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58.JPG

 

Chapter 04 綁匪是情人?

 

自從那個看起來跟K很熟的女人來這裡之後,鄭秀妍每天都要看同一個戲碼在大廳演出,而且主角還是那位面癱如冰雕的K……

 

「我親愛的K~~拜託帶我出去玩啦~」那個代號名叫茜的女人死拉著K的襯衫袖口不放。

 

現在的鄭秀妍正坐在一旁的單人沙發上看這齣好戲,今天是她被綁架的第十一天,而那位茜小姐已經來到這裡四天了,以K的性格是不會輕易被這個名叫茜的人纏身,但是為什麼這四天下來K的態度居然是……

 

「茜,昨天已經帶妳去商場了。」K面無表情的將摺好的衣服堆疊放好在桌上。

「但是…人家想…」茜說的吞吞吐吐,還時不時地瞄向鄭秀妍的方向。

 

我的天……

 

這眼神是在釋放殺氣嗎?

 

鄭秀妍無語地看了一眼K,但是那人卻自顧自地整理好桌上的東西,才沒心思看兩個女人的眼神電波廝殺戲碼。

 

「咳咳…其實我可以在家一天的。」鄭秀妍率先開口,而茜的眼神也變得和藹和親。

 

K聽到鄭秀妍說的話之後,她的臉色更是陰沉了下來,已經是個面癱樣,在冷下去可真的要把人送到極北苦寒之地嗎……

 

「不准。」K簡單的回應鄭秀妍的要求,之後她若無其事地轉身離開大廳。

 

好了吧!

 

現在大廳裡只剩下那位叫做茜的女人跟鄭秀妍,兩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但是鄭秀妍並沒有做出令人討厭的事,但是為什麼茜看著她的眼神時卻頻頻露出一絲殺意?

 

鄭秀妍非常好奇這點,但介於自己的立場,如果對方是殺手的話……

 

她很有可能會命喪大廳啊~~~~

 

所以鄭秀妍決定先離開大廳才是上上策,但是她才稍稍轉身準備離去時,卻突然被一隻手勒住了脖子,鄭秀妍整個人倚在那人身上,她的呼吸漸漸變得困難。

 

「鄭小姐,我有點事情想問妳…」茜細微的呼吸聲響在鄭秀妍的耳邊,她的嘴角勾勒出一絲微笑。

「什麼事。」鄭秀妍皺起眉,她想出手反抗但是身體卻無法動彈。

 

茜似乎知道鄭秀妍的心思,輕聲地說著。

 

「妳千萬別亂動喔…妳身上可是被我扎了幾個重要的穴位,如果亂動的話…小命就要沒嚕~」

 

茜的語氣像極了惡魔的細語,慢慢地滲入腦內,將恐懼放入內心的臆想,讓人不自覺地顫抖。

 

鄭秀妍的雙眼仔細地看著自己的手肘處,發現有一枚細小的銀針刺在自己的皮膚上。

 

但是那沒銀針太過於細小,如果沒有仔細發現的話根本察覺不出來,況且…銀針刺入體內的時候根本一點痛覺都沒有,讓鄭秀妍一點警覺性都沒有。

 

「妳到底想怎樣!」鄭秀妍不敢亂動,她的心裡也在害怕那些銀針。

「呵,不用緊張~我只是想確認一件事而已。」茜放開勒住鄭秀妍的手,站離她的所在地至少有一公尺遠。

 

鄭秀妍鬆了一口氣,當她再次看著手肘的時候,那枚銀針已經消失了。

 

「妳是K的任務對吧?」

 

對於茜突如其來的疑問,鄭秀妍在內心也同樣的問著自己。

 

我是K的任務嗎?

 

「妳為什麼這麼問。」鄭秀妍警戒的看著茜。

 

然而茜卻突然的笑出聲,一臉玩味的看著鄭秀妍。

 

「如果不是任務的話…難不成是情人嗎?」

 

茜轉身一步步地離開大廳,偌大的空間傳出刺耳的嬉笑聲讓鄭秀妍越來越覺得迷惘。

 

被茜這樣的提問,鄭秀妍的內心居然會有所動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鄭秀妍細想一下這十一天的變化,每天K除了會在這間房子之外,有時候鄭秀妍的一些要求她還是會做到的。

 

但是一般綁匪哪會聽取人質的要求啊!

 

在得不到應有的金額的情況下,通常會做出撕票的行為,或者會對人質做出些傷害的例子也是有的。

 

但是K不一樣,她給予鄭秀妍應有的隱私,也不免強她待在同一個空間,只不過外出的時候需要陪同就好,與其說K是綁匪,還不如說她是專業的保鑣?

