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568  

坦承

 

坦承內心的想法,或許是我能更靠近妳的第一步

 

膽怯

 

膽怯我們之間的曖昧,生怕一瞬間便化為烏有

 

勇敢

 

勇敢實踐我能給予的一切,妳敢跟著我走嗎?

 

三種問題,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我試著要一個個解決,但是

 

時間久了,這三個問題逐漸消失

 

而我

 

也失去了愛妳的機會

 

 

一個星期後,首爾高中一年一度的校慶典禮正在開幕式,校園四周都掛上了許多彩色的氣球,在操場上有著各個社團擺設的攤位,學生們看起來十分開心,陽光將整座校園都沾上了金黃色的光彩。

 

這時,老校長站在禮堂的舞台正中央,露出了溫和的微笑,眼角的皺紋顯現了歲月的痕跡,接著他一如往常的說著典禮致詞。

 

然而,在禮堂裡頭全都是一年級的學生,靠近門口的正是鄭秀晶的班級,身為高一的新生自然要聽完這場乏味的演講,但是,現在的她並不在原先的班級裡,而是出現在廣播社的社團教室。

 

此刻的鄭秀晶正拿著社團規劃表忙碌地四處奔波,介於校慶的討論會都是她代為出席,所以鄭秀晶很認分的接下了校慶規劃的職務。

 

在整間社團教室都準備著禮堂接下來的行程的時候,申敏英則是站在禮堂的後方,整理著接下來禮堂這裡該進行的表演曲目。

 

好不容易老校長的演講快結束了,這時,申敏英聽見了後方不遠不近的腳步聲,她下意識地回頭一看,發現鄭秀妍站在後方,面帶微笑地拿著一條毛巾。

 

onni,辛苦妳了。」鄭秀妍將毛巾遞了過去,隨後坐在一旁的石階上。

 

申敏英接過毛巾,拿起了在一旁的礦泉水,喝了幾口。

 

「妳怎麼來了?現在社團還好嗎?」申敏英擦了一下額頭的汗,疑惑的問。

 

鄭秀妍點了頭後站起身,她將申敏英手中的毛巾拿了過來,走到旁邊細心的幫對方擦著額頭的薄汗。

 

「鄭秀晶處裡的很好,我很放心。」鄭秀妍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不著痕跡的瞄了一眼另一個方向。

 

鄭秀妍看著的地方正是她們的社團教室,她看見鄭秀晶一個人處裡著社團的事物,從對方忙碌的背影便看的出來。鄭秀晶早已滿頭大汗,連身上純白色的制服都看的見汗水沾上的痕跡。

 

鄭秀晶現在拿著計劃表到處確認每個人的工作項目,這是她第一次處裡這般的大事,所以得要小心謹慎才行。

 

不自覺的連自己的制服沾上了汗水都不知道,額頭上頻頻冒出冷汗,鄭秀晶的胃甚至有些疼痛,但是她卻沒有跟任何人說,只是自顧自地做好社長交代的事物。

 

在窗外的視線卻始終盯在鄭秀晶的身上,但是她本身卻毫無自覺,這時,窗戶上的影子晃了一下,映出了鄭秀妍淡漠的微笑。

 

鄭秀妍的眉頭微蹙著,眼神專注地看著教室的情況,從窗邊能看見鄭秀晶的背影不時地晃了過去。

 

但是,當她發現鄭秀晶走路的時候有些彆扭,感覺像隱藏著什麼。頓時,鄭秀妍的心起了一個疙瘩,下意識地轉身看了一眼申敏英。

 

然而,申敏英始終低著頭專注在自己的事情上,絲毫沒注意到鄭秀妍眼中的異常,所以她什麼都沒表示,再次轉回頭看著社團教室,靜靜地什麼也不說。

 

終於在十分鐘後禮堂的掌聲四起,學生們各個為台上的老校長鼓掌,當校長走下舞台時,禮堂的紅布緩緩地落了下來。

 

