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878.JPG

04 因與果

 

工作日,鄭秀晶在茶水間裡沉思著,手上的馬克杯擺在飲水機前遲遲不按下熱水,她的腦袋一片混亂,她始終想不出來要給自己什麼藉口。

 

那一晚之後,鄭秀妍沒有再出現於她的公寓附近,鄭秀晶一開始覺得可能鄭秀妍也覺得尷尬?

 

但是日子漸漸過去,一個月過去了…鄭秀妍始終沒有出現在她的生命裡,即使在這種有她存在的大樓裡,鄭秀晶依舊看不到鄭秀妍的影子,彷彿那晚的景象似是一場夢境。

 

當夢醒了,一切又回歸到最初始的狀態,鄭秀晶依舊是個小助理,而鄭秀妍依舊是他人的妻子。

 

「秀晶,妳怎麼站在這裡?不會用飲水機嗎?」

 

走進來茶水間的同事好奇地看著她,鄭秀晶回過神,她尷尬地搖著頭,轉身從一旁的櫃子裡拿出咖啡罐。

 

「對了,妳知道一件事嗎?」

 

同事八卦的往鄭秀晶的位置靠得更近一些,她無奈的往旁邊挪了一步。

 

「什麼事啊?」

 

「那個裴特助被老闆辭退啦!」同事驚訝地說著,鄭秀晶疑惑的看著她。

 

哪個裴特助啊?我認識她嗎?

 

同事一見她什麼事都不懂的樣子,便自顧自地拿出手機,打開APP程式,遞給鄭秀晶看著手機上的畫面。

 

鄭秀晶接過一看,是鄭秀妍摟著裴秀智的腰,兩個人有說有笑地站在一家五星級飯店門口,裴秀智親暱的勾著鄭秀妍的脖子,兩個人曖昧的距離像極了一般的情侶,而那人卻是眷戀地凝視著懷中人。

 

「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鄭秀晶的手不自覺地顫抖著,她迅速的將手機還給同事,腳步頻頻往後退,直到身子抵到牆壁才停了下來。

 

「半年前吧?我們單位有個人剛好去美國出差,想說跟男朋友去晃晃,殊不知拍到老闆有這種癖好……」同事再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還左顧右盼的看了一下茶水間的門口。

 

「半年前…這麼說…」鄭秀晶的瞳孔開始失焦,她的腦海裡浮現了一句話。

 

「秀晶…我好想妳…」

 

那晚的眷戀深情,那晚的柔情蜜意,僅僅都是因為慾望在作祟嘛……

 

說什麼想我…其實妳早就有了其他人!

 

妳都已經結婚了…為什麼還要回來…

 

既然回來了…那又為什麼要跟我說那些話…為什麼我總是猜不到妳的心思…

 

鄭秀妍…妳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人?我是任由妳隨意勾上的女人嘛!

 

「哎呀…秀晶妳怎麼了?妳怎麼哭了啊?」同事一臉焦急地拿著衛生紙幫鄭秀晶擦眼淚。

 

鄭秀晶失神的看著前方,眼前模糊不清的東西,究竟是她看不清的情愛?還是一場為了慾望而發生的交易…

 

「謝謝妳…我先回去了…」鄭秀晶頹然的苦笑著,沉重的步伐將她推入一個絕境。

 

在她的世界裡曾經有過的美好…卻在一瞬間讓她徹底心碎…

 

茫然之間,鄭秀晶走到一間辦公室門前,她抬頭看著門上擺著的牌子,『總經理室』。

 

妳會在裡面嗎?我進去了要說什麼…不,不該說什麼…

 

我不該對妳抱著期望是不是…我是不是離開妳會讓自己好過一點?

