讓我不去找真相也是她做的…」秀晶發出了一聲冷笑,她摀著臉肆意讓淚水填滿手心。

 

晶瑩透亮的淚珠從指縫溢了出來,打在白色的磁磚上敲出了一聲聲響,但是在她的大腦中聽到的是秀妍最後一聲的呢喃,像是鬆了一口氣一樣,輕柔的撫著她的額頭,嘴裡碎念著三個字。

 

「我愛妳…」秀妍的聲音像是一把利刃一樣,深深地刺中秀晶的心臟。

 

沒多久之後鄭秀晶站起身,她的眼神變的冷冽無感,像是將一切的情緒都回歸到最原始的模樣,這時宋茜慢慢地站起身,她猶豫地想拉著秀晶的手,但是卻被那人給躲開了。

 

「帶我回去,我要找回來…我的天使。」秀晶轉頭看了宋茜一眼,之後她轉身離開了房間。

 

宋茜望著秀晶離去的背影,她終究是躲不過這樣的結局,這一切都早已經是命中註定的計畫,沒有人可以完美的逃過命運的安排。

 

夜晚的首爾沒有過多的車輛,只有少數的人群散亂的漫步著,秀晶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眼神直視著前方,宋茜不敢打擾此刻的她,因為她深怕自己觸碰到秀晶的逆麟。

 

過了半小時,宋茜黑色的轎車開到了深山,開始附近的住戶越來越少,只剩下高大的樹木筆直地在兩旁的道路上,月光被雲遮住了光線,只是剩下黑夜肆意的散發出寒冷。

 

漸漸地在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清晰,躲在樹林後方的是一棟純白色的高級別墅,像是歐式城堡的建築物一樣,令人驚嘆。

 

秀晶抬頭看了一眼正前方的建築物,心中的寒意越來越發冷,體內的血液像是感應到目標一樣的沸騰了起來,秀晶的眼神越來越冷冽。

 

「二小姐,我們到了。」宋茜停下車,眼前的建築物在夜晚顯得特別恐懼。

v,妳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秀晶打開車門,頭也不回的走下車。

 

宋茜擔憂地看著前方,從剛才開始一直都有種不好的視線打量著她們,但是對方並沒有什麼大動作,只是靜靜地觀察著彼此的動向。

 

「終於來了,我的秀晶。」鄭父從牆上的監視螢幕看到了秀晶的身影,她孤身前來並沒有帶任何武器。

 

接著秀晶推開了白色的大門,前腳剛踏入正廳內在兩旁的燈瞬間同時開啟,照亮了正廳內的景象,裏頭有著幾十個人拿著手槍,一置信的全指向秀晶。

 

「不准開槍,這是命令。」鄭父高傲地從二樓的平台往下看著,舉起右手讓底下的人停下手。

 

底下的人紛紛放下了手中的槍,各個筆直的挺起胸膛站著,秀晶掃了一遍正廳內的人數,一共是三十個人。

 

「姊姊呢?」秀晶第一句話讓鄭父微皺起眉。

「秀妍她已經不在這裡了,她竟然敢射殺繼承人的妳,已經觸犯了家族的條例。」鄭父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他期待的眼神看著秀晶。

「呵…呵…」秀晶並沒有憤怒地看著鄭父,而是歇斯底里地低頭冷笑著。

 

秀晶的笑聲迴盪在整座大廳內,淒厲的像是透露出她內心的冰冷一樣,在她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一一的被破壞了,連最信任的親人都可以因為巨大的力量而背叛她。

 

那麼她還有誰可以相信呢?

