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054.JPG
 

03 情與緣

 

三年不見,鄭秀妍對她的態度依舊是這般寵溺,鄭秀晶的心裡暗自掙扎著,這種幾乎熱切的目光奪了她的心神,鄭秀妍只是靜靜的看著她,就讓鄭秀晶有些恍神,她尷尬地想收回手,卻被鄭秀妍緊緊牽著。

 

「妳還沒賠我一杯咖啡呢!」鄭秀妍笑著說,鄭秀晶愣了一下。

「明明是妳先撞到我的。」鄭秀晶撇頭不去看鄭秀妍,暗自在手腕出些力,終於鄭秀妍鬆開了手,鄭秀晶往後退了一步。

 

鄭秀晶的心思非常的亂,因為她沒想過這麼快會遇上鄭秀妍,她的計畫已經被打斷了第一次,可不能在讓鄭秀妍破壞第二次。

 

「我看妳好像不太歡迎我,那我先走了。」鄭秀妍嘆了一口氣,她的神色透出一絲黯然,邁出步伐與鄭秀晶擦肩而過。

 

鄭秀晶聽見了那聲若有似無的嘆息,可是她現在不能回頭,聽著不遠處的腳步聲逐漸遠去,鄭秀晶的心開始變得忐忑不安。

 

「妳站住!」鄭秀晶猛然回頭出聲喊著,但是在她後方的人早已消失不見。

 

此刻的冬夜颳起涼風,一陣陣徹骨的寒意傳入心底,鄭秀晶的視線不自覺地模糊起來,一顆斗大的淚珠劃過臉頰,她似乎能看見,那人在轉身離去時的孤寂,她的心泛起一遍遍痛楚。

 

「我叫妳走…妳怎麼真的走了…」鄭秀晶彎下身子,她的淚水落在柏油路上,成為一個個深色的水窪。

 

這時,從鄭秀晶的背後傳來一陣陣細微的腳步聲,那個人走到鄭秀晶的身後,她看見鄭秀晶哭泣的模樣,於心不忍。

 

她又嘆了一口氣,微微彎下身子,溫柔地將鄭秀晶整個人拉入懷中。

 

「怎麼老是在哭…真是個愛哭鬼…」鄭秀妍柔聲的安撫她,鄭秀晶的淚水卻落得更加平繁,她緊緊地拉著鄭秀妍的外套衣袖。

「妳不是走了嗎?做什麼還要回來…」鄭秀晶捶了一下鄭秀妍的肩膀,她的臉微紅著。

 

鄭秀妍無奈的笑出聲,寵溺的撫著鄭秀晶的臉,指尖卻被她狠狠地咬了一口。

 

「撕───」鄭秀妍悶聲地哼了一聲,鄭秀晶從她懷裡抬起頭看了一眼,兩人的目光映進彼此的心底。

 

砰…

 

砰…

 

鄭秀晶的心跳快了許多,她的呼吸一滯,眼前是鄭秀妍放大的容顏,她緩緩地閉上眼睛,迎來的是一個冰涼的吻,鄭秀妍雙手緊緊的環著鄭秀晶的腰,她緊張的似是無法呼吸,雙手僵硬的按在鄭秀妍的肩上,鄭秀妍此刻輕輕地撫著她的背。

 

「唔……」鄭秀晶的嘴微啟,鄭秀妍溫柔地將舌尖緩緩探入,兩人站在路燈下深吻著。

 

一室的溫暖,衣服沿著走廊一件件退去,兩人跌跌撞撞地入了臥室,鄭秀晶倚著牆壁雙手勾著鄭秀妍的脖子,曖昧的喘息聲從她嘴裡喧出,鄭秀晶隱忍的咬著下唇,鄭秀妍笑著撫著她的唇角,傾身往鄭秀晶的脖子輕輕地舔舐著。

 

「妳!唔…」鄭秀晶的雙手抵著鄭秀妍的肩膀,她的面色潮紅,兩人的呼吸有些急促。

 

鄭秀妍將鄭秀晶帶到床邊,一彎身將鄭秀晶整個人圈在她的雙臂間,嘴角勾出一抹魅惑的笑意,柔聲的在鄭秀晶的耳邊說著,手指輕輕的揉著鄭秀晶的耳朵。

 