鄭秀妍這時也離開了舞台,不打擾申敏英的工作。

 

申敏英拿著規畫表,看著街舞社的社員。

 

「接下來換街舞社了,你們的社長呢?」

 

「應該快來了,但是這次要新生先表演。」某個社員舉起手說,頓時推了幾位新人往前走。

 

申敏英看見了幾位青澀的一年級生走向前,其中一位新生站在最角落,對方拼命地用鴨舌帽壓低自己的臉,並沒有人發現她此刻微紅的臉。

 

申敏英掠過一眼在場的人之後,她確認表演的一年級人數,在旁邊的工作組同學舉手示意音樂已經準備好了,這時她才點頭放行讓街舞社表演。

 

「接下來歡迎街舞社的表演,請掌聲鼓勵。」司儀有條斯理的說,接著禮堂的紅布緩緩上升。

 

鄭秀妍離開舞台之後轉身走到了社團教室,她先是趴在窗戶上看了一下裏頭的情況,圓滾滾的雙眼貌似在尋找著什麼,卻又不像找著什麼。

 

專注的她沒注意到正後方站了一個人,那人先是疑惑的看了一下鄭秀妍,之後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學姊,妳怎麼了?」鄭秀晶一臉疑惑,看著背對著她的鄭秀妍

 

這時,鄭秀妍怯怯地轉頭,表情像是被抓到做壞事一樣的心虛。這瞬間,鄭秀晶看見了鄭秀妍的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但是下一秒臉上的紅暈卻消失了。

 

「我來監督,不行嗎?」鄭秀妍尷尬地微笑著,輕咳了兩聲。

「喔,那妳監督的成果如何?」鄭秀晶低頭看了一眼手上的規畫表,臉色越來越差甚至有些蒼白。

「大致上還可以,但是…」鄭秀妍裝作評斷了一下,但是她卻看見鄭秀晶的臉色越來越差。

 

鄭秀晶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右手下意識地扶著腹部,額頭頻頻地冒出薄汗,隱忍著病痛,她的嘴唇已經被咬得有些反白。

 

「鄭秀晶,妳沒事吧?」鄭秀妍走近了一些,她扶著鄭秀晶的肩膀。

 

鄭秀晶勉強的抬起頭,她看見此刻鄭秀妍臉上露出了徬徨的神情,讓她的心有種難以表達的難受。但是,有更多的情感是來自骨子裡的倔強傲氣。她不願意讓鄭秀妍看見此刻蒼白的臉色。

 

所以鄭秀晶強忍著身體的病痛,硬是將身子站的直挺挺的,嘴角扯出了一抹淡笑。

 

「我能有什麼事,副社長該輪妳去值班了。」鄭秀晶的嘴角抽蓄了一下,她的胃又更抽痛了一分。

 

鄭秀妍觀察著鄭秀晶的臉色,這才發現原來對方身上有著一股倔脾氣,硬是不讓人知道現在的身體十分痛苦。

 

她查覺到之後索性跟著鄭秀晶演下去,鄭秀妍先是露出了溫和的微笑,之後轉身推開了教室的門,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

 

推開門的瞬間,所有的社員紛紛回頭問好,之後各自做好份內的工作。

 

這時,鄭秀妍往前走了幾步路,眼角的餘光發現鄭秀晶並沒有跟上,她的目光冷冽的巡視了在場所有人,輕聲地朝著前方說,。

 

「鄭同學,妳不進來嗎?」鄭秀妍的語氣有些冷冽,這讓鄭秀晶一時毫無反應。

 

所有的社員聽到這語氣像是表現出一絲溫怒,各個埋頭不看氣氛尷尬的兩人,心裡卻是慌張得要命。

 

鄭秀晶先是愣了一下,之後她摸著鼻子腳步緩緩地跟上。

 

好冷啊……

 

誰把社團的空調調低了?

