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5

 

Freedom&Fate

 

一周後,烏雲壟罩著整片墓園,朴智妍抱著一束花跪在一座墓碑前,天空下著微雨,朴善伶站在朴智妍的身邊為她擋雨,可她的眼眶卻不斷地湧出淚水,她的心好痛,宛如撕裂般的痛苦。

 

朴智妍凝視著裴秀智的照片,她甚至幻想著這一切都是一場夢,裴秀智根本沒有死,而且她們仍在同一所學校,一起在圖書館看書…一起在下課後的傍晚牽手在校園裡漫步…

 

但是這一切隨著那聲尖銳的單音節,裴秀智的心跳在無起伏,她的身體冰冷無比,如同朴智妍的心一樣,冰涼刺骨。

 

「智妍…節哀順變…」朴善伶遞了塊手帕給朴智妍,朴智妍沒有接下,她站起身,面無表情的看著朴善伶,臉上的淚痕尚未消退,哭紅的雙眼似是無神。

 

「她人呢?」朴智妍冷冷地說。

 

朴善伶愣了一下,她微皺起眉,面有難色地低下頭,無聲的回應卻讓朴智妍笑了出來。

 

「呵…出事的是她…害秀智喪命的還是她…」朴智妍再轉身離去前深深地看了一眼裴秀智的相片,接著她擦拭掉臉上的淚水,昂起頭,與朴善伶擦肩而過。

 

傍晚時分,今天首爾一整天都在下著大雨,鄭秀晶一個人坐在客廳,她捲曲著雙腿,將臉枕在膝上,她伸出右手不斷地在窗戶上畫著圓圈,一個…兩個…

 

指尖掠過冰冷的玻璃表面,從手指傳至心裡帶著陣陣寒意,今天是裴秀智的葬禮,鄭秀晶沒有出席。

 

三天前她就出院了,再出院那天她還記得朴智妍看著她的眼神,既不怨也不恨,只是眼神空洞的看著她離開醫院的大門,鄭秀晶與她對視的那瞬間,她感覺到朴智妍內心的空虛,她甚至聽得見朴智妍在對她無聲地吶喊著。

 

「都是妳的錯…鄭秀晶…」

 

「如果不是妳…裴秀智就不會死…」

 

「為什麼妳還活著…為什麼要把秀智搶走…」

 

「妳把秀智還給我…還給我…」

 

從心底傳出一聲聲恐懼的吶喊讓鄭秀晶徹底崩潰,她每晚做夢都會聽見那些擾人的聲音,那些從她心底發出的怨恨,一句句讓她的心靈受到衝擊。

 

她每晚都會想起裴秀智的笑臉,那般清純可愛的笑容卻逐漸變成一張面色慘白的病態容顏,裴秀智的半邊臉被燒成炙紅,她的身上不斷地纏繞著繃帶,白色的繃帶滲出鮮紅的血液,一步步朝著鄭秀晶走來。

 

「秀晶…我保護妳了…對吧…?」裴秀智勾起一抹慘淡的微笑,她的嘴角滲出一絲鮮血,淒美的笑著。

 

「不要───」鄭秀晶失控的放聲大叫,她雙手抱著頭,身體不自覺地顫抖著。

 

躺在另一邊的鄭秀妍聽到鄭秀晶的聲音立刻坐起身,伸手將鄭秀晶攬入懷中,溫柔地撫著鄭秀晶的背,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拍著。

 

「秀晶,沒事了…」鄭秀妍溫柔地說,鄭秀晶將手環得更緊,像是要將鄭秀妍鑲進身體ㄧ般,她的心跳好快,眼眶不斷地湧出淚水。

 

鄭秀晶怯怯地抬起頭,眼神無助的凝望著鄭秀妍。

 

「姊…我好害怕…」

 

鄭秀妍伸手輕撫著鄭秀晶的臉,她閉上雙眼輕吻著鄭秀晶的臉頰,一遍又一遍的親吻著,溫柔的吻帶給鄭秀晶一種寧靜的感覺,她仍然望著鄭秀妍的雙眸,像是要探進鄭秀妍的心底。

 

鄭秀妍始終溫柔地笑著,她緊緊地牽著鄭秀晶的手,兩人十指相扣,鄭秀晶閉上雙眼,淚水落在純白的床單上,她在內心祈求著,祈求噩夢退去。

 