「今晚…我不走了好不好…」這聲音太過誘人,鄭秀晶竟覺得有種飄飄然的氛圍。

「不…不可…唔…」鄭秀晶的未說完的話全被鄭秀妍的吻給封了,她的腦袋很混亂,她不知道這樣下去會不會讓自己身陷其中。

 

鄭秀妍的吻帶著眷戀,一點點的吞噬著鄭秀晶的理智,一步步將鄭秀晶推入情慾的浪潮,當她的手解開鄭秀晶的內衣時,她能感覺到鄭秀晶繃緊了身體。

 

「秀晶…我好想妳…」鄭秀妍的手撫著鄭秀晶的雙胸,一聲聲羞澀的喘息讓鄭秀晶的身體逐漸泛起紅暈。

 

冰涼的觸感讓鄭秀晶的身體顫抖著,她微張的雙眼凝視著鄭秀妍的眼睛,她看見那人眼中的慾望,看見自己在那人眼中的模樣。

 

鄭秀晶一鼓作氣的勾住鄭秀妍的脖子,將她的唇狠狠地壓在鄭秀妍的唇上,她的眼睛緊閉著,兩人唇齒交纏,鄭秀晶一把脫去鄭秀妍身上僅留的貼身衣物,兩人赤裸的身體緊緊相擁著。

 

她不再去想這一夜的荒唐,不再去想這一夜過後的下場。

 

今晚她只想要放縱自己,放縱自己打從心底的情愛,只為鄭秀妍一人,成為她身下綻放的一朵花,似是煙火一般絢爛的綻放著。

 

清晨的涼意打擾鄭秀晶的睡夢,她緩緩坐起身看了一眼凌亂的臥室,滿地都是兩人昨夜的衣服,鄭秀晶回頭看了一眼在睡夢中的鄭秀妍。

 

鄭秀妍半捲著棉被,白皙的大腿毫無顧忌的裸露在床上,眉頭總是微微皺著,鄭秀晶輕嘆,她彎下身,輕輕的吻了一下鄭秀妍的額頭,指尖輕撫著鄭秀妍的眉間,撫平微微皺起的小山丘。

 

當鄭秀晶想下床時,卻被背後的一雙手緊緊的抱著自己,她愣了一下,很快的她聽見鄭秀妍剛起床的嬌軟聲線。

 

「天還沒全亮呢…在陪我睡一下…」鄭秀妍的小腦袋不斷的晃著,鄭秀晶怕她會弄傷了自己,乾脆側過身將鄭秀妍整個人攬在懷裡,一把拉起棉被將兩個人的身體蓋的嚴實。

 

在睡夢中的鄭秀妍很快的又睡了過去,鄭秀晶的手輕撫著鄭秀妍光滑的背,同時她也嘆了一口氣。

 

到頭來還是被欲望沖昏了頭,她到底都在做什麼…為什麼遇到鄭秀妍之後…一切就開始失控了呢…

 

假日的時光鄭秀晶的家裡多出了一個人,那個人是曾與她走過十年歲月的前女友,現在鄭秀晶在廚房準備兩個人的早餐,將平底鍋的煎蛋翻了一遍,金黃色的蛋面香氣十足,賣像極好的美式蛋捲。

 

她聽見客廳傳來新聞報導的聲音,許久都沒有過這種閒暇的時光,而且今天陪著她的人還是鄭秀妍,想起兩個人過往的回憶,鄭秀晶的臉色沉了下來。

 

如果三年前鄭秀妍不結婚的話…她們還是會像現在這樣嗎?

 

為她準備早餐…

 

一起去逛街…

 

一起去看一場浪漫喜劇…

 

有好多事情都可以跟鄭秀妍一起去完成,一起打造未來的每一件事情…

 

一瞬間,眼前逐漸模糊一片,鄭秀晶的眼淚落在手腕上,她抬頭抹去眼角的淚水,客廳的電視聲響安靜了下來,一雙手輕輕的環著鄭秀晶的腰,一個吻落在鄭秀晶的後頸。

 

「在想什麼?」鄭秀妍輕聲的問,將鄭秀晶手上的鍋鏟拿了過去。

 

鄭秀晶頹然的依偎在鄭秀妍的懷裡,她轉頭看著鄭秀妍平淡的表情,有好幾次鄭秀晶都仔細看著她最深愛的人,但是每一次看著鄭秀妍的時候,鄭秀晶都會覺得她是不是總有一天就要離自己而去。

