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JPG

Chapter 05 THE END

 

夜晚,在一間知名酒吧的VIP房裡坐著五名男子,各個都身穿著黑色襯衫及西裝外套,男人們的臉上都帶著墨鏡,五名男子分別站在包廂正中央的紅色沙發四周。

 

那張紅色單人沙發並沒有人坐著,似乎這五名男子正在等待這張沙發的持有人,過了十分鐘,其中一名男子抬頭朝門口看了過去,一聲聲細微的高跟鞋腳步聲正往這間包廂走近。

 

包廂的門把被轉動著,走進來的是一名女子,她身穿著黑色襯衫及白色的女式西裝褲,純白的高跟鞋面沾上一顆紅色的水珠,那名女子的手上握著一把手槍。

 

紅色的鮮血從女人的眼角緩緩地滑落至下巴處,一顆紅色的水珠又落在那雙高跟鞋上,女人嘆了一口氣。

 

站在最前方的黑衣人立刻將女人抱到沙發上坐著,其他人紛紛在包廂裡找著急救箱,女人則是一句話也不說,任由那些男人們瞎忙著。

 

直到,她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的燈,嘴角微微起一絲弧度,一聲輕笑,令人毛骨悚然,男人們都停下忙碌的手,目光聚集在女人的身上。

 

「你們…去給我把K綁回來。」

 

女人隨意地將手槍扔到地上,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張照片,沾滿鮮血的手掌將K以及她抱著的一名女人的身影染上了鮮紅。

 

「是。」

 

一週後,各家媒體的頭版都是鄭氏集團鄭閔意外身亡的新聞,據媒體報導鄭閔當時在鄭氏大樓辦公時,位於在十樓的辦公室突然傳出爆炸聲,爆炸引起的連環效應讓整棟大樓的玻璃及架構幾乎粉碎,導致四周附近的車輛及商業大樓也因此遭受波及,因為這場爆炸死傷過多,導致警方特別關注這場案件。

 

同時,在新聞報導的同一天,另外一版的新聞頭版則是鄭氏集團的接班人鄭秀妍,將在一個月後舉行父親的告別式。

 

而鄭秀妍曾被綁架的消息依舊沒有被任何人知道,現在的她位於鄭氏企業的另一棟辦公大樓,內部正在重新裝潢中,不少警界高官紛紛來詢問鄭秀妍關於到炸案的事情,但是鄭秀妍一律回應那段時間正在國外辦公,連不在場證據都早有準備,像是這段被綁架的日子完全像是一場夢一樣。

 

警方也無可奈何,但是仍是派了一些部下每天在鄭氏大樓附近巡邏,官方回答是為了保護鄭秀妍的安全避免爆炸事件再次發生,實際上是在監視著鄭秀妍。

 

在鄭閔發生爆炸事件的時候鄭秀妍的嫌疑明顯是最大的,一般人的眼裡都會覺得這是一場豪門爭奪家產的巨變,這也讓鄭秀妍無奈,怎麼被綁架了還要被當成嫌疑人之一呢?

 

鄭秀妍看著空無一物的辦公桌,突然懷念以往在她的辦公桌上都是多積如山的公文,殊不知一場綁架案讓鄭秀妍的一生起了變化,她緩緩走向一旁的落地窗,低頭看著高樓底下的景象,一面回憶著與K相處的時光。

 

那天早上,鄭秀妍緩緩睜開雙眼,她的頭異常劇烈的疼痛著,四肢完全無力根本無法做出任何動作,她感覺到肩頭一涼,低頭看了一眼才發現,她根本只包著棉被就這樣睡著了!棉被底下自然是什麼衣服都沒有!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而在床頭的另一邊則是空無一人,但是床鋪明顯的皺褶證明曾有人躺在她的旁邊一陣子,但是那個人現在卻消失了。

 

當鄭秀妍可以走動的時候,已經是將近過了兩個小時的時間,她起身穿好衣服之後回頭看了一眼凌亂的床鋪,一道刺眼的鮮紅竄入她的眼中,她的臉不自覺得紅了起來,看來昨晚跟她在一起的人是K,如此推理下來鄭秀妍莫名的心安了起來。

 

她看向窗外,現在應該是中午,不過K現在人在哪裡?