早上十點仁川機場,朴敏英穿著長版黑色大衣,白色的襯衫及灰色的西裝褲,五官秀麗的她這一身打扮看起來十分有律師的樣子,但是她的面色冰冷無比,像是座冰山一樣冷漠。

 

早在回國前朴敏英就收到一封來自韓國的郵件,當她看見寄件人是誰時,本以為可以聽到好消息的,殊不知……。

 

『妳始終都是第三者。』朴孝敏的郵件只寫了這句話,看到這句話時,朴敏英就明白了一件事。

 

「第三者…在我跟秀妍世界的第三者,明明是鄭秀晶!」朴敏英生氣地將筆記型電腦揮至桌下,她面色慘淡的看著鏡中的自己。

 

黑色的長髮頹廢的披在肩上,絕美的五官滲著白,嘴角勾出一抹毫無笑意地微笑,她伸手撫摸著鏡子,鏡中的自己竟然一點律師該有的氣場都沒有,宛如一隻喪家犬,苟延殘喘地奢望心愛的人終究會被時間打敗,回到她的懷裡完成倆人的美夢。

 

「這一切都是夢嗎…鄭秀晶…」朴敏英用力地搥著鏡子,鏡子漸漸地碎成一片一片,每一片碎片掉落在地板的聲音,格外清脆,像極了戲謔得嘲諷聲,一遍遍地在朴敏英的腦海裡撥放著。

 

「小姐,您說的地址到了。」朴敏英回過神,她微笑地向計程車司機道謝,她提下行李箱,走到一棟大樓前,抬頭望著其中一位住戶的窗戶。

 

某一所住戶的窗戶在十年前是緊閉著,可如今卻開啟一道小縫,窗內的人慵懶地趴在窗沿,面色無神的望著遠方,絲毫沒有感覺到此刻朴敏英的視線,是如此的炙熱。

 

朴敏英淡漠的笑著,輕聲地看著那個人說

 

「早安,秀晶。」

 

過了半個月,鄭秀晶每天都待在家裡,而鄭秀妍的工作是雜誌社的編輯,不過因為鄭秀晶的關係,鄭秀妍把工作時間稍作調整,變成準時上班準時下班,絕不加班,就算要加班也要把工作帶回家裡,鄭秀妍絕不讓鄭秀晶一個人單獨在家太久。

 

說到底鄭秀晶還是認為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如果她沒有每天做惡夢的話…鄭秀妍應該可以活得更開心才對。

不過還有一件事情讓鄭秀晶非常在意,她站在連身鏡面前,將上衣脫下,從房間拿了另一面鏡子放在自己的背後,她想看清楚是否有件事情被改變了。

 

「果然…」鄭秀晶看見鏡中的自己,她的背部沒有任何一絲灼傷,連一點傷疤都沒有,白皙的膚色透著光,連一絲細微的血管都能看的見。

 

鄭秀晶沉思著,原來事件改變得這麼多…

 

她將上衣重新穿好,一個人在房間裡徘徊的走著。

 

原本在十年前她應該要在一場大火中救出鄭秀妍,而她的背部也遭受到烈火的燃燒,她的背部應該會有一大片醜陋的灼傷,但現在她的身體一點事情都沒有,該有的傷疤消失了,許多事情也改變了。

 

「那麼…那天的真相到底是什麼?」鄭秀晶坐在床邊,她抱著頭苦思著。

 

這幾天她一直想不起來自己怎麼會跟裴秀智在一間廢棄的倉庫,而且朴智妍說過裴秀智的致命傷是在腦部,她的頭部曾被人用利器撞擊過,這很明顯是受到他人的攻擊才會昏倒的。

 

但是那天的景象異常的模糊,原本鄭秀晶打算出院之後就去案發現場察看,但是鄭秀妍說什麼都不願意她去,鄭秀妍跟她說過不想回憶的過去就一定是痛苦的,不要讓自己強迫記起不願意想起的事情。

 

都說到這份上,鄭秀晶也只能點頭應允,但是她私底下還是與朴善伶保持聯絡,雖然她還是跟十年前一樣是個低階的菜鳥警察。

 