 

鄭秀妍總是平淡的神情,只有在兩人相視的瞬間才會露出一絲眷戀的目光,鄭秀晶從以前就很喜歡她那種深情且專注的目光,但是這種目光終究是給了他人…

 

「沒什麼。」鄭秀晶轉身拉開鄭秀妍的手,獨自往客廳走去。

 

兩人坐在彼此對面,沉默地吃著早餐,這期間鄭秀晶不斷瞄著鄭秀妍的臉,可是她卻沒有表現出一絲不自然,彷彿昨晚的一切是件普通的事。

 

「妳怎麼會知道我住哪?」鄭秀晶打破早晨的沉默,鄭秀妍抬頭看了她一眼。

「老闆知道員工住哪裡,是件很輕鬆平常的事。」鄭秀妍理所當然地說著,嘴角漾出一絲淺笑。

 

哪有老闆會探聽員工的住所啊……

 

鄭秀晶輕咳一聲,她板著臉不去看鄭秀妍,卻聽見一絲細微的笑聲,她的臉紅了起來。

 

「現在妳還想問我什麼?」鄭秀妍放下刀叉,喝了一口果汁。

 

既然鄭秀妍都開口說了,怎麼樣都要摸出她肚子裡在搞什麼把戲!

 

「妳怎麼回國了?妳不是在美國好好的嗎?」鄭秀晶疑惑的問,鄭秀妍微笑的看著她。

 

她在笑什麼?我問的問題這麼好笑嗎?

 

「妳說呢?」鄭秀妍笑而不語,她站起身往鄭秀晶的座位走了過去。

 

她這是要做什麼?她為什麼越靠越近?為什麼…

 

「唔……」鄭秀妍彎下腰,輕輕的吻著鄭秀晶的唇。

 

「因為我想妳。」

 

鄭秀妍在她耳邊輕聲地說。

 

等到鄭秀妍離開的時候,鄭秀晶整個人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直到她放在臥室的手機響了起來,鄭秀晶才恍恍惚惚的走到臥室。

 

「小秀晶早上好~」朴善伶的聲音還是這般大嗓門,但是鄭秀晶整個人卻是傻愣在原地。

「奇怪?小秀晶妳怎麼失魂啦!回魂吶~」朴善伶疑惑的看了一眼手機螢幕,對啊!她打的電話是鄭秀晶的手機號碼啊!

「喔…怎麼了嗎?」鄭秀晶低聲的說,她的視線停留在凌亂的床單上,臉一紅,趕緊抱著手機離開臥室。

 

這孩子肯定有問題!而且問題還是很嚴重的那種!

 

「老實招來!妳昨晚去哪了?為什麼回家沒打電話給我!」朴善伶淒厲的聲音讓鄭秀晶無奈地嘆著氣。

 

「我遇到她了…在我家樓下。」

 

「啊?那妳們做什麼了?妳該不會賞她幾巴掌吧!我的天…」

 

我去妳的…我看起來像是會隨便扇人巴掌的女人嘛!

 

「沒有!我跟她只是…」鄭秀晶想到要說的理由之後,她的語氣一凝。

 

「幹嘛~妳們兩個不會是天雷勾動地火的上床了吧!哈哈哈哈~」

 

「………我有時候真想掐死妳!」

 

鄭秀妍回到自己的別墅後,走下車從門口就看見裴秀智蹲在她家的鐵門邊上,鄭秀妍嘆了一口氣,她讓司機去把車停好之後,走到裴秀智面前,面色冷漠的看著她。

 

「回家去。」鄭秀妍清冷的嗓音讓裴秀智抬起頭,她的臉上夾雜著淚水。

 

裴秀智顫抖著身子站起身,她一步步往鄭秀妍懷裡靠著,鄭秀妍沒有推開她,暗自又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回西班牙…」裴秀智從鄭秀妍懷裡抬起頭,一雙水靈的雙眸沾染些許的紅絲。

「妳的博士論文不是還沒寫完嗎?提前回去把博士論文處裡好再回來。」鄭秀妍安撫的說著,她的眉心微微皺起。

 

裴秀智仍在她懷裡哭著,但是,一瞬間鄭秀妍感覺到她的衣領被裴秀智緊緊抓著,她低頭一看,發現裴秀智溫怒的瞪著她,眼神有種無法置信的怒火。

 