 

隨著校慶的表演,舞台上的街舞社社員各個舞出精湛,在一連串的表演過後,社團的人們紛紛將傳單發給在場的新生,讓他們多來參與社團經營的攤位。

 

今年的廣播社主打餐廳系列,鄭秀妍照著申敏英給的規畫表列出了工作區域,許多人已經布置好了整體的造型,許久之後整間社團教室有著像是日式餐廳一樣的風格。

 

社員們用木板隔閡了門口與教室之間的距離,像是日式拉門一樣的感覺隔開了前後兩廳。左手邊有著各項目的菜單,拉開門之後約十張桌子,擺成梅花的形狀。

 

鄭秀妍看了一眼整體的造型,嘴角勾出一抹滿意的微笑,之後她才轉身看了一眼後方的工作區,這時,鄭秀晶已經換上了白色的制服,搭上了黑色開襟式的背心身穿著黑色的長褲。

 

一手拿著紅色的菜單,另一手握著一支鉛筆,她將長髮束成馬尾,幹練的臉龐仍有一絲蒼白的神色,看的出來她強忍著身體得不適,臉上始終掛著溫和的微笑。

 

「秀晶,妳穿成這樣好好看喔!」站在鄭秀晶旁邊的女同學頻頻發出讚美聲,有些人的臉甚至還紅了起來。

「哪有…其他人也穿的很好看啊…」鄭秀晶的臉微紅,她下意識的撇頭望著另一個方向。

 

正巧,碰上了鄭秀妍的眼神,兩個人若有似無的看了對方一眼,直到,鄭秀妍看她的眼神閃過一絲不悅,但是只有一瞬間而已,這對於鄭秀晶來說,根本就是一把無聲火。

 

被這樣異樣的怒火瞧著幾眼,她心裡只覺得莫名其妙。

 

我到底招惹妳什麼啊?

 

當鄭秀晶正在探討時,鄭秀妍已經消失在她的視線範圍裡,留下她一個人傻愣的握著菜單,指尖越縮越緊。

 

當社團裡的氣氛並不好的同時,申敏英獨自一人來到了操場,這時候的她總算可以休息一下子,聽著校園廣播器播出來的音樂,頓時覺得心裡總有一個地方踏實了。

 

廣播社這次選的音樂多半是輕快的曲目,因為配合著校慶的關係,偶然會有一些英倫風格的輕搖滾。

 

申敏英看了一眼在操場上滿滿的人潮後,她轉身離開了操場,轉移陣地,走到了教學大樓的階梯旁坐著,聽著廣播器撥出的音樂閉上雙眼的休息片刻。

 

她向來不喜歡人潮眾多的地方,所以總是安靜地待在同一個空間,這時在前方有著一陣輕快的腳步聲。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腳步聲最終停留在申敏英的正前方,在這個教學大樓的角落只有她們倆人。

 

這時,站在前方的人直接坐在申敏英的旁邊,親暱的挽著她的手,申敏英感覺到肩上多了股重量,但是她並沒有睜開雙眼,任由那個人挽著自己。

 

「哼…」這一聲悶氣竄進了申敏英的耳裡,她的臉上浮現一抹微笑。

「誰惹妳生氣了?」申敏英溫柔的說,伸手撫著那人的長髮。

 

那個人並沒有多說話,但是挽著申敏英的手卻是越縮越緊,緊握的程度讓人感覺要鑲入身體一樣,申敏英感覺到手臂有股刺痛感,這才讓她睜開雙眼看向旁邊的人。

 

她看見鄭秀研一臉悶著氣,頭低低的像極了委屈的小傢伙,只差沒有鼓起臉頰嚷著抱怨。

 

「怎麼了?」申敏英摸了一下鄭秀妍的側臉,指尖掠過肌膚的瞬間起了一瞬顫抖。

 