 

我是不是不該出現在妳的生命裡…我是不是不該…不該愛上妳…

 

鄭秀晶無聲的淚水落在襯衫的袖口上,她撫著門牌上刻著的金色字體,每一遍都帶著一絲眷戀,她的心好疼…近乎撕裂的痛苦…讓鄭秀晶身心疲憊,腳步虛浮的往後退了一步。

 

突然,辦公室的門由內往外的打開了,走出來的鄭秀妍臉色一愣,她看著鄭秀晶緊握著拳,臉上滿是淚水,鄭秀晶絕望的眼神,讓鄭秀妍感到無比心疼。

 

「怎麼哭了?」

 

鄭秀妍伸手想將鄭秀晶帶到辦公室,但是她卻不斷的往後退,臉上露出一絲驚慌。

 

「對不起…對不起…」

 

鄭秀晶轉身想逃離,鄭秀妍一瞬間抓住了她的手腕,鄭秀晶百般掙扎。

 

「妳放開!」

 

「秀晶…妳到底怎麼了?」

 

「不…妳認錯人了…我不是鄭秀晶!」

 

鄭秀妍走向前,柔聲的在鄭秀晶耳邊說著。

 

「妳是鄭秀晶…是我的秀晶…」

 

『啪』一聲響亮的巴掌聲在走廊響起,鄭秀晶詫異地看著自己紅腫的右手,抬頭看著站在眼前的鄭秀妍,她的臉頰印著一張火紅的掌印,那是鄭秀妍卻不生氣,反而溫柔的撫著她的頭。

 

「妳打也打了,可以告訴我是誰欺負妳嗎?」

 

鄭秀妍無奈的勾起一抹淺笑,鄭秀晶的眼眶泛起一絲水氣,淚水頻頻落下,鄭秀妍溫柔的拂去她的淚水。

 

「妳…妳為什麼要這樣?我到底哪裡得罪妳了…妳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鄭秀晶激動的一把撥開鄭秀妍的手,但是鄭秀妍卻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腕,怎麼推都推不開。

 

這時,鄭秀妍用力的將鄭秀晶整個人緊緊抱在懷裡,任由她不斷的捶打自己,鄭秀晶的眼淚沾濕了她的襯衫,走廊上不斷地傳出哭聲,鄭秀妍嘆了一口氣,心裡滿是心疼。

 

過了許久,鄭秀晶像是沒了力氣,頹然的倒在鄭秀妍的懷裡,她的手緊緊地抓著鄭秀妍的衣袖口。

 

「妳都不疼嗎…妳真以為自己是鐵做的是不是?」鄭秀晶嘆了一口氣,她低著頭,看著自己微微腫脹的手心。

「呵呵…面對妳怎麼會是鐵做的?我捨不得。」鄭秀妍輕輕的吻著鄭秀晶的臉,眷戀的撫著她的臉。

 

鄭秀晶抬頭望著鄭秀妍的側臉,這般溫柔的眼神不像是裝出來的,但是她的心還是在疼…她到底該相信什麼?眼前的深情是不是只是一場錯覺…

 

鄭秀妍牽著鄭秀晶回到辦公室,她倒了一杯溫水遞給鄭秀晶,她默默地接過後,雙眼不斷地觀察著整間辦公室,鄭秀妍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她旁邊,微微一笑。

 

「怎麼了?一來我辦公室就哭,誰欺負妳了?」鄭秀妍皺起眉,嚴肅得看著鄭秀晶。

 

還敢問我是誰?就是妳這個薄情的人!

 

她瞪了鄭秀妍一眼,鄭秀妍一臉茫然的歪著頭,這種賣萌舉動讓鄭秀晶看了真是好氣又好笑。

 

鄭秀晶重重的放下杯子,她站起身溫怒的指著鄭秀妍的鼻子罵。

 

「妳!就是妳!」

 

「我?我做錯了什麼?我們上次還……」鄭秀妍的話都還沒說完,鄭秀晶紅著臉緊緊地摀住她的嘴。

 

這都什麼世道!調戲人的還有理了?