「妳身上的香水味是誰的?是她嗎…妳們昨晚做了什麼!」裴秀智瀕臨瘋狂的扯著鄭秀妍的衣服,鄭秀妍覺得難受一把將她從懷裡推開,裴秀智整個人跌落在地。

 

鄭秀妍愣了一下,伸手想把裴秀智扶起,但是聽見裴秀智的嘴裡開始傳出攝人且詭異的笑聲,她伸出去的手冷冷地收了回來。

 

「妳瘋夠了沒有!我愛跟誰在一起是我的事!輪不到妳管。」鄭秀妍冷冷地看著跌落在地的裴秀智一眼,面無表情地轉身走進家門。

「妳說不關我的事…那麼她知道妳跟我的關係嘛!妳就不怕我去告訴她嘛!」裴秀智朝著緊閉的大門大聲吼嚷著,歇斯底里的情緒讓她不斷地流下淚水。

 

鄭秀妍的腳步停頓了一下,但是她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將裴秀智一個人關在門外。

 

「秀妍…秀妍妳別不理我…」裴秀智哀求的按著門鈴,哭聲不斷的傳入對話機內,但是那棟房子得主人卻沒有對她表現出一絲憐憫。

 

過了將近三小時,有輛車開到鄭秀妍的別墅外頭,從車裡走下來的朴敏英看著裴秀智一個人跪在鄭秀妍的家門口,她的手上拿著一疊資料,無奈地走了過去。

 

「裴小姐,我是來幫妳處裡西班牙課程的朴秘書,請妳跟我走好嗎?」朴敏英彎下身將裴秀智整個人拉了起來,她看見裴秀智臉上露出絕望的神情,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秀妍…她真的不要我了嗎…」裴秀智仍是看著眼前這種華麗的別墅,嘴裡喃喃自語著。

「當初開的條件…裴小姐妳自己也是同意的,鄭總只是提前履行契約上的內容而已。」朴敏英低頭看了一眼文件的內容,她深深的為眼前的孩子感到憐惜。

 

這時,裴秀智的臉轉了過來,她的眼神已經空洞,彷彿是個垂死的人。

 

朴敏英愣了一下,她從來都沒見過原本應該是水靈清澈的雙眸,此刻卻流露出一種尋死的神情,朴敏英有些擔心裴秀智會不會尋短。

 

「裴小姐,未來妳博士畢業之後還是可以到鄭氏工作的,妳的成績這麼好…鄭總很是欣賞。」朴敏英開始說出這些安慰人的話語,但是裴秀智卻好像一個字也聽不進去,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

 

一聲聲淒涼的笑意讓朴敏英心生憐憫,她輕輕地拍了拍裴秀智的肩膀,裴秀智終究是哭了出來,痛徹心扉的神情一幕幕映在朴敏英的眼裡,讓她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最終朴敏英將裴秀智擁入懷中,她感覺到那人的身體僵了一下,隨之像是找到一處可放肆大哭的領域,裴秀智徹底崩潰大哭,她依偎在朴敏英的懷裡,心裡無比痛苦。

 

鄭秀妍從二樓的落地窗看著這一切的發生,此刻,她的神情柔和許多,同時她也為裴秀智的深情抱著一絲愧疚,但是她不能心軟…一旦心軟失去的會是鄭秀晶…

 

腦海裡浮現當初遇見裴秀智的時候,那時她才新婚一個月,一個人獨自走在紐約市的街頭。

 

那天是春意盎然的初夏,紐約的天氣帶有一絲炎熱,但是鄭秀妍卻喜歡一個人走過她與鄭秀晶曾經到過的地方,那時候她已經走到中央公園,她找了一個可以遮陽的大樹下,沉靜地坐在草皮上,閉上雙眼享受大自然的沐浴。

 

原本應該是安靜的午後時光,但是她聽見一絲絲細微的聲音,像是有人在她身邊畫素描?

