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466681800a19d897fc25ed31fa828ba41e4650_zps6d9d40b5  

Day23

 

鄭秀妍一臉嚴肅地看著料理台上的各種食材,今天說好了要幫鄭秀晶做出韓式燉魚這道料理,頓時感覺有種無形的壓力壓迫在她的身上。

 

鄭秀妍搖搖頭,深呼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的拿出放在玻璃盤上的魚,就算沒做過這種略高難度的料理……但是,身為姊姊的她,說什麼也不能丟臉!

 

這時,她稍稍轉頭看了一眼站在旁邊的鄭秀晶,對方表情從容,身穿著淺藍色的圍裙,手上剝著洋蔥的外皮,一層一層細膩的剝離著。

 

十分鐘前,鄭秀妍走回客廳的時候就看見鄭秀晶面帶微笑的拿著圍裙,正打算穿在自己身上,燈光照在她白皙的肌膚上透出一絲嬌柔的氣息,鄭秀晶背對著她將頭髮綁成一束馬尾,因為沒什麼曬到太陽的頸處,頓時被燈光照得散出微微的光暈。

 

鄭秀晶綁好頭髮之後轉過身,嘴角依舊漾出溫柔可人的微笑,清澈的目光看著鄭秀妍。

 

一時之間鄭秀妍被這種微笑迷得神智有些恍惚,她心想這人平常笑起來的時候多可愛啊!但是,為什麼在一起之後才發現……

 

沒事笑的這麼好看……肯定有問題!

 

「秀妍,今天我們一起準備晚餐吧!」鄭秀晶微笑地說,走向前遞給鄭秀妍另一件白色碎花圍裙。

「好啊,但是妳的身體還好嗎?要不要再休息一下?」鄭秀妍有些不放心地看著鄭秀晶,眉頭微微蹙起。

 

鄭秀晶淡淡的笑了笑,她搖著頭示意著不礙事,之後她牽著鄭秀妍的手走到廚房,兩個人這才開始準備晚餐。

 

不過!才踏入廚房短短十分鐘的過程中,鄭秀妍就非常後悔讓鄭秀晶陪她一起準備晚餐。

 

原因是鄭秀晶現在面無表情的剝著洋蔥的外皮,雖然表面上像是嚴肅的像是要把洋蔥皮給剝的一層都不留的氣勢,她纖細的手指掠過洋蔥的表皮,嗆鼻的氣味充斥在整個廚房的空間裡,鄭秀晶淡然的表情像是沒感覺到什麼特別的目光。

 

站在一旁的鄭秀妍看著鄭秀晶沉靜的側臉,砰然悸動的心跳聲一陣陣的又開始在她的內心作祟,連看著鄭秀晶的目光都帶著一些炙熱。

 

但是,鄭秀妍還沒從剛才的陽台事件把情感給抽離出來,又加上自己看見鄭秀晶現在有著另一種氣質的模樣,讓她都有些錯覺的以為鄭秀晶的手不像是在剝洋蔥,反而更像是曖昧的在幫洋蔥脫衣服似的。

 

想到自己居然有這種想法的鄭秀妍,耳根子又燒紅了起來,她的內心又開始糾結,她問問自己這到底是怎麼了?

 

不會是因為住院個幾天……自己的心思卻變得如此……等等等等!自己到底在亂想些什麼東西!

 

鄭秀妍的臉色一下子紅一下子青,像是紅綠燈似的轉換各種情緒起伏,直到她聽到耳邊傳來食材放置鍋底而發出的聲響,這才讓鄭秀妍回過神轉頭看了一眼平底鍋。

 

「秀妍,洋蔥是不是要炒一下?」鄭秀晶轉身拿著鍋鏟,眼神疑惑的看著她。

 

鄭秀妍迅速地抬起頭,嘴角僵硬的微笑更是讓她的全身起了雞皮疙瘩,臉色盡量表現得自然一些。

 

「喔,不用炒…只要在最後放青菜的時候一起放下燉煮就可以了…」

 

「那大醬湯呢?我記得要放一點青辣椒吧?」

 

「嗯,放一些就可以了……」

 

這時,鄭秀晶轉過身背對著鄭秀妍,從冰箱裡拿了幾根青辣椒,放在砧板上開始動手切菜,她默默的看了鄭秀晶一眼。

 

看著鄭秀晶這麼認真的在料理晚餐,自己怎麼能糾結於剛才那些作祟的情感呢!

 

淡定淡定要淡定!絕對不可以讓鄭秀晶知道剛才自己在想什麼!

 

鄭秀妍默默地又深呼吸一口氣,準備開始用心地去做這幾道晚餐。

 

 

過了一小時,太陽西下,絢麗的夕陽壟罩在整個首爾的天空,倆姊妹終於做出了幾道韓式料理,總算沒有白費鄭秀妍看了好幾天食譜的成果,她開心地拉著鄭秀晶拍照,兩人紛紛把照片傳到自己的社群軟體上。

 

鄭秀晶滿意的看著自己做出來的成品,眼眉都笑彎了起來。

 

「哇!看起來都蠻好吃的感覺!」鄭秀妍笑著幫鄭秀晶夾了一塊魚放在她碗裡。

「吃看看吧,我還是有點擔心呢…」鄭秀晶無奈的笑著,兩個人動手吃著自己煮出來的料理。

 

平淡的幸福就是這樣吧?

