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879.JPG

01 她與她。

 

一大清早鄭秀晶火速趕到公司,處裡今年第一起商業競標案的企畫書,剛才助理緊張的打電話告訴她起標案的預算錯了,整整少三億韓幣,鄭秀晶一個頭兩個大,當初探聽這起標案的底價是一億,為什麼突然漲了三倍?

 

如果今年公司拿不到這起建築起標案的話…未來三年公司的營運計畫…鄭秀晶剛上位的總經理一職不就…

 

「死定啦!」鄭秀晶抱著頭,趴在辦公桌上徹底大哭著。

 

這時,辦公室門外傳來清脆的敲門聲,鄭秀晶哭喪著臉撇頭一看,看見朴善伶一臉悠哉地拿著一個黑色文件夾,放在鄭秀晶的桌上,那副表情要說多驕傲就多驕傲!

 

「怎麼?地標案誤算了差價?」朴善伶悠悠地看好戲,這種不可一世的模樣真讓鄭秀晶想活活的掐死她!

 

不過,說到底兩個人還是從小到大的死黨,看朴善伶這副自信的跩臉,鄭秀晶知道她肯定有一副好牌!不然怎麼可能一副悠哉模樣。

 

鄭秀晶嘆了口氣,她緩緩坐起身,輕咳了一下。

 

「說吧!這次妳又要給我出什麼餿主意?」鄭秀晶彎起雙眼盯著朴善伶的笑臉不放,要多可怕就多可怕!

「嘿嘿~小秀晶~幹嘛說的我像是把妳推入火坑似的!」朴善伶咯咯的笑聲真讓鄭秀晶覺得毛悚然!

「先說好!我做人是有原則的!偷雞摸狗的事情我才不去做!」鄭秀晶抬頭挺胸,一臉正氣凜然,恰似一處青山流水無汙染之地。

 

朴善伶走到她的辦公桌旁,順手將黑色的文件夾翻給鄭秀晶看,鄭秀晶疑惑地接了過去,但是…她才看到開頭,額間卻頻頻冒出青筋!

 

「妳這人…幹嘛打聽對手的衣食住行癖好興趣!」鄭秀晶一把推開朴善伶的臉,臉紅的將文件夾丟到一旁的落地窗。

 

「哎呀~我這是在幫妳取回地標案的主導權啊!妳看看那個鄭總,現在是孤家寡人~妳不趁機打入人家的芳心更待何時!」

 

為什麼聽起來像是一種預謀犯案啊?

 

「我幹嘛打入她的芳心?在說我跟這位鄭總,非.常.不.熟!」鄭秀晶一個字一個字的咬牙切齒的說,朴善伶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盯著她的臉。

 

朴善伶撿起文件夾,眼神犀利的上下打量著鄭秀晶。

 

「是不熟?還是熟到妳現在不敢面對呢?」

 

鄭秀晶撇開頭,她的目光鎖定在落地窗,底下滿是人潮來往的街道,已經多久沒聽到那個人的消息了?

 

鄭秀晶不敢去算,更不敢去想……

 

那個人曾經是她最深愛的人,但是現實的壓力讓兩個人漸行漸遠,當初分手的原因鄭秀晶到現在都有點不敢相信,為什麼同為女人就不可以呢?

 

當初說在一起的是她…說分手的還是她…說要結婚的又是…

 

回想起跟那個人在一起的種種回憶,鄭秀晶覺得自己好像快暈了過去,腦海裡頻頻播放那幾年…那個人曾經輕喚著她的名字…曾經是這麼溫柔的語氣。

 

一夕之間,這一切都變了調,那個人結婚了…鄭秀晶離職了…

 

秀晶…我喜歡妳!請…請妳跟我在一起吧!

 

秀晶…跟我去美國吧!我爸爸說大學畢業後可以一起實習的!