鄭秀晶拿起手機,撥打一串熟悉的電話,沒多久後…電話被接通了。

 

「秀晶啊~有沒有好一點?身體狀況怎麼樣?」朴善伶的大嗓門依舊讓鄭秀晶感到頭疼,不過鄭秀晶卻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開始跟朴善伶話家常。

 

「今天有進展了嗎?」

 

「在中前輩說了,讓我這低階菜鳥別管刑事案件的~不過明洙前輩那邊似乎有新進展!」朴善伶興奮的說著。

「是嘛!說來聽聽。」鄭秀晶認真地拿起桌上的筆記本,開始抄寫朴善伶說的事。

 

根據金明洙的研究報告指出,雖然要找出十年前的線索很困難,不過當時案發後第一時間報警的是在廢棄工廠附近的其他化學工廠的工人,可當時的警方採取自然爆炸事件終結此案。

 

至今金明洙重新去尋訪那位化學工人,但是很可惜的是那位化學工人三年前就病逝了,他的兒女們並不知曉父親有無當年那件事的紀錄或著印象。

 

「前輩本來快放棄了,殊不知那個化學工人的女兒卻有一點線索,她跟前輩說小時候常看見一輛進口車往那棟廢棄工廠的方向開,而且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女人。」

 

朴善伶邊說邊吃了一口便當,不時地用螢光筆畫下重點。

 

「一個女人?每天開車到廢棄的工廠?」鄭秀晶詫異地說著,同時她也覺得這個人有點古怪。

 

一個會開進口車的人常去一棟廢棄的工廠做什麼?

 

「之後呢?那個化學工人的女兒還說了什麼?」鄭秀晶專心的聽著,她感覺事件的真相逐漸清晰。

「她還說原本那個廢棄工廠是她小時候的常去玩的地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裏頭就開始傳一陣陣重物敲擊牆壁的聲音,嚇得她再也不敢過去玩了。」朴善伶說到這裡話就停了下來,鄭秀晶則是皺著眉,她將這些線索寫在紙上。

 

一輛進口車、一個行蹤詭異的女人、一陣陣重物敲打的撞擊聲。

 

咚──

 

咚──

 

鄭秀晶感覺到後腦勺開始有些疼痛,似是要被炸開一般,她痛苦地抱著頭,手上的電話掉落在地。

 

「為什麼妳要出現在秀妍的生命裡…」有個人在她耳邊大聲地吼著。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纏著秀妍!」那個人激烈的搖晃著她的肩膀,那個人的眼神看起來好絕望,她的眼眶不斷地湧出淚水。

 

鄭秀晶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像是被人緊緊地掐著脖子一樣,她感覺到眼前一遍昏暗,四周開始悶熱起來,許多爆裂物環繞在她的四周,她虛弱地倒在地上,看著一把赤紅的火焰燃燒在眼前。

 

砰──

 

砰──

 

「秀晶!快醒來!」那個聲音好熟悉,是誰救了她嗎?

 

「咳…秀晶妳不能睡著!千萬不能睡著!」那個人的手好溫暖,她抱著鄭秀晶的身體一步步地走向鐵門。

 

鄭秀晶迷濛的雙眼看見一塊巨大的火布正要往下掉,她好想伸手將那個人推開,但是那個人搶先一步地將鄭秀晶推出工廠,鄭秀晶失足的跌在地上,她緩慢地轉頭看著那個人全身被火燃燒著,那個人淒厲的慘叫聲讓鄭秀晶的意識逐漸清晰。

 

眼前的光景漸漸回憶著這場事件的真相。

 

「秀智…秀智!」鄭秀晶顫抖著抱著自己的身體,她的腦海不斷的湧起那段記憶。

 

她看見裴秀智的身體被大火燃燒著,赤紅的火焰包覆在裴秀智的四周,鄭秀晶無力地跪在地上,她看見裴秀智痛苦地在地上打滾,她的眼神再與裴秀智對視的那瞬間,裴秀智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隨之鄭秀晶的淚水瞬間落下,裴秀智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

 

叮咚───

 

鄭秀晶驚慌地從床上坐起身,她怯怯地看向房門,房門依舊是緊閉著,鄭秀晶站起身走向門口,她從門縫看見有道人影站在門前,但是那個人穿著黑色的高跟鞋,鄭秀晶將手掌心貼在木門上,她感覺到門後方傳來的陣陣涼意。