 

「我都知道了…可以請您把姊姊還給我嗎?」秀晶緩緩地抬起頭,臉上帶著一絲微笑的看著鄭父。

 

鄭父驚訝的睜大了雙眼,他的瞳孔不斷的照映出秀晶此刻的表情,從她的表情可以看出來這是絕望的眼神,嘴角勾勒出的微笑像是最後的仁慈,眼神依然是冷冽的看著自己。

 

「不可能,我不能讓妳們再錯下去!妳們可是親姊妹啊!」鄭父憤怒地朝著秀晶大喊,全身不自覺地顫抖著。

「呵…那我知道了…」秀晶閉上了雙眼,眼淚劃過她的臉頰,墜落在她腳邊的磁磚上蹦出一道水漬。

 

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的眼神已經絕望地環顧在場所有人,因為接下來的所有人都會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對不起…爸爸…」

 

語畢後,秀晶快速地衝向前方,但是眼前站著兩個高大的男人伸手擋在她面前,但是秀晶一瞬間往他們的下盤側踢,讓他們短暫的失去平衡往後傾,頓時兩個人倒在她面前,但是身體卻不自覺的僵硬著,無法動彈。

 

「讓開。」秀晶站在他們前方,眼神冷冽的說。

「二小姐……」畏懼的眼神是可以讓一個人的身體無法動彈的,他們的動作已經限制在秀晶的眼裡,心中擴散著懼怕的感覺。

「還楞著幹嘛!給我活捉她!」鄭父焦慮地朝著底下的人吼著,自己便轉身逃離了現場。

 

瞬間底下的人像是收到訊息一樣,紛紛地舉起手上的槍指著秀晶,但是他們感覺到秀晶的身影像是閃電一樣的快速,很快地感覺到自己的手出現了麻痺感,握住槍的手使不上力氣。

 

「這是…毒針!」其中一個人跪在地上,他緊握著自己的右手,低頭一看發現了暗紅色的血塊聚集在手背上。

「什麼時候刺的……」開始有許多人紛紛的倒在地上,緊壓著被刺中的手。

「你們太鬆懈了,我從進門開始就開始發出毒針,你們太畏懼我的存在感了。」秀晶走過眼前的人,稍稍轉身看著還站著的人群。

 

一個人的專注力僅限於看的到的目標上,當自身的壓迫感大於感覺的時候,所有的行動就會變得緩慢,甚至於只專心的看著對方卻不知道對方背地裡的動作。

 

這種心理戰術必須要擁有氣場強大的人才可以釋放出殺意,並且可以讓人心生畏懼的存在,秀晶擁有了這些特質,沒有人可以抵擋這種致命的攻擊力。

 

「你們放心,這只是暫時麻痺而已,不會危害妳們。」秀晶露出一抹微笑,接著她繼續看著站在前方的人。

「二小姐,得罪了…」眼前仍然站著十幾個人,但是秀晶並沒有畏懼,而是繃緊了神經。

 

慌張的跑到暗房前的鄭父,他慌張地拿著鑰匙打開了門,頓時光線灌滿了黑色的房間裡,然而秀妍就跪在房間的牆邊,雙手被扣在牆上的圓環。

 

「秀妍…妳到底對秀晶說了什麼!」鄭父跑到秀妍前方,抓著她的衣領溫怒的瞪著。

「秀晶…她來了嗎?」秀妍虛弱地看著鄭父,狼狽的模樣像是乾枯的花,隨時準備凋零。

 

看著秀妍虛弱的模樣,鄭父心裡僅存著的親情沒有喚醒他的理智,反而看著眼神渙散的女兒像是看到了猛獸一樣,隨時都會讓另一個人吞食他的身體,進而的剝奪他現在僅有的一切。

 

「為什麼…為什麼妳們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鄭父失控的掐住秀妍的脖子,沒多久之後秀妍的脖子發始發紅。

 

砰────一聲槍響擊中了鄭父的右腿,他吃痛的放開了手,緊壓著受傷的右腿,沒多久之後他聽到了一步步規律的腳步聲往自己的方向走進,最後腳步聲停在了鄭父的正後方,在他的後腦勺感覺到一個硬物指著大腦。

 

「對不起…我必須保護我的天使。」一絲冷漠的語氣貫穿了鄭父的大腦,下一秒他的耳邊聽到了最後一聲槍響。

 