 

秀晶…妳別無理取鬧,這些人只是商業夥伴…

 

秀晶…我們分手吧…我要結婚了…

 

感覺到有人在拍著她的肩膀,鄭秀晶轉身看了過去,看見朴善伶詫異的表情,她撇開頭抹去臉頰上的淚水,兩個人沉默許久。

 

「妳大學一畢業就去美國實習工作整整六年,這六年我又不是不知道妳跟鄭秀妍的感情…但是她一說結婚妳們就散了,妳回國之後也常常恍神,我就在猜想妳…是不是還忘不了她?」

 

朴善伶歉意地看著鄭秀晶。

 

是啊…她與鄭秀妍從大學就在一起,一起上課…一起實習…一起工作。

 

鄭秀晶人生中最美好的十年都繫在鄭秀妍身上,可是當鄭秀妍決心要與她分手的時候,兩個人長跑十年的愛情一夕之間化做泡沫,這十年所有的刻苦銘心都因為摩擦而消失殆盡,鄭秀晶累了…鄭秀妍也是…

 

說不定和平分手還是件好事呢!還可以回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一直看人臉色做事。

 

「回國這三年…我一直都很認份,我不去想她…不去關注她,就是不想再跟她有任何牽扯!因為我知道…在美好的愛情一旦有了利益,終究都是過往雲煙。」鄭秀晶苦笑地說,她的心比誰都要痛,比誰都想知道鄭秀妍的消息,但是她不能去想…因為當初她們的愛情就是被利益沖昏了頭。

 

「當初是鄭秀妍的父親幫她定下的婚約,她會接受…也是出自於無奈吧…」

 

「呵呵…難道她不會拒絕嘛!難道她就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嘛!我跟她在一起這麼久…為什麼還比不上這種商業的婚姻…」鄭秀晶抱著手臂,身體顫抖著,她的情緒總是在聽到鄭秀妍這三個字瞬間崩潰。

 

「哎呀…好了~我不就是隨口出的餿主意嘛!我們再想想其他辦法吧!別哭了…」朴善伶輕輕地抱著鄭秀晶,鄭秀晶在她懷裡嘆了一口氣。

 

如果…她可以利用這段感情…鄭秀妍也不會輕易上當吧?

 

當初訣別如此狠心,鄭秀晶連開口說不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人打包行李趕回國去,而她在鄭秀妍結婚前都沒看過她,甚至連結婚的日期都不知道,鄭秀晶渾渾噩噩的回到韓國,當朴善伶找到她的時候,鄭秀晶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非常不好。

 

吃飯的時候哭…在睡夢的時候哭…連走路都在哭!

 

朴善伶看不下去鄭秀晶這副頹廢的模樣,硬是將她留在自家的企業裡當個小助理,殊不知因為鄭秀晶在大學是主攻商業規劃與企業管理,所以升職的速度根本像是坐直升機一樣,這都出乎朴善伶的預料,看起來她家管事的姊姊很喜歡鄭秀晶嘛!

 

爬升越快,越容易讓其他人眼紅,今天這場預估錯誤的案件不是第一次發生,在去年也有發生相同狀況,不過鄭秀晶依靠自己的商業手腕跟雇主以相同價格標下第一起地標案,這起地標案造成朴氏集團前所未有的股價翻漲!

 

然後鄭秀晶的職位就成為朴氏的總經理,年僅三十一歲的她已經成為朴氏集團的風雲人物,連朴善伶都要為鄭秀晶拍手鼓掌啊!

 

「妳查出來這起地標案是誰從中作梗嗎?」鄭秀晶收回情緒,專注地看著助理遞上的企畫書。

「根據分析這地皮標案鄭氏從來不接手,而且論建築我們朴氏還是韓國第一呢!鄭氏主攻的是一般商場管理還有國內外進貨商務,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啊!」朴善伶趴在桌子上搖晃腦袋,鄭秀晶看了一眼,無奈地搖搖頭。

 

為什麼突然對地皮起標感興趣了?

 

鄭秀妍,妳到底在搞什麼鬼?

 

美國,紐約市,一棟商業大樓,鄭秀妍位在會議室裡商討最新進展的商樓廣場的開發案,她低頭看著企畫書一邊聽著台上助理報告最新的進展,臉上的表情可以說是寒風過境,在場的所有人冷汗直流,生怕會觸動眼前這位高冷冰山的逆麟。

 

「總和以上的觀點,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們的企劃案不夠詳細?為什麼三個月前的報表會下滑這麼嚴重,一些看似高單位的品牌遲遲沒有良好收入,還有商場人多,疏通的人潮的速度自然也要改進,這種笨問題還需要我教你們嗎?」

 

鄭秀妍一開口就嚇的讓人面如土色,甚至還有人覺得自己的心臟是不是要停了!這也太冷漠了吧?不對…這根本就是想逼人的趨勢!