 

這時,鄭秀妍牽著鄭秀晶的手,一把將她拉到自己身前,鄭秀妍無辜的抬頭看著她,鄭秀晶一時覺得無法言語,為什麼這人的臉皮這麼厚!

 

「怎麼了嘛~妳倒是說啊~」鄭秀妍搖晃著手,鄭秀晶紅著臉,牙狠狠的瞪著她。

 

「不說!妳這人怎麼就沒腦子!」鄭秀晶溫怒的用雙手捏著鄭秀妍的臉頰,用力的揉了幾遍,等到鄭秀妍的臉整個都變成紅通通的,鄭秀晶笑了出來。

 

鄭秀妍無奈地雙手一攤,眉心都皺成了一個小山丘,鄭秀晶怎麼都沒玩夠啊…

 

「妳…我…」鄭秀妍說話有點困難,鄭秀晶才鬆開手,好笑的看著她。

 

鄭秀妍見狀,有機可乘!

 

雙手用力一拉,鄭秀晶『啊』了一聲,整個人跌在鄭秀妍的大腿上,鄭秀妍彎起雙眼,勾唇一笑,雙手將鄭秀晶整個人抱的嚴實。

 

「妳…妳放開!」

 

「不放。」

 

「妳…妳耍什麼流氓!給我放開!」

 

「我只對妳一個人耍流氓。」

 

這是什麼道理?鄭秀妍這個人吃錯藥了啊?

 

鄭秀晶紅著臉不斷地扭動身體,鄭秀妍的手隨著擺動的弧度越縮越緊,兩個人的臉越靠越近,鄭秀晶覺得自己的後頸感覺到一絲溫熱的氣息,她的身子一僵,再也不敢亂動了。

 

「怎麼?不掙扎了?」鄭秀妍在她後方笑著說,鄭秀晶的耳根子都紅了起來。

「妳…妳到底想怎樣!」鄭秀晶咬著下唇,她想問但是卻又不敢問。

 

這個問題她到底該怎麼去問鄭秀妍?她拿什麼身分去問?抑或是…鄭秀妍的回答她真的能相信嗎?

 

從背後傳來一聲嘆息,鄭秀妍的頭抵著鄭秀晶的背,後方傳來一陣低沉沙啞的聲音。

 

「秀智的事我已經處理好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妳要怪就怪我吧…」鄭秀妍環著的雙手無力的鬆開,鄭秀晶回頭看了她一眼。

 

鄭秀晶垂下眼簾,失落的神情一閃即逝。

 

「她看起來很愛妳,妳為什麼不繼續跟她在一起呢?」

 

「愛?我對於她沒有那種情份…我只是很想妳…剛與妳分開的時候我很痛苦,我以為自己是不是快死了…每天行屍走肉的接受我爸爸安排的業務,面對那些…令我作惡的商人,直到我遇見秀智,這三年以來我對她實在感到很抱歉。」

 

鄭秀妍嘆著氣,愧疚地看著鄭秀晶。

 

聽到這裡,鄭秀晶詫異地站起身,她不可置信的看著鄭秀妍。

 

「妳們就維持這種關係長達三年?妳說想我…可為什麼不直接來找我?為什麼她可以陪在妳身邊…而我就只能一個人被丟在遠方!」

 

「我爸爸的個性妳是知道的…他不同意我們的關係,甚至讓我結婚都是他的主意…他威脅我,如果不按照他說的話去做…他就會讓我永遠無法見到妳!」

 

鄭秀妍說的話讓鄭秀晶的心一顫,在她眼裡認知的董事長是位慈祥的父親,當年她們倆在一起的時候,鄭秀妍曾經介紹過她與鄭父認識,鄭秀晶還記得那時候鄭父告訴她…

 