 

以往她只要一起床K就會自動站在房門前,準備精緻的早餐等著她,但是今天卻沒有,當鄭秀妍走到客廳時,才發現這個家只有她一人,四周變得異常安靜。

 

K…」鄭秀妍輕聲的說著,但是那人卻沒有出現在她眼前。

 

鄭秀妍的心落了空,她慌張地在諾大的房子中尋找K的蹤影,但是整棟房子都找遍了卻沒有任何人存在,連K打造的衣物室都只剩下鄭秀妍的換洗衣物,裏頭已經不像是當初看見的豪華,反倒像是空殼一般。

 

鄭秀妍無力地跪在地上,這棟房子已經沒有K在這裡生活過的痕跡,諾大的空間全都剩下鄭秀妍的氣息,四周變得冷清寂靜,鄭秀妍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在她口袋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劃破寂靜的氛圍。

 

「喂…」鄭秀妍顫抖的說著,電話那端的人起初並沒有說話,兩人一起沉默著。

 

電話那端的人嘆了口氣,鄭秀妍聽見那人的嘆息,她的眼眶微微泛起紅。

 

K,妳為什麼不見了…妳在哪裡…」鄭秀妍的淚沿著下巴的弧度落了下來,黑色的毛毯沾上幾顆晶瑩的水珠。

 

諾大的房間只剩下細微的哭聲,而對方卻一直沉默著,當鄭秀妍以為對方不會開口說話時,一道清澈的女聲緩緩忽然響起。

 

「等我,我很快就會去找妳。」

 

K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刻斷了通訊,鄭秀妍無力得放下手機,眼淚仍是不斷的從眼眶奪出,那天之後鄭秀妍再也沒見過K,直到現在她仍會想著K現在到底在哪。

 

想到這些事鄭秀妍又嘆了一口氣,目前先處理父親的告別式最重要,她再次回到辦公桌前,打開筆記型電腦確認今天的行程。

 

夜晚的降臨讓首爾的街頭染上寂靜,現在是深夜兩點,一道黑色的身影停駐在一間知名酒吧門口,女人抬頭看了一眼招牌之後轉身離去。

 

但是她的腳步才剛離開酒吧不遠處,在她的面前就站著幾名彪形大漢,各個身穿著黑色襯衫,蓄勢待發的看著她。

 

「你們該不會是來抓我的吧?」女人輕笑,她右手的衣袖口已經握住一把短刀。

 

站在中間的黑衣人沉默的點了頭。

 

「別忘了,我的代號是什麼。」

 

女人的嘴角勾起一絲微笑,身形快速地往前衝去,她率先一拳擊中站在中間的男子,接著右手的短刀抵著男人的脖頸處,但是其餘的四個人卻同時朝著她進攻。

 

「真是的…我叫你們綁個人而已,用得著這麼久嗎?」一道慵懶的女聲以及高跟鞋的腳步聲緩緩地朝他們的方向走去。

 

女人聽到那道聲音時,一時分神不小心被黑衣人擊中的腹部,她感覺到胸口一陣疼痛,鮮血從喉間湧出,她的嘴角滲出了一絲鮮血。

 

「哎呀,我以為妳的身手從那天之後就會退步,沒想到還沒死啊?」茜的身影停在女人的面前,女人雙手抵著黑衣男子們的拳頭,眼神冷冽的瞪著茜。

 

「茜…妳到底還想將對鄭秀妍怎麼樣!」

 

K的雙手從未停止攻擊,不斷地閃躲黑衣人的攻擊之外,回身朝著茜擲出一把短刀。

 

茜側身閃過,身形快速地跑到K的面前,將一枚銀針刺入K的左耳,瞬間她覺得的左半身開始麻痺,身體不斷地搖晃著,黑衣人同時也停下攻擊,五個人包圍在K的四周。

 

這時,茜居高臨下的看著倒在地上的K,挑起眉一臉輕藐的看著她。

 

「別以為妳可以護著鄭秀妍一輩子…」茜彎下身,憐惜的用雙手捧起K的臉,眼神眷戀地看著她,緩緩地說出一個祕密。

 