 

「鄭總,我們幾個已經為這棟商業開發案處裡的許多程序,事事不近人意,我們也沒有辦法…」有個經理職位的人狂擦著汗,無奈地說

 

「哦?那麼我是不是該換個人做看看?」鄭秀妍挑眉,勾出一抹輕笑。

 

這群高職位的人瞬間臉色發白,連身體都不自覺地抖了起來,鄭秀妍的眼神犀利的打量著在這間會議室的所有人,嘴角勾勒的笑意逐漸令人發寒。

 

「我會繼續改的!鄭總在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吧!」

 

「三天,三天內如果沒有滿意的企畫書放在我的桌上,你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了。」

 

鄭秀妍說完這句話後起身,冷冷的目光掃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冷哼一聲地轉身離開會議室。

 

幾個小時候,鄭秀妍撥了一通室內電話,讓助理把一份文件拿到她的辦公室。

 

「鄭總,我們為什麼要高三倍價錢標下這塊地啊?我們難道要開始轉換企業跑道了嗎?」助理的疑問倒是讓鄭秀妍笑了出來,助理傻在原地,她知道老闆這樣一笑多半是沒好事!

「因為我想回國了,我已經將總公司的業務通通轉到分公司去了,以後這裡交給宋經理打理。」鄭秀妍彎起雙眼,輕飄飄的語氣好像很開心?

「啊?那金總怎麼辦啊?你們才…」助理還沒把話說完就掃到鄭秀妍的一記冷箭,慢吞吞地把話給嚥了回去。

 

鄭秀妍慢條斯理地翻閱這份企劃書,這場位於韓國的商業建築起標案底價明明是一億,但是她想要的東西沒有人可以搶,所以她故意開高了價錢,原雇主被她這種手法嚇了一跳,由於是朴氏先公開投標,所以這場商業競賽她必須回韓國親自參與。

 

更何況這場競標案裏頭最大的競爭對手是朴氏,三年了…她想承受的都承受了,是時候該把人接回家了。

 

鄭秀妍想起那個人的模樣,她的嘴角不自覺的漾出一絲溫暖,拿出手機打了一通越洋電話,對方很快地接了起來。

 

「幫我訂一張回國的機票,我下星期回來。」鄭秀妍壓低了聲音說。

「啊?為什麼啊?」電話那端的人驚訝的說著,鄭秀妍聽到她的語氣忍不住笑了出來。

「秀妍啊…妳該不會是要來找她?」電話那端的人小心翼翼地說著

 

「怎麼,該承受的都承受了,是時候把她接回家了。」鄭秀妍抬手拿了一個相框,指尖慢慢地描繪與她合照的那個女孩。

 

那天是兩人在一起的第一年,陽光照在她們的身上,充滿暖意的午後時光,兩個人有說有笑地在校園裡散步,看起來非常幸福。

 

「那妳有考慮過她的感受嗎…?說不定她根本不想見妳呢…」

 

電話那端的人說的話確實有道理,這幾年鄭秀妍拼命想找回國的契機,但是在韓國市場沒有太大的基礎。

 

直到去年正式進入軌道的時候鄭秀妍聽聞,朴氏有個新人,商業手腕高明,把一場完全無希望奪回的案子,正大光明的給搶了回來,而且讓朴氏的股票上漲了好幾倍。

 

當初聽到這個消息讓鄭秀妍提起了興趣,就請人去查詢這個人的一切相關情報,殊不知…這個在朴氏集團裏頭的風雲人物,就是鄭秀晶。

 

「三年前我負了她,三年後我要努力把她追回來…這次…我絕對不會再讓她走了。」鄭秀妍微微一笑,將相框的照片抽了出來,小心翼翼的握在手心。

 

首爾,晚上八點。

 