肆意爆發的鮮血染上了秀晶的襯衫,她冷冽的看著倒在腳邊的父親,不帶著一絲的溫度靜靜的看著鮮血包圍著她的雙腳,她沒有躲開溫熱的鮮紅,任憑鮮紅色的液體停留在腳邊。

 

「秀晶……」秀妍輕聲的呢喃著,眼神渙散的看著前方。

 

這時候秀晶伸手朝著秀妍手上的銀環開槍,頓時她纖瘦的身體緩緩地倒在一旁,秀晶趕緊跑了過去抱住秀妍,她感覺到手上的重量並沒有一個人該有的體重。

 

秀妍瘦到近乎削骨的身體透出了許多血絲包圍著,在她的右手上有著許多深色的血塊以及細小的針孔。

 

「姊…他們到底對妳做了什麼!」秀晶失控的喊著,她緊緊的抱著秀妍的身體。

 

好冷…好冰…

 

秀妍的身體像是冰塊一樣,寒冷的讓秀晶的大腦清醒了過來,她下意識地把秀妍更緊緊的抱在懷中,眼眶泛紅的強忍著淚水。

 

「秀晶…妳真的來了…」秀妍虛弱的摸著秀晶的側臉,嘴角露出一抹慘澹的微笑。

「我會救妳出去的!我們出去之後都可以自由了!」秀晶激動地抓住秀妍的手,眼神迫切地看著她。

 

秀妍只是露出了溫柔的微笑,她伸手緩緩地環抱住秀晶的身體,身體像是羽毛一樣的輕盈,但是心裡卻因為眼前的人燃起了一絲溫暖,眼神卻異常的哀傷。

 

「我好冷…可以幫我拿件外套嗎?」秀妍輕聲地說,眼神哀傷地看著前方。

 

「好!姊,妳在這裡等我!」

 

秀晶放開了擁抱,迅速地站起身把秀妍扶到一旁的牆邊,接著她轉身離開暗房時,稍稍回頭看了一眼秀妍的身影。

 

她看到秀妍溫柔的笑著,臉上掛著兩行淚痕,嘴角漾出的微笑是最純真的樣貌,像是個天使一樣的散發出淡淡的微光。

 

「姊,妳等著我!」秀晶轉身離開了暗房,臉上掛著一抹微笑。

 

砰────當槍聲再次響起時,秀晶的雙眼下意識地睜大,她的雙腳下意識地往回奔跑,一步步地接近暗房時,她心中的不安在內心深處烙下了傷口。

 

「姊!」當秀晶抵達暗房時,她的身體不自覺的僵硬著,嘴巴不斷的開合著眼前的景象。

 

秀妍躺在一片血泊前,她的右手握著一把袖珍型的手槍,倒在後方的牆邊像是一朵枯萎的花,逐漸地讓鮮紅沾惹上純白色的長裙,秀妍的後腦勺不斷地湧出鮮血。

 

「姊────」

 

撕裂的哭喊聲迴盪在鄭宅裡,當晚是秀晶墜入地獄的時刻,她開啟了一條血路為天使報仇,然而打開這條路的鑰匙就是秀妍本身,墜落的鮮紅染上了仇恨,劃開了復仇的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是幫水晶徹底擺脫嗎
  • 我哭~~~

    夜寶 於 2015/02/19 11:10 回覆

  • life
  • 我喜歡你的標籤(重點誤
    好 然後鄭秀妍領了便當
    故事結束了!
  • 結果終極大boss是我~~(欸
    下一篇完結。

    夜寶 於 2015/02/19 11:11 回覆

  • QK
  • 這樣真的好嗎...大過年的XD
  • 所以罵我吧XDDDDD

    夜寶 於 2015/02/19 22:03 回覆

  • pmsces
  • 罵若是有用 那就不需要罵了 >_>
    教授請您對大家實施愛的教育..........<_<
  • ㄚㄚㄚㄚㄚㄚ~~~~
    onni~~~~~~

    夜寶 於 2015/03/06 14:3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