「我的任務也有妳呢…」茜低頭朝著K的嘴角一吻,在她耳邊緩緩說出真相。

 

鄭秀妍從夢中嚇醒,她的身體頻頻冒出冷汗,內心突然覺得異常不安,好像有什麼東西即將要消失的感覺。

 

這時,擺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起,她打開檯燈發現有道人影站在窗戶旁,鄭秀妍嚇的想尖叫,但是她立刻被那人用布摀住了口鼻,一股濃濃的化學藥劑的氣味竄入鼻尖,鄭秀妍的意識開始昏厥,四肢無力的倒在那人身上。

 

床頭櫃的手機不斷地響著,好幾通不明來電顯示在螢幕上,但是卻無人接聽,而打這通電話的人正按壓著她左肩上的槍傷,K喘著氣忍著疼痛,快步地奔跑著。

 

「可惡!難道說她已經…」K的右側擦過一道子彈,而在身後方有十幾個人在追趕她,槍聲響在她的耳邊,但是她的腳步卻不能停下來,如果被抓住的話…鄭秀妍也會跟著沒命的。

 

最後一道槍響擊中K的右小腿,她吃痛的跪在地上,右小腿的槍傷不斷地湧出鮮血,她的左半部已經麻痺,意識也快模糊不清。

 

「妳倒是真會跑,我不是說過身為殺手不該對目標產生感情嘛!別忘了當初Boss給妳的任務是殺掉鄭秀妍,而不是讓妳跟她談戀愛。」茜的手槍抵著K的後腦勺,無奈的嘆了氣。

「妳說什麼我聽不懂…當初我只是依照主人的只是綁架鄭秀妍而已,可不是要殺了她!」K使出全力地站起身,眼神兇狠地瞪著茜,她的額頭被槍抵著。

 

眼前的這種情況讓茜非常地想笑出聲,不過她確實在K的面前大笑了起來,像是看見一個傻子再獨自捍衛著偉大的愛情一樣。

 

「妳笑什麼!妳當初就不該救我…不該讓我成為妳的弟子!妳現在清理門戶正好…還不下手嗎!」K朝著茜大聲喊著,而茜的笑聲仍在寂靜的夜晚成為唯一的聲響,她笑得毫無笑意,每一聲都令人泛起疙瘩。

 

面對這種不成材的弟子,茜的內心真的百感交集,說到底K是她的得意門生,怎麼樣也不能讓她這樣墮落下去。

 

「妳該不會以為…妳所謂的主人,真的是鄭秀妍的父親嗎?」茜一臉輕藐的看著K

 

這時,一輛黑色轎車剛好停在她的面前,當車門被打開時,從車裏頭走出來的女人讓她落下了淚並且跪了下來,K的瞳孔瞬間放大,不可置信地看著對方。

 

Boss。」原本舉著槍的黑衣人在看見從車裡走出來的女人時,紛紛放下槍,朝著車內鞠躬。

 

鄭秀妍緩緩走到茜的身後方,眼神冷冽的看著跪在地上的K,絲毫跟K所認識的鄭秀妍是兩個全然不同的人,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茜,我不是說過下次別用那種噁心的化學藥劑嗎!」鄭秀妍一臉嫌棄的從口袋拿出一條白色棉布,扔在茜的臉上。

「哎呀,我以為已經加了玫瑰的香氣了說~」茜一臉無辜的看著鄭秀妍,順勢將手槍收了起來,往後退了一步。

 

眼前的鄭秀妍真的是K在那些日子相處過的人嗎?

 

現在的她看起來根本沒有一絲膽怯,而是有股冷漠的殺意在看著四周的人們,如果說鄭閔不是K的主人的話…那麼鄭閔的死到底跟鄭秀妍有沒有關係。

 

「鄭…秀…妍…」K一個字一個字的念著鄭秀妍的名字,紅著眼眶瞪著站在她面前的冷冽女人。

 

鄭秀妍居高臨下的看著K,絲毫不帶一絲情緒。

 

「怎麼?妳還有問題要問?」

 

K吃痛得撐起身體,搖搖晃晃地說著。

 

「主人的死…是不是妳策畫的…」

 

「妳說呢?」

 