鄭秀晶坐在辦公室盯著桌上的商業周刊,這期的封面人物是鄭秀妍,不過上面印刷的日期正好是三年前,剛好她們分開的那一年。

 

根據報導,那年鄭秀妍結婚後,正式成為鄭氏企業的領導人,直到去年,一貫強勢的經商手腕將她父親底下安排的老股東全都退位,現在鄭氏裡頭的人手皆是鄭秀妍從前調教的年輕一輩。

 

鄭秀晶翻過一頁,看見裏頭有張鄭秀妍與一名男子的合照,兩個人面對鏡頭時表現是一副恩愛模樣。

 

男子的手搭在鄭秀妍的腰上,他的外表俊美,笑起來足以吸引眾人的目光,眼眉淺淺彎起,深情且溫柔的目光注視著鄭秀妍,而鄭秀妍則是側著身,白皙的臉頰漾起一片紅暈,溫婉嬌羞地凝視著那名男子的臉。

 

「妳看起來很幸福…」鄭秀晶撫著照片上鄭秀妍的五官輪廓,她從照片裡解讀兩人是感情十分好的一對夫妻,足以讓人稱羨。

 

心就像是千萬刀在慢慢刮著一樣,一遍遍刺痛著自己,鄭秀晶的眼眶一紅,無力的將雜誌丟到一旁的垃圾桶,模糊的視線讓她抬起頭,硬生生地把眼淚給吞回去。

 

當鄭秀晶回到家的時候早已深夜,她顫抖地拿出手機撥打了一通電話,幾秒鐘後,電話很快的被接起,傳來一聲聲睡夢中的低語。

 

「我決定入鄭氏,拿回屬於我們的地標案,妳幫我安排一下,三個月內一定要拿到手。」鄭秀晶的語氣低沉,眼神茫然地看著牆上的時鐘。

「妳確定嗎?妳敢保證不會對她心軟?」朴善伶低聲地問著,語氣帶有一絲遲疑。

 

「不會的…我沒有心…怎麼還會愛上她呢…」

 

一顆斗大的淚珠劃過鄭秀晶的臉頰,她緊緊地咬著下唇,不讓哭聲被他人聽見。

 

「鄭秀晶,我以朴氏副董的職權將妳停職,妳的私人物品我會請助理替妳收拾好,三個月後…等妳的好消息。」

 

鄭秀晶聽到朴善伶的回答,她的嘴角勾勒出一絲笑意,她的身體逐漸停止顫抖,眼神變的犀利,她笑著說。

 

「明白,副董。」

 

十年前兩人相遇,一場單純的戀愛演變成一場商業交易。

 

十年前她愛上她,本與她定下一輩子的約定

 

一場商業婚姻,將十年情愛一夕之間化做泡沫,消失殆盡

 

三年後,她決心回國挽回這場戀情,但另一方卻預謀著一場商業利益。

 

這場愛情遊戲充滿著算計,猜疑,參雜著原本不屬於戀愛的成份。

 

誰輸誰贏,靜待分曉。

 

----------------

今年的新春小劇場開跑啦~

以往沒寫過這種有點虐心卻又膩歪的情節XD 

追回前任啊!是需要計畫的!嘿嘿嘿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棒的新春小劇場啊
    開頭就好好看,
    迫不及待想知道後續了
    秀晶啊~不要太狠心,
    人家都要來找回你了.
  • 攻略前女友很困難XD
    有點膩歪有點虐心?!
    萌萌噠~~(燦笑)

    夜寶 於 2017/01/16 17:10 回覆

  • 悄悄話
  • Vera
  • 這個新春小劇場題材整個好吸引人喔
    有點刺激讓人想知道接下來的發展到底如何(遞麥克風

    不過在一起十年,說分手就分手,措手不及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唱~
    等等,現在不是唱歌的時候,也不是那個十年##

    結尾這樣看來,秀妍要把人接回家,需要有點辛苦了(?
  • 追追追~~~(欸)

    這題材還是第一次寫,人物內心戲好多啊XD
    攻略小年下不容易啊!!!!!

    我需要一個溫柔深情的鄭總~~~(被踹)

    夜寶 於 2017/01/17 11:4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