 

看著鄭秀晶就這樣陪伴在自己身邊,心裡有種說不出口的幸福與愉悅,如果能讓這段戀情再多一些時間就好了,鄭秀妍想留住這段愛情所帶給她的幸福。

 

即使前方有再多困境,至少現在的她還能守住這一點點的幸福,在往後的日子只好一步步地走下去。

 

鄭秀晶這時候突然抬起頭,平淡溫柔的微笑竄入鄭秀妍的眼底,她也跟著這般柔和的笑意漸漸的把心中所佔據的憂慮給拋開,專心顧著眼前的幸福才是最好的選擇吧?

 

至少鄭秀妍現在是這樣想的。

 

「對了!下星期我們劇組的拍攝地點在溫泉會館,因為要補拍我的戲份…」鄭秀晶欲言又止的停頓了一下。

 

她怎麼會不知道鄭秀晶為什麼說不下去呢,原因就是因為某個人的關係,鄭秀妍無奈地垂下雙肩,她像是猜到了什麼,暗自嘆了口氣。

 

「所以他也會來?」鄭秀妍悶聲的說。

「嗯……這次也要補拍…某些場景戲…」鄭秀晶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上有些緊張。

 

等等,鄭秀晶剛剛是在緊張嗎?

 

鄭秀妍皺起眉,她站起身離開餐桌走到客廳,她伸手拿了鄭秀晶放在客廳裡的背包,從裏頭拿出金明洙之前給的劇本。

 

幾分鐘之後,鄭秀妍沉著臉色默默地走回餐桌,氣氛有些尷尬,鄭秀晶下意識地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要補拍吻戲?」鄭秀妍冷不防地說,眼神掃了鄭秀晶一眼。

 

鄭秀晶被這種致人的壓力震攝的輕咳了一聲,她無奈的勾出一抹尷尬的微笑,微微點著頭。

 

鄭秀妍看到鄭秀晶的表態,她手上緊握著劇本的手心越縮越緊,像是要把劇本給揉爛了一樣。

 

這種怒火可是燃燒在她的心裡像是熊熊大火一樣,鄭秀妍不是在吃醋,她是在為鄭秀晶抱不平,以鄭秀晶的資歷雖然已經有過螢幕初吻,但是她知道鄭秀晶的這部戲是公司社長答應的劇本。

 

鄭秀妍看見鄭秀晶露出這般窘迫的表情,依照鄭秀晶的脾氣,她一定跟社長反駁過,但是無奈之下又被駁回了要求,理論上來說是依照劇情走向,但是實際上鄭秀晶是非常不喜歡拍吻戲的。

 

鄭秀妍這一氣讓身體漸漸地顫抖起來,鄭秀晶見狀,立刻拉開椅子走到她旁邊,彎下身柔聲的安撫著她。

 

「這些只是考驗我的演技,妳若不喜歡我拍的話,我還是可以跟社長討論一下的。」

 

鄭秀晶攬著她的肩膀,另一隻手輕輕的握著她的手,語氣略有些無奈。

 

「但是劇本已經寫好了,還能改嗎?」鄭秀妍的目光軟了下來,有些埋怨的縮在鄭秀晶的懷裡。

「我可以試著跟編劇說看看,再不然就跟社長討論撤換演員吧…」鄭秀晶說出口的話讓鄭秀妍震驚的抬起頭。

 

她看著鄭秀晶溫柔的注視著自己,鄭秀妍從來都沒想過鄭秀晶會為了她放棄這部戲,對於演員來說拍攝到一半放棄劇本這是很嚴重的事故。

 

如果鄭秀晶真的為了她這麼做的話……估計短期間鄭秀晶肯定會招來演藝圈的黑函,她不希望鄭秀晶面對這麼多麻煩的事情,片刻,鄭秀妍覺得自己的想法非常幼稚。

 

她瞬間覺得自己怎麼像是在胡鬧的小孩子一樣,演員本來就是要多方涉獵劇本,演個吻戲而已又不是要演床…床戲…鄭秀妍的臉又紅了起來。

 

「看妳的臉色一下子白一下子紅,到底在想些什麼?」鄭秀晶有些好笑的用手指點了一下鄭秀妍的鼻尖。

 

「沒有啊!我只是不想妳被劇組的人發黑函,算了吧…這部戲還是照著編劇的安排順利的拍攝吧!」

 

鄭秀妍悶聲的低著頭,她不斷的絞著自己的手指,都快把雙手的手指全都綑在了一起。

 

果然吃醋的女人要好好哄著才行,尤其是有這種糾結脾氣的女人更是要好好的安撫。

 

鄭秀晶輕笑,這一笑惹來了鄭秀妍哀怨的目光。

 

「笑什麼…妳也覺得我剛才很幼稚嗎?」鄭秀妍鼓起臉頰,撇開頭耳根子微微泛著紅。

「妳看見我笑了嗎?」鄭秀晶的唇貼著她的耳畔,輕輕的呼出一口氣。

 