 

扣──

 

扣──

 

「秀晶,我回來了。」朴敏英的聲音響在門後,鄭秀晶詫異的反射性將房門鎖上,她的身體往後貼著牆壁。

 

為什麼朴敏英有她們家的鑰匙?現在是幾點…

 

鄭秀晶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鐘,晚上八點……已經超過鄭秀妍回家的時間了…

 

難道說……

 

「妳不想見我嗎?我很想妳呢…」朴敏英似笑非笑的語氣讓鄭秀晶的身體感受到一陣冰冷。

 

鄭秀晶猜測朴敏英現在出現在她們家,門外一定發生什麼事,不行…如果在這裡退縮的話…鄭秀妍很可能已經遇害!她絕對不會讓同件事情再發生第二次。

 

鄭秀晶先是在房間尋找有無可以當武器的東西,偏偏這裡是鄭秀妍的房間,除了辦公室的東西就是衣服,在她沉思的時候,她聽見門把轉動的聲音。

 

不會吧…朴敏英連房間的鑰匙都有!

 

門把轉動時,走進來的朴敏英身穿著白色襯衫及灰色的西裝褲,黑色的高跟鞋沾上一點深色的液體。

 

鄭秀晶抬頭看著走進來的朴敏英,她的白色襯衫變得殘破不堪,原本整齊的扣子早已四處飛散,白色的衣襬染著一絲鮮紅,鄭秀晶被那抹鮮紅吸引了注意力。

 

「妳…妳對姊姊做了什麼!」鄭秀晶憤怒地向前抓著朴敏英的衣領,她的眼神像是要將朴敏英生吞活剝似的。

 

朴敏英滿意的看著鄭秀晶此刻的表情,充滿怒氣的神情夾雜著一絲畏懼的情感,鄭秀晶此刻的瘋狂像是十年前的她一樣,像是一頭剛放出來的猛獸,隨時隨地的要將獵物吞下肚,一口一口地啃蝕著獵物的屍體。

 

「呵呵…我什麼都沒做啊…我只是讓她睡了一下。」朴敏英詭異的微笑讓鄭秀晶覺得作噁。

 

鄭秀晶的雙手從衣領逐漸往上蔓延,她用力的掐著朴敏英的脖子,朴敏英的臉色開始出現慘白,鄭秀晶感覺到她的呼吸開始急促,在握的更緊一點…這場惡夢就要結束了…

 

「不可以…秀晶…不可以…」鄭秀妍的聲音從她的腦海竄了出來,鄭秀晶的理智逐漸冷靜,她的眼眶泛著紅,眼神空洞的看著朴敏英的後方。

 

幾分鐘後,她聽見家裡開始冒出許多人的腳步聲,接著她看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朴善伶搶先一步地將鄭秀晶的手拉開,冰冷的手銬鉗固著朴敏英的雙手,她失神的低頭看著這副銀色的手銬。

 

「朴敏英小姐,我們懷疑妳與十年前的爆炸案有關,請妳跟警方合作。」金在中從大隊人馬中走了出來,他的手上拿著拘捕令,面色嚴肅地盯著朴敏英。

 

朴敏英戲謔地笑著,她毫無畏懼金在中手上的權力。

 

「我?你確定該抓的人不是鄭秀晶嗎?」

 

金在中冷冷地笑著,他伸手朝金明洙的公事包裡拿出一疊資料,第一張照片是鄭秀晶熟悉的那輛黑色驕車,以及朴敏英多次出現在廢棄工廠的影像,還有滿滿的執行兇殺案的凶器。

 

「妳猜這些證據是誰告訴我的?」金在中俊美的臉龐勾起一抹微笑,像是嘲諷朴敏英的失算。

 

朴敏英看見那些照片時,她的眼神變的哀傷,眼神空洞的朝人群裡看著,一瞬間鄭秀晶發現朴敏英坦然地笑著,像是一切終於解脫的神情。

 

「不用猜了…這些都是我做的,我已經等了十年了。」朴敏英頹廢的垂下雙肩,朴善伶與金明洙分別站在她的兩側,將她帶離現場。

 