 

她疑惑的睜開眼睛一看,就看見一個身穿白色襯衫及咖啡色的卡其褲,手拿著深色的素描本,坐在不遠處的草皮上,目光盯著自己不放,還一邊動手作畫。

 

眼前的這個人,一臉稚嫩的學生氣息像極了大學時期的鄭秀晶,鄭秀妍一愣,那學生發覺她在看著她的時候,緊張的想將素描本收起來,卻因為太過於緊張許多畫筆通通都掉在地上。

 

鄭秀妍一時覺得好笑,就朝著那名學生笑了出來,那學生像是傻了一般愣在原地。

 

「別緊張,我看妳是想畫我吧?」鄭秀妍走到那名學生面前,低頭看了一眼素描本。

 

果然,在素描本裡畫著鄭秀妍坐在一棵大樹下,雙眼緊閉著,嘴角勾出一絲淺淺的微笑,樹葉紛紛落在她的肩頭,咖啡色的長髮微微擺動搖曳著,溫煦的陽光照在綠油油的草地上,相當符合一般畫家的青澀氣息。

 

「對不起…因為妳實在太好看了,所以…」那名學生紅著臉說著,鄭秀妍看著她微微一笑,學生的臉又紅了幾分。

 

學生擁有一雙水靈清澈的雙眸,凝望她的瞬間,鄭秀妍的心想起了一個人,她不自覺的被這雙清澈的眼神深深吸引,她漾起一絲溫柔的笑意,低聲地問著。

 

「妳叫什麼名字?」鄭秀妍沉著嗓音問著,眼神帶有一絲眷戀的看著那名學生。

 

那名學生看著鄭秀妍的眼神一愣,她的臉早已通紅,心跳加快了許多,似是要將整顆心都奉獻給鄭秀妍。

 

「裴…裴秀智…」

 

同年的冬天,鄭秀妍在一家五星級飯店裡,看著裴秀智赤裸曼妙的身軀蓋著純白的被子,而她自己提著衣服站在落地窗旁,一覽無遺赤裸的背部肌膚裸露在空氣中,回身看著窗外的霓虹燈光,鄭秀妍想起了不久前與裴秀智的對話。

 

「秀智…妳願意在我身邊嗎?我是說…當我需要妳的時候陪在我身邊。」

 

「妳是說…這是一場交易嗎?」

 

「對,我會負責妳的所有開銷,包括妳的學費等等…妳只要在我身邊陪著我就好,什麼都不用管。」

 

「那交易的期限呢?」

 

「直到我不再需要妳為止…妳做得到嗎?」

 

那時的裴秀智勾唇一笑,她的笑容非常純真可人,在鄭秀妍眼裡看來這無疑是一張最為純真的容顏,那時她與她訂下約定,兩人秘密的交易在那年冬夜,達成協議。

 

「我願意。」

 

她與她的緣分走到盡頭

 

她與她的情份止於交易

 

她與她的眷戀留在過往

 

她與她選擇了不同的道路

 

撕裂心扉的痛苦讓她知道

 

這場誘人魅惑的交易,始終隔著一道心牆

 

那人不留半分情份,轉身離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噢噢!!!!
    真是美好的重逢 (?
    秀智感覺是後患啊.....
    拜託你乖乖滾蛋不要搞事啊
  • 一言不合就撲倒XD
    本部偏向內心糾結戲碼居多
    往後阿~(嚴肅)

    夜寶 於 2017/01/20 23:50 回覆

  • 白白
  • 「我叫妳走...妳怎麼真的走了... 」
    看到這一句 心突然揪了一下...
    嗚嗚 小秀晶別哭TT

    怎麼最近都是姐姐攻XD
    我晶爺跑去哪了!
    其實秀智可以跟敏英姐在一起的(?

    拍謝~好久沒來留言了XD
  • 晶攻嗎XD
    我以往好像都是偏晶攻吧?!(腹黑笑)
    那段我也很喜歡~
    有言道:要虐人心 必虐自身!!!嗚嗚嗚~~

    夜寶 於 2017/01/21 12:58 回覆

  • Vera
  • 原來是妍攻,有點不習慣www

    是說聽到腳步聲都遠去了才轉頭叫人家站住,
    因為秀妍出現,所以腦袋當機嗎XD

    這篇撲倒的突如其來~~~ww

    秀智的交易還是讓人覺得有股淡淡的哀傷(嘆
    被摟進敏英懷裡僵了一下,這兩人發展一下可以很可以啊(不要亂下決定#
  • 姊姊攻起來可是很....(>///<)

    小秀晶糾結嘛~想要又不敢說XD
    新年就要吃肉肉阿~~~(什麼鬼)

    秀智在本篇屬於癡情女子~~最後會交代她的結局噠~(燦笑)

    夜寶 於 2017/01/24 14:1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