鄭秀妍這時才抬起頭,臉上顯然露出了種種不滿,已經生氣地瞇起的雙眼瞪著申敏英。

 

申敏英看了一眼鄭秀妍聲悶氣的模樣,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露出了無奈的微笑,溫柔的眼神帶著一絲寵溺看著鄭秀妍。

 

「我惹妳生氣了?」申敏英苦笑地問。

 

面對這般溫柔的目光,鄭秀妍心裡的氣頓時消去了一些,她先是輕咳了兩聲,緩過情緒。

 

「鄭秀晶…她的工作太多了…」鄭秀妍稍稍垂下眼簾,裝作不在乎的說。

 

聽到這話的申敏英挑起雙眉,嘴角若有似無的勾起一抹微笑,眼神依舊寵溺的看著鄭秀妍。

 

「聽妳的語氣,是我這個做社長的欺負了學妹,妳的意思是這樣嗎?」申敏英笑了笑,右手撩一下鄭秀妍的髮絲。

「我哪有這麼說,我只是覺得給新生的壓力有點過了。」鄭秀妍的雙眉緊蹙著,像是壓抑著自己在心裡的慌張。

 

看見這般掙扎的表情後,申敏英倒是沒有多說些什麼話,只是一如往常地聽著鄭秀妍說的話,兩個人交談的時間並沒有很久,她就聽見了從遠方來的腳步聲,急促的步伐證明了來者的慌張。

 

兩個人相繼望了過去,她們看見的是一名廣播社的女社員,慌張的跑到她們面前,那個人的臉上留著不少的汗,嘴裡不知道在哆嗦些什麼。

 

「社…社長…」那位社員喘著氣說。

 

申敏英站起身,輕輕地順著那位同學的背,幫對方順著氣。

 

「妳慢慢說,發生什麼事了?」

「鄭…鄭秀晶…」女同學喘著氣說,臉上露出的神色非常不自然。

 

鄭秀妍聽到鄭秀晶的名字之後,頓時她的心懸在空中,慌張地看著女同學想質問她,但是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秀晶怎麼了?」申敏英率先問出口,鄭秀妍靜靜的看著她。

「她…昏倒了…,現在人已經在保健室,社長妳要過去看一下嗎?」女同學喘著氣說完了。

 

在申敏英還沒回覆時,她已經看見鄭秀妍快步地離開了,不,應該說這根本就是用跑步的方式離開了。

 

鄭秀妍這般慌張的模樣,申敏英還是第一次看見,只不過這次她的眼神並沒有坦然,而是稍稍地染上了一絲憂愁,把情緒藏在眼底,讓別人看不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renate0806
  • 這個圖選的好好,我可以相見秀晶的樣子。
    姐姐超可愛,急奔~
    作者大人,我真的好喜歡這個故事,哈哈哈
    希望靈感時常上門:p
  • 這篇的走向我也很喜歡
    我們姊姊很可愛吧~(燦笑
    俗話說生悶氣的女人不好惹~(被瞪

    夜寶 於 2015/07/21 01:27 回覆

  • renate0806
  • 是啊,超可愛。
    但生氣時就調降空調的本領,真是太威了,不敢領教:D
    校園故事真的好青春洋溢哪
  • 前期總要有點青澀
    主角會成長相對的劇情也會延伸~
    我根本覺得姊姊生悶氣很可愛啊~~(再被瞪

    夜寶 於 2015/07/21 01:32 回覆

  • 走跳貓
  • 終於昏倒了
    西卡才能真的去關心水晶
  • 有進展了是否~

    夜寶 於 2015/07/21 08:30 回覆

  • life
  • 有進展了
    可是我覺得還是撲朔迷離欸
  • 仔細看看社長的情緒(遭踹

    夜寶 於 2015/07/22 22:12 回覆

  • 孩紙、
  • 這個不更新了?
  • 暫時不更

    夜寶 於 2016/07/03 20:1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