鄭秀晶始終帶著複雜的心情去看待這一切,從前朴敏英一直都是人生勝利者,以往對待自己的方式也像是親姐姐一般親暱,但是在愛情裡頭…瀕臨瘋狂的優等生,始終會做出錯誤的決定。

 

一個月後,首爾的報紙刊登出十年前一場廢棄工廠的爆炸案主謀,朴敏英的照片被放在報紙的正中央,底下滿是留言紛紛,報章雜誌將事實的報導公布出來,朴敏英的優良家族歷史因為這場事件畫下句點。

 

傍晚五點,鄭秀晶一個人坐在咖啡廳,她的眼睛盯著筆記型電腦的螢幕,指尖飛快的在鍵盤上飛舞著,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專欄作家。

 

服務生不斷的為她送上甜度適中的熱咖啡,鄭秀晶點頭微笑示意著,直到她敲完最後一個字時,咖啡廳的玻璃門被推開了,走進來的女人身穿著咖啡色長版的風衣,臉上帶著一副黑色墨鏡,她的手拉著一個紅色的行李箱,一步步朝著鄭秀晶的方向走去。

 

「好久不見,秀晶。」朴孝敏拿下墨鏡,微笑的看著鄭秀晶說。

「孝敏姊,妳又從美國回來了嗎?」鄭秀晶微笑地問,她站起身幫朴孝敏的大衣掛在椅背上,兩人面對面的坐著。

 

朴孝敏點了一杯卡布奇諾,而鄭秀晶喝著美式咖啡,兩人看著彼此,眼神帶著一絲笑意。

 

「所以…這次我又失敗了?」朴孝敏溫柔的笑著,她低頭將卡布奇諾的拉花用吸管劃開,拉花瞬間變成一幅模糊的曲線。

 

鄭秀晶淡漠的笑著,她無聲的回應已經給予朴孝敏最後的答案,半小時後,朴孝敏與她揮手道別,當朴孝敏走出咖啡店時,鄭秀晶看了一眼從窗內望去的景象,她看見具荷拉站在對面的馬路上,朝著朴孝敏揮著手,她臉上的微笑格外燦爛耀眼。

 

朴孝敏走了過去,她與具荷拉說了幾句話,具荷拉的臉逐漸染上幾朵紅暈,朴孝敏率先牽住她的手,兩個人一同離開鄭秀晶的視線,鄭秀晶淡淡的笑著。

 

晚上八點,鄭秀晶收起筆記型電腦,她起身到櫃台結帳,店員微笑地問她什麼時候要出書,鄭秀晶笑而不語,轉身離開咖啡廳。

 

首爾的夜晚滿是璀璨的燈光,鄭秀晶看著街道上的燈逐漸亮起,而有個人也隨著亮起的燈光朝她的方向走來。

 

鄭秀晶瞇起雙眼想看清楚那人是誰,但是下一秒她感受到懷裡有著一股熟悉的香味,那個人緊緊的抱著她,而鄭秀晶溫柔的笑著,雙手緊緊的環住那個人的腰。

 

「妳走的太慢了…我來接妳回家~」鄭秀妍從鄭秀晶的懷裡抬起頭,溫柔的笑著。

 

鄭秀晶親了一下鄭秀妍的額頭,她眷戀的撫著鄭秀妍的臉,兩人的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走吧~回家之後我們煮一頓好吃的!」鄭秀晶牽著鄭秀妍的手,兩人十指緊扣的漫步在夜晚的首爾。

 

一路上的燈光朝著她們的方向一顆顆亮起,象徵著未來的路也會像現在這般耀眼的一起走下去,直到好久好久……。

 

 

 

THE END

 

我終於把時間給敲完啦~~~

 

可喜可賀~~~~

 

下一篇是聖誕文~~~~~

 

猜猜我今年會出什麼主題呢XDDDDDD

 

各位看官感謝你們收看本部黑暗劇場~(鞠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部每篇都讓我看的心驚驚啊
    期待聖誕文
    好喜歡聖誕節喔~~~
    希望鄭氏聖誕節可以發糖~~~~~
  • 是不是分分鐘都想掐死我XD
    聖誕賀文~終於可以讓我發糖了~~(茶

    夜寶 於 2016/11/29 18:5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