「為什麼要殺掉自己的父親!為什麼…要讓我綁架妳…」

 

「妳說呢?」

 

「為什麼…妳最後還要我殺了妳…」

 

最後一個問題讓鄭秀妍笑了出來,她伸出雙手捧起K的臉,仔細的看著這雙蔚藍色的雙眸,原本璀璨耀眼的眼珠子,卻已經染上了絕望的氣息,泛紅的血絲佈滿了整顆眼珠,像是蔚藍的大海染上罪惡的鮮血一樣。

 

「因為…我終於找到妳了,我再也不想當鄭秀妍了…」語畢,從K的後腦勺竄出一道槍響,鄭秀妍的手佈滿鮮血,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微笑。

 

一年後,鄭氏集團因為資金周轉不足全面撤離韓國市場,原本鄭氏集團旗下的連鎖店全由崔氏集團買下所有股份,而身為鄭氏集團的接班人據消息指出目前下落不明,所有鄭氏集團的股東紛紛前往國外,把手上的股份轉售崔氏企業。

 

崔珉豪看著各家新聞誇張地描述鄭氏集團的豐功偉業,殊不知這一切全都是鄭秀妍想出來的,而且鄭氏企業怎麼可能破產呢?

 

他無奈的笑了笑,如果不是兩家一直有在進行地下交易關係,崔珉豪也不曉得自己曾經的未婚妻,竟然是地下組織龍頭。

 

這時,辦公室的室內電話響起,崔珉豪接了起來。

 

「嗨~前任未婚夫,最近好嗎?」一道輕快愉悅的女聲從電話那端響起,崔珉豪無奈地嘆了氣。

 

「妳還有空打電話給我…鄭伯父也真是的…當了幾十年的正經商人不好嗎?偏偏想要回去舊業,你們在韓國的新聞都還沒壓下來呢!我現在每天還是要接警察的電話阿…」

 

崔珉豪說得可憐,但是鄭秀妍給他彌補的方式,竟然是將整個在韓國的公司股份送給他當禮物,況且這對鄭氏集團來說根本是盤小菜,主要是在國外的生意較為重要。

 

「好啦~你就別生氣了,我不是把在韓國的東西都給你了嗎?崔伯父也很開心啊!哈哈哈~」電話那端的人笑得越開心,崔珉豪的臉色就會越無奈。

 

「真是的…鄭伯父現在總算是退休了,他應該在馬爾地夫過的清閒的日子吧?」崔珉豪看了一眼擺在桌上的照片,微微一笑。

 

「當然,當初那場爆炸案可嚇死他了,我都讓茜別裝這麼多…至於炸掉整棟大樓嘛!」聽到這句話的崔珉豪可是又要哭出來了,那棟鄭氏大樓可是他第一個建築作品啊!

 

「既然如此,下次我就要收妳維修及裝潢費!鄭秀妍~~~~」崔珉豪朝著電話怒吼著。

 

而站在紐約時代廣場的鄭秀妍一臉無奈地收起手機,她委屈的揉了揉耳朵,崔珉豪的中氣實在有夠足,她的耳朵都快聾了……

 

這時,一聲聲急促的腳步聲緩緩地朝她的方向跑來,鄭秀妍轉過身發現眼前站著的女人氣吁吁的傻笑著,雙手捧著一個大桶的爆米花。

 

鄭秀妍溫柔的看著她,抬手幫對方整理凌亂的瀏海。

 

「秀晶,不用這麼急啦!電影等一下才能入場。」鄭秀妍接過鄭秀晶捧著的大桶爆米花,她拿了一顆來吃,嗯…焦糖會不會太多了點?