 

「保鑣?」這個詞突然迴盪在鄭秀妍的腦海裡,她心裡的越發覺得不安。

 

直到她聽見了一絲細微的腳步聲,鄭秀妍轉過身,她看見K筆直地站在不遠處的電視旁,臉色沉重地看著手機螢幕。

 

「怎麼了?」鄭秀妍緊張地問著,她心裡有種不安的感覺。

 

K沉默不語,只是微微皺起眉頭,緊握著的手機的指尖逐漸泛白,這是鄭秀妍第一次看K有另一種表情。

 

而這種情緒上的反應在鄭秀妍看見K的眼眶落下了一個淚珠,她才知道面前站著的人其實也只是年約二十出頭的女孩,女孩也是會有情緒,女孩也會哭的。

 

鄭秀妍沒有說話,她靜靜地走到K的身旁,伸手將K擁入懷中。

 

「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鄭秀妍輕聲地在K的耳畔說著,時不時的輕拍著K的背。

 

幾分鐘後,K突然緊抓著鄭秀妍的手臂不放,突如其來的極大握力讓鄭秀妍吃痛的悶哼一聲,但是她卻沒有把K放開,而是輕撫著K的肩膀。

 

鄭秀妍聽見細微的哭聲,而聲音的來源是來自在她懷裡的K,這次鄭秀妍第一次聽見K在哭,每一遍的哭聲像極了失去至親的痛苦,但是K並沒有過於激動的情緒,只是靜靜地哭著。

 

等到K的情緒平緩之後,時間已經過了將近一個小時,K從鄭秀妍的懷中撇開頭,也鬆開抱著鄭秀妍的雙手。

 

寂靜的大廳只有兩個人的呼吸聲,鄭秀妍不知道K失去什麼才會這樣痛哭著,但是她知道情況一定非常嚴重。

 

「鄭小姐…」K低沉的說著。

 

鄭秀妍緊握著手心,心裡像是知道了答案。

 

K抬起頭,蔚藍色的雙眸透出一絲泛紅,眼眶仍留著一絲絲水氣,從她沉重的表情便可以得知接下來的話。

 

「主人死了…我該護送妳回去鄭家…」

 

K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根本不敢直視鄭秀妍的眼睛,而鄭秀妍的表情像是知道了一切的前因後果,她坦然地露出一絲微笑,但是的微笑卻是哭泣的表情來的悲戚。

 

「是我父親…請妳來保護我的…對嗎?」鄭秀妍低沉的問。

 

「是。」K低著頭,卻仍緊握著手心。

 

「你們到底在策劃什麼?」

 

面對鄭秀妍的提問,K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實情,如果鄭秀妍知道的話,說不定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冷靜。

 

「因為崔氏要收購妳的鄭氏集團,妳的父親因為前幾年的建築企畫案資金不足,所以跟崔氏借了一點錢,但是…崔氏的條件是要鄭氏的百分之五十的繼承權。」

 

茜從一旁的角落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把銀製的袖珍型手槍,一臉玩味的看著鄭秀妍。

 

鄭秀妍朝茜的方向一看,她才知道這個女人真正來這裡的目的。

 

「百分之五十,這簡直是要把整個集團雙手奉送給他!」鄭秀妍站起身,不可置信地看著茜。

 

茜只是看著鄭秀妍微笑著,而K也立即從腰間拿出一把短刀,警戒的看向茜。

 

「所以鄭秀妍也是妳的任務,對吧?」K的雙眼透出陣陣殺氣,右手緊握著短刀。

 

K,我想妳對於這位鄭小姐可不是一般任務這麼簡單吧?」

 

「什麼意思?」鄭秀妍看著K詢問著。

 

茜彷彿知道K的所有秘密,但是鄭秀妍可什麼都不知道,她覺得這樣局面有些滑稽,讓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都說當殺手的絕對不能愛上目標,K難道妳忘了嗎?」茜將手槍放在一旁的吧檯上,從櫃子裡拿出三個玻璃杯,再從懷中拿出一個試管瓶,裡頭裝著深紅色的液體,此刻茜拿在手上把玩著。

 

K在看到那支試管瓶的瞬間,她的瞳孔瞬間放大,緊握住短刀的手不自覺地發出顫抖。

 

「茜,妳想殺了我嗎?」K的腳步一步步地往鄭秀妍靠近,越來越往後退。

 

鄭秀妍則是抓著K的衣襬,她的眼睛也盯著那個試管瓶。

 

鮮紅色的試管瓶握在茜的手中,她轉過身將瓶子裡的東西倒在其中一個玻璃杯,再拿出櫃子裡的紅酒添加進去杯裡,她的嘴角忍不住勾勒出一絲惡趣味的笑意。

 

當茜再次轉身到兩人面前的時候,在她們面前有三個酒杯,而那支試管瓶裡的液體想來就在那三個酒杯裡。

 

「妳們猜一猜,哪一杯有毒藥?哪兩杯才是紅酒呢?」茜的微笑讓人毛骨悚然,鄭秀妍根本連看都不敢看。

 

K先投擲一把短刀向茜飛去,但那人很快的左閃即過。

 

「我們如果不猜呢?」

 

下一秒K的左手便開始麻痺,她詫異地看著茜,但是那人卻已經站在自己的身後方,一手扣著鄭秀妍的脖子。

 

K,妳真不聽話~我只是讓妳們猜。」茜的手越縮越緊,而鄭秀妍卻覺得自己像是快要缺氧了。

「住手!茜,妳到底想怎樣!」K發覺到自己的左半邊已經開始麻痺毫無知覺,這次茜是來真的。

 

茜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收回扣住鄭秀妍的手,緩緩走到K面前將她脖頸處的一枚銀針拔下,這時K已經整個人昏倒在地,四肢毫無氣力。

 

「妳對她做了什麼?」鄭秀妍將K的身體倚在自己的身上,只見K的雙眼緊緊地盯著自己,但是身體卻不能動彈。

「我只是想做個小實驗,不過我想很快就會成功的。」茜獨自坐在一張雙人沙發上,悠哉地翻閱起桌上的雜誌。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妳們不是朋友嗎?」鄭秀妍抬起頭怒視著茜。

 

茜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又笑出聲,看來這位鄭小姐什麼事都不知道啊!