「秀晶啊,我家秀妍的脾氣就是任性了點!妳可要辛苦些了。」鄭父微笑地拉著鄭秀晶的手,慈祥的微笑讓她的心一陣溫暖。

「爸~我哪有啊!」鄭秀妍尷尬地勾著父親的手,撒嬌的說著。

「放心吧!伯父,我會好好照顧秀妍的。」鄭秀晶微笑著說,鄭秀妍則是臉一紅,嬌氣的跑到房裡躲著。

 

當年的回憶深深地烙印在鄭秀晶的腦海裡,她以為鄭秀妍突如其來的轉變是因為兩人的關係摩擦,一段愛情最終只能成為過往,成為現實的踏板。

 

她一直認為鄭秀妍是愛上了結婚的對象,卻不知道…背地裡還有這麼一件事。

 

「那後來呢?董事長讓妳結婚的目的是什麼?」鄭秀晶愣愣地說,鄭秀妍的眼神飄忽不定,在鄭秀晶強勢的目光之下,她緩緩地說出真相。

 

「我們跟金氏如果成為合作對象的話,對公司來說是件好事,而且那時候我爸爸有意將我嫁給金氏的接班人,他對於我們之間的事情就當作是一場遊戲罷了!他認為我只要結婚了,就會接受自己還是個正常人。」

 

正常人?難道跟同性在一起就不正常嘛…當初那些溫暖的親情,擺在商業利益面前竟變得如此不值!

 

「妳丈夫…他知道這件事嗎?」鄭秀晶走到鄭秀妍身邊,握住了她的手,心裡滿是歉意。

「在中知道這是一場商業利益關係,而且他自己本身也是他父親手下的旗子,所以這種婚姻關係對他來說…也是種無奈。」鄭秀妍苦笑地說。

 

這話說得好像兩邊都有情人似的?

 

「難道…他也有情人?不能公開那種?」鄭秀晶好奇的探聽口風,鄭秀妍好笑的戳了一下她的額頭。

 

「妳還記得我們以前有個小助理嗎?常常弄錯文件那個。」

 

「有印象,好像叫…叫宋什麼的?」

 

「她叫宋茜,我不是有一段時間常常去金氏開會嗎?那時候金在中跟我面談時就注意到她了,本來還想跟她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殊不知被他父親推入這樁聯姻的棋局,害他現在只能跟宋茜當地下情人。」

 

鄭秀妍搖搖頭,兩方的父親都不是好對付的老狐狸。

 

鄭秀晶驚訝的張大嘴巴,她不知道這段看似恩愛幸福的白馬王子與美麗公主的羅曼史,竟然在背地裡有這些黑幕啊!

 

「那妳跟秀智的關係…他們都知道嗎?我是說包括妳父親…」鄭秀晶暗自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她怎麼這麼愛吃醋…

 

鄭秀妍笑了一下,她拿起桌上的杯子,一口氣將杯裡的水喝完,鄭秀晶疑惑的看著她。

 

「知道,我身邊的人都知道,我父親認為我已經結婚了,私底下愛跟誰搞關係他都不管,唯獨見妳這回事他非要管。」

 

我到底招誰惹誰了啊……

 

鄭秀晶尷尬的嘴角抽蓄了一下,鄭秀妍走到鄭秀晶面前,靜靜地倚在她的懷裡,又嘆了一口氣。

 

「這幾年辛苦妳了,我一直都不知道這些事…」

 

鄭秀晶皺起眉,她恨不得那時候陪在鄭秀妍旁邊,替她分擔那些痛苦。

 

「我現在追回妳…應該不算太晚吧?」鄭秀妍在她懷裡笑著說,手指纏繞著兩人的長髮,眷戀地看著交纏的髮絲。

 

鄭秀晶的臉一紅,她下意識地拉開兩個人的距離。

 

「誰說要讓妳追啦!我還沒原諒妳呢…」鄭秀晶逞強的說著,眼神飄忽不定,面色窘迫。

 