鄭秀妍的耳根子又紅了幾分,她的聲音略有些顫抖的說。

 

「我都聽見妳的笑聲了,妳哪裡沒在笑?」

 

「喔?妳的耳力什麼時候變好了?」

 

鄭秀妍忿忿不平的抬起頭,嗔了鄭秀晶一眼。

 

「……一直都很好!還有為什麼跟我說半語?我是姊姊啊!」

 

鄭秀晶微彎起眼,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喔,姊~妳這是在臉紅嗎?」

 

被抓到窘迫的表情真的是很難以啟齒的尷尬,鄭秀妍傲氣的撇開頭不看鄭秀晶。

 

「沒有!妳吃飽了吧?做妹妹的去洗碗……」

 

鄭秀妍掙脫鄭秀晶的懷抱,她站起身撇開頭紅著臉的走回客廳,正氣凜然的坐在沙發上不看鄭秀晶。

 

「好啊,這秋天的水不知道冷不冷啊?不要下星期又感冒了才好……」從後方傳來鄭秀晶一聲聲嘆息聲,鄭秀妍姣好的雙眉又蹙了起來。

 

鄭秀妍啊鄭秀妍……妳到底還有沒有骨氣啊?

 

在心裡無限的建設了幾百遍,終究是敵不過鄭秀晶的一聲聲無奈的嘆息,她曉得這是鄭秀晶耍賴的方式,無奈的是她確實很容易屈服在鄭秀晶滿滿的鬼點子上。

 

鄭秀妍悶聲的走到鄭秀晶後方,拉了一下對方的衣袖。

 

「過來…」

 

「怎麼?不是罰我洗碗嗎?」鄭秀晶沒有回頭,語氣充滿著笑意。

 

鄭秀妍傲氣的臉色緩和了下來,她始終捨不得讓鄭秀晶的雙手沾上冰涼的水侵蝕著身體,況且鄭秀晶的病才剛好,在病倒一次鄭秀妍又要心疼個千百回。

 

「妳的病才剛好,我來洗吧!」她將鄭秀晶拉離流理臺,自己走向前接觸冰涼的流水。

 

這時,鄭秀妍感覺到腰間有一雙手緊緊的擁著她纖細的腰,後方的人將她圈入懷裡,她的身體不自覺的顫了一下,隨後她又感覺到鄭秀晶若有似無的氣息吞吐在她的耳畔。

 

「我陪妳一起洗吧!」鄭秀晶輕笑著。

 

從鄭秀妍的腰間竄出了一雙手,隨著手臂的弧度微微的彎起,兩個人的手一起浸在冰涼的流水裡,手中的泡沫將兩人的手心都沾上了晶瑩透亮的光圈。

 

鄭秀妍稍稍側過身,感覺到鄭秀晶的頭枕在她的肩上,空氣間散著鄭秀晶迷人的清香,讓她的心伴隨著這股清香逐漸地放鬆心神。

 

「秀妍,今晚陪我練習劇本吧!」鄭秀晶試探的說。

 

「好啊!陪妳演哪場戲啊?」鄭秀妍將最後一個碗放入烘碗機裡,沒注意到鄭秀晶在後方露出微妙的眼神。

 

等了許久鄭秀晶都沒說話,讓鄭秀妍有些疑惑的轉過身,瞬間,兩個人的鼻尖恰好的互相蹭了一下。

 

又一次近距離的被鄭秀晶注視著,鄭秀妍的瞳仁跳出對方溫柔的目光,她微抿著下唇,緊張的看著鄭秀晶。

 

「剛才妳不是看劇本了?」鄭秀晶微笑地說,雙手將鄭秀妍圈的更緊些。

「對啊,我剛才看見的是……」鄭秀妍的話說到一半她像是想到了什麼,立刻睜大了雙眼。

 

鄭秀晶的眼神像是捕捉到跳入陷阱的小白兔,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抹微笑,側過臉輕聲地說。

 

「當然是排練吻戲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pade
  • 寶寶,上面是不是人名打太快,錯了?
    這邊:「要補拍吻戲?」鄭秀晶冷不防地說,眼神掃了秀晶一眼。
    有一點點疑惑。
  • 咦咦咦咦咦咦!!!!!(抱頭槌牆
    我真的打錯字了~~~~
    寫鄭氏的後遺症就是姊妹倆的名字啊~~~~(遮掩

    是說S是第一個發現的!!!!
    我已修正了~~~~~~~~

    夜寶 於 2015/09/20 04:46 回覆

  • 走跳貓
  • 如果有床戲一定練習床戲
    不過會被西卡殺了
  • 我會被鄭秀妍殺掉的!!!!!(逃

    夜寶 於 2015/09/20 11:41 回覆

  • Vera
  • 我有問題(舉手
    遞麥克風))請問請問…吻戲練習完可以順便練習床戲嗎?((立刻被用麥克風爆頭
  • 孩子啊孩子啊...
    沒看到鄭秀妍在背後瞪著妳看起來非常火嗎????(抱枕頭哭

    夜寶 於 2015/09/20 11:4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