「我怕妳等太久,所以乾脆跑快一點呀!」鄭秀晶燦爛的微笑像是夜晚唯一的光,讓鄭秀妍忍不住踮起腳尖朝她的臉頰親了一下。

 

鄭秀晶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不斷地笑著,鄭秀妍牽起她的手,兩個人走在熱鬧街頭,兩人的身影逐漸消失在的閃耀的燈光中。

 

而在一旁漆黑的巷子口,有個女人正在看著前方,時不時地有男人走過來向她搭訕,但是她始終微微一笑,當那群男人問起她的名字時,女人輕聲地說。

 

Victoria。」

 

紐約早上九點,鄭秀妍從睡夢中清醒,她聞到一股濃厚的起司香氣,讓她的肚子開始演奏起交響樂,果然睡意抵不過肚子餓…

 

她才剛走出房門就看見鄭秀晶穿著圍裙在廚房忙著,她悄悄地走了過去,一把抱住鄭秀晶纖細的腰身,下巴不斷地在鄭秀晶的肩上左右蹭著,讓鄭秀晶忍不住笑出聲。

 

「小心啊!燙到妳怎麼辦。」鄭秀晶一臉無奈地說著,撇頭親了一下鄭秀妍的額頭。

「妳把我吵醒了…」鄭秀妍含糊地說著,眼睛微微瞇起像是慵懶的小貓。

「知道了~妳先去梳洗吧!等一下就可以吃早餐了。」鄭秀晶忙著裝盤,一面輕聲地叮囑鄭秀妍。

 

鄭秀妍離開廚房回到主臥室,剛進到浴室她的睡意就減少了許多,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抱著鄭秀晶的雙手,腦袋仍浮現剛才她看見鄭秀晶的後腦勺有一道細微的傷疤。

 

當年從鄭秀晶腦袋出來的子彈仍是讓她膽顫心驚,如果沒有控制好的話,鄭秀晶有可能就再也活不下來,她的一生也會在那聲槍響終止,所幸子彈沒有停留在鄭秀晶的腦內,並且鄭秀妍讓宋茜進行手術,她將鄭秀晶以前是K的記憶消除了。

 

手術後的三個月,躺在床上的鄭秀晶緩緩睜開雙眼,但是眼神毫無聚焦,彷彿像是空了靈魂的人一樣,鄭秀妍起初會擔心鄭秀晶會記起以往的事,不過當她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時,鄭秀妍鬆了一口氣。

 

「妳是誰…」鄭秀晶一臉困惑地看著前方,鄭秀妍緩緩走到她的面前。

 

「我叫Jessica,妳不記得我了嗎?」鄭秀妍試探地問著,鄭秀晶則是雙眼無神的搖搖頭。

「看來她真的不記得了,Boss,接下來交給我吧。」宋茜在鄭秀妍後方說著,她默許了。

 

在鄭秀妍離開病房前,她轉身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鄭秀晶,那人已經不再是職業殺手K,而是擁有全然一新的人生,她自己也是。

 

陽光灑在綠色的草皮上,每一顆露珠都閃閃發著光,四周全都是外國人,這裡沒有人認得她們,此時鄭秀妍牽著一個人的手,她轉頭問著對方。

 

「請問妳叫什麼名字?」

 

Krystal。」

 

那人蔚藍色的雙眸像是寶石一般閃閃發著光,溫柔的目光注視著鄭秀妍,她微微一笑,再次問著對方。

 

「那…韓文名字呢?」

 

那人轉身抱住鄭秀妍,輕輕地在她的耳邊說著。

 

「鄭秀晶。」

 

鄭秀妍溫柔的笑著,手指纏繞著兩人的髮絲,絲絲環繞著指尖像是分不開的枷鎖。

 

她踮起腳尖,輕輕地一吻落在女人的唇上。

 

「很高興認識妳,鄭秀晶。」

 

 

全文完。 

 

呼……抱歉我實在卡太久XDDD

說到底這篇看似黑暗但是劇情算半分甜?!(遭踹

總算是一篇小劇場完結了~~~~~~

下來更鄭氏的時間應該會……(泣

更文時間一就要看工作量阿QAQ

等了這麼久真是辛苦各位了(鞠躬,還是說根本沒人在等XDDDDD)

 

下次再見啦~(揮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走跳貓
  • 反正是好結局
  • 哈哈哈!總之是好結局

    夜寶 於 2016/09/05 08:08 回覆

  • 白白
  • 還有在等啊(揮手!
    我以為秀晶死了XD
    好猛~朝頭開下去.....
  • 我這麼虐小秀晶真的很怕被秀妍給⋯⋯哈哈哈哈哈哈
    這次腦容量開始抗議了!不自覺又黑化起來(腹黑笑

    夜寶 於 2016/09/05 08:08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