這時,鄭秀妍一步步接近鄭秀晶,將她逼到辦公桌前,鄭秀妍的雙手撐在鄭秀晶的兩側,將她整個人圈在自己的範圍內,唇角勾出一絲魅惑的笑意。

 

「哦?那麼我們之間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如何?」鄭秀妍輕飄飄的語氣讓鄭秀晶瞪了她一眼。

 

「我就知道妳是個不負責任的壞東西!」

 

「哦?我哪裡壞了?」鄭秀妍挑起鄭秀晶的下巴,指尖描繪著她的唇形。

 

「妳…妳無賴!」

 

「嗯。」鄭秀妍彎下身。

 

「別…別對我上下其手!」

 

「嗯。」鄭秀妍吻著鄭秀晶的臉

 

「妳…唔…」

 

仁川機場,女人拉著一個純黑色的行李箱,走出海關,站在機場大門前。

 

不久後,一輛黑色轎車停在女人面前,從車裡頭走出一個人,朴善伶開心的幫女人拉過一旁的行李箱,女人的臉色冰冷,似是一場嚴寒冬雪,朴善伶下意識的顫了一下。

 

「姊…妳還在生我的氣啊?」朴善伶怯怯地盯著朴孝敏看,那人冷冷地掃了她一眼,朴善伶嚇的把頭縮回大衣底下。

 

朴孝敏無視她的膽怯,自顧自地拉開另一邊的車門坐了進去,朴善伶鬆了一口氣,她趕緊坐進車子裡頭,車內一片安靜,僅有朴孝敏翻動雜誌的聲響,朴善伶則是睜大雙眼無辜地盯著她看。

 

「把她接回來。」朴孝敏冷冷的說,朴善伶一時懵了。

 

「啊?誰啊?」

 

朴孝敏抬頭,冷眸看了她一眼,朴善伶嚥了嚥口水。

 

好冷啊…冷死我啦!別這樣看我啊!

 

「我只說一遍。」朴孝敏闔上雜誌,車子已經開到朴氏大樓前,她拉開車門,走了出去。

 

朴善伶愣了一下,突然她的腦袋打了個機靈!

 

不是吧!妳們倆御姊就這麼喜歡鄭秀晶嘛!

 

朴善伶抱著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她拿出手機撥了鄭秀晶的電話……

 

再多的心結,只要願意解開層層複雜的線頭,便能看清楚這一切的因果

 

兩人之間的情愛,需要更多時間去證明這一切是否都能成真

 

包覆愛情的糖衣,看似夢幻卻也真實

 

一遍遍融化彼此的心,享受愛情帶來的甜蜜

 

同時,棋局輾轉反覆,手持利劍的那人

 

伺機而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咦~秀妍這一個月都沒去找秀晶是在幹嘛啊
    秀智的事這麼簡單就講清楚啦,真是好事一件!
    沒有我以為的ˋ大虐真是太好了.
    接下來呢?可以好好在一起了嗎?
  • 新年平淡就好~

    夜寶 於 2017/01/23 23:44 回覆

  • Vera
  • 秀妍真是有夠霸道的w
    居然說之間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XDD
    不過秀晶那句「我就知到妳是個不負責任的壞東西」
    當初不是還下定決心要到秀妍公司怎樣嗎?出息呢出息呢wwwww

    原來孝敏也喜歡小水晶(?)我們小水晶好搶手喔~
    秀妍的三年有秀智在身邊,該不會秀晶的三年也……(???

    今天本來要一次留兩篇留言,結果留完第一篇就繼續工作,
    剛剛真的案子弄得很煩,又回來看看文解悶###
    等等又要繼續奮鬥了T^T
  • 我沒出息QAQ 嚶嚶嚶嚶嚶~~(大哭)
    很快地要收尾啦~

    今年的新春禮物總算不黑了XDDDD

    onni~~上班加油啊!!!!
    甜文有益身心健康,小女子寫的老牙疼。

    夜寶 於 2017/01/25 21:1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