 

茜放下雜誌走到鄭秀妍面前,她的手指抵著鄭秀妍的下巴,眼神盡是愉悅的笑意。

 

「朋友?妳說我跟K嗎?」

 

「如果不是朋友難不成又是任務嘛!」

 

「嗯……妳說對了。」

 

鄭秀妍聽到茜的答案後,她的雙手不自覺的將K抱得更緊,眼前的這個女人眼神中已經透出陣陣殺意。

 

「鄭小姐,妳想知道我的任務內容嗎?」茜的雙眼緊盯著鄭秀妍看,一手抓住她的左手。

「嘶……」鄭秀妍吃痛地閉上雙眼,接著她覺得自己的身體開始輕飄飄的。

 

幾分鐘後鄭秀妍整個人昏倒在地,而K的意識卻是清醒著,此刻她的眼神像是要將茜千刀萬剮。

 

K,別這樣看著我~這不是妳多年以來的心願嗎?」茜走到吧檯前,將兩個酒杯放到她們面前,自己手上拿著一杯。

 

茜仰頭飲盡自己手中的紅酒,她的嘴角殘留下淺淺的深紅色的酒漬,她看著K的眼神變得有些玩味。

 

K的嘴裡全都是紅酒的味道時,她知道自己肯定會做出後悔的事,但是茜為什麼要這樣折磨她,茜的任務應該是殺掉鄭秀妍,難道她還有其他的任務?

 

在茜將最後一杯紅酒餵入鄭秀妍口中時,她輕聲地說著。

 

「鄭小姐,我的任務指示沒有要殺妳,只是…我很想看看K會為了妳做出什麼事?」

 

一小時後,她拖著當初來這棟房子的行李箱回到大廳,茜低頭看了一眼手表,直到她聽見從不遠處的臥室傳出一些聲響,她的嘴角露出滿意的微笑,拖著行李箱轉身離開這棟房子。

 

夜晚的臥室沒有一絲光線,但是K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異常的炙熱,現在她的四肢已經可以活動了,當她坐起身時在右手邊碰到了另一個人,讓她下意識的往後退。

 

人的眼睛可以在幾秒鐘後適應夜晚的能力,所以當K的眼睛發現在她右手邊的人是誰時,她的心裡才放下忐忑的緊張感,但是沒多久…她便發覺眼前的人越靠越近。

 

「唔……」K感覺到自己的唇被覆上一層莫名的觸感,那人的氣息灑在她的臉上,一聲聲緊張的心跳聲迴盪在她的腦海裡。

 

那人將K的手攬向自己纖細的腰間,兩人的吻從未間斷過,帶著一絲絲慾望的執念K甚至覺得自己像是放出了心裡的猛獸,直到K想解開對方的上衣扣子時,她的腦袋像是被重擊一樣。

 

但是這樣下去的話,後果她承擔不起…

 

「鄭小姐…我們中毒了…要冷靜點。」K冷靜的將鄭秀妍壓在身下,抓住鄭秀妍的手壓在枕頭上不讓她亂動。

「中毒?」鄭秀妍的雙眼已經呈現迷亂,她的臉頰越來越紅,身體也異常的燥熱。

 

「對,我們中了茜的毒…所以要…唔…」

 

K的話都來不及說完,一個分神,鄭秀妍已經掙脫她的束縛,整個人倚在K的身上,兩個人炙熱的體溫都在訴說著什麼。

 

兩人的吻變得火熱,在慌亂中身上的衣物早已散落在床下,兩人的身體已透出淡淡的紅暈,當K的手掠過鄭秀妍的肌膚時,而鄭秀妍已經閉上雙眼,K能感覺到此刻身下的人最想要什麼,但是她真的可以嗎?

 

「秀妍,妳會後悔的…」

 

K彎下身親吻著鄭秀妍的耳朵,而鄭秀妍則是將K抱得更緊,她朝著K的耳畔輕聲地回答。

 

「我不後悔,K。」

-----------------------------------------

最近忙得要昏死在電腦桌前啦~~~~~~
坑慢慢補(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被下藥了
  • XDDDDD

    夜寶 於 2016/04/01 19:11 回覆

  • 悄悄話
  • sun
  • YA!!!更新了!!!
    BUT~~卡H!!!
    XDDDD
  • 闔家觀賞^^

    夜寶 於 2016/04/02 17:4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