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577.JPG

IMG_3591.JPG

06  The END

 

終於到了要公開投標的這天,她們一行人在原雇主的公司內部進行投標,待秘書將她們領到會議室時,鄭秀晶抱著一疊商業資料坐在鄭秀妍旁邊的座位,朴敏英則是坐在她的左手邊,臉色平淡,甚至還有閒心再發訊息!。

 

鄭秀晶緊張地不斷四處亂看,眼珠子不自覺地瞄著對面那三張還未入坐的椅子。

 

她心裡一陣哆嗦,一想到要跟朴善伶已對立的身分去競標,她就有種說不出來的鬱悶感,沒多久後,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領頭的是朴孝敏,她面色幽冷得看了一眼坐在會議桌左手邊的鄭秀妍。

 

鄭秀妍沒有看她,只是自顧自地在翻閱手上的商業雜誌,絲毫不把朴孝敏放在眼裡,但是朴孝敏卻也不動怒,冷哼一聲,拉開鄭秀妍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抬眸朝著鄭秀晶的方向看了過去,嘴角勾出一絲溫和笑意。

 

隨後朴善伶畏畏縮縮的坐在鄭秀晶對面,另一個跟進來的是朴孝敏的秘書,戴著眼鏡,一臉嚴肅的專業,讓鄭秀晶無奈地朝著朴善伶尷尬一笑,朴善伶欲哭無淚的哀怨神情鄭秀晶全看在眼裡,兩人同時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鄭秀妍闔上雜誌,感覺到對面的眼神是在看著鄭秀晶,她面無表情的握了一下鄭秀晶放在桌面上的手,鄭秀晶紅著臉詫異地瞪了她一眼,鄭秀妍的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笑意,同時眼角餘光冷冷的覷著朴孝敏。

 

朴孝敏收回目光,面色清冷的看著鄭秀妍說。

 

「好久不見,鄭總。」

 

「哦?我們上個月不是在紐約見過一次嗎?」鄭秀妍冷冷地笑著,鄭秀晶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原來她失蹤了一個月是回美國去了嗎。

 

朴孝敏的眼神露出一絲饒有趣味的笑意,她朝著鄭秀妍微微一笑,朴善伶在一旁瑟瑟發抖。

 

「伯父身體可還好?」朴孝敏目光帶著一絲威嚇,鄭秀妍平淡的看著她,眼神勾著一絲犀利。

「很好,謝謝朴董關懷。」鄭秀妍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鄭秀晶感受到一絲寒氣。

 

她用眼神示意一下朴善伶,只見朴善伶無奈一笑,兩個人瑟瑟發抖。

 

這時,會議室的門再次被打開,走進來的是這次地標案的原雇主,雇主是個身形挺拔的商場中年男子,她們一行人紛紛站起身向雇主點頭表達禮儀,雇主客氣地請她們入座,接下來一場商業戰爭正式展開。

 

「首先,我想聽鄭氏的報告,畢竟這塊地皮是鄭總提高了金額,我想聽一下這塊地皮的主要營利,及鄭總的經營理念。」雇主看了一眼手上的企畫書,面帶微笑的看著鄭秀妍。

「沒問題。」鄭秀妍站起身,走到台前時接過朴敏英地過去的企畫書。

 

雇主的秘書按了一下牆上的按鈕,會議室的窗簾緩緩拉上,一室的黑暗僅有投影布幕上的燈光,鄭秀妍站在台前,面色清冷卻帶著一絲嚴謹,她的眼睛掃了一遍在場的所有人,鄭秀晶第一次發現鄭秀妍身為領導者的威嚴,下意識的心跳快了許多。

 

「我方認為這塊地皮適合商業建築一案,未來鄭氏有望可接下近期規畫的商場大樓,主要獲利率及紅利分配…」

 

鄭秀妍在台上侃侃而談,鄭秀晶在台下聽得有些癡迷,她現在知道為什麼鄭秀妍可以在三年內領導鄭氏走向更進一步,每一步的計畫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報告寫得分常詳細,鄭氏確實以投資為主,建築那方的事項鄭秀妍也說明未來跟其他在韓國主要以建築為主企業共同打造這棟商場大樓。

 

這份企劃書鄭秀晶是見過的,鄭秀妍果然沒有騙她,但是她卻將這份企劃書的複本給朴善伶,鄭秀晶的心一陣愧疚,表情複雜的看著台上的鄭秀妍。

 

如果這場競標輸的話…鄭秀妍會不會怪她…

 

「很好,鄭氏的想法我已經知道了,接下來…朴董。」雇主微笑地看向朴孝敏,朴孝敏的臉色卻泛出一絲慘澹的白,鄭秀晶疑惑的看著她。

 

朴孝敏抬頭,眼神困惑的看著鄭秀妍,而那人卻是一臉平靜的銜著一抹微笑,禮貌地朝她點了頭。

 

「朴董?您沒事吧?」雇主擔憂地看著朴孝敏,她搖搖頭,站起身一步步走到台前。

 

朴孝敏的臉色依舊不好,鄭秀晶一時不懂怎麼回事,她轉頭看了一眼朴善伶,但是對方的臉色也是帶著一絲驚恐,朴善伶詫異的看著鄭秀妍。

 

這是怎麼回事?

 

「首先,朴氏向來都是以建築為商,預計在明年接下高級住家大樓的案子,首要獲利率在於…」

 

朴孝敏的報告是一貫的手法,朴氏打算將這塊地皮發展成高級住家大樓,位在高雅的住家地段自然可以讓許多有錢人紛紛投資,房子的室內設計業是出名的好,甚至未來幾年房地產一旦獲利,朴氏的股份就會源源不絕的飆漲。

 

不過鄭秀晶從朴孝敏的眉眼中看出一絲不自然,像是這一切的局已經定了,為什麼?

 

根據鄭秀晶對朴氏的了解,朴氏未來三年的營運計畫在這件案子上是可以獲利更多的,但是朴孝敏的臉色卻讓她覺得這場競摽案背後黑幕重重,她悄悄看了一眼鄭秀妍的臉色,一如往常的清冷,表情沒有太大變化。

 

等到朴孝敏報告完之後,雇主抬手讓祕書走了過來,兩人低頭說了一些話。

 

「兩方的建議都非常好,接下來還請兩位稍待片刻,我與股東們商議一下。」雇主站起身,在後方的秘書趕緊幫他開門,兩人走出會議室。

 

鄭秀晶看了一眼朴孝敏,發現她的眼神異常的震怒,朴孝敏死死的瞪著鄭秀妍看,但是鄭秀妍卻也不看她,還轉頭朝著鄭秀晶微微一笑,這一笑讓鄭秀晶整個人又打了一陣哆嗦。

 

「秀妍…妳跟朴董有仇?」鄭秀晶小聲地問著。

「有人以為我會爭,但是我不爭,人家生氣了。」鄭秀妍幽幽的說,輕撫著鄭秀晶的臉頰,眼神溫柔地凝視著她。

 

什麼意思啊?難道…朴孝敏以為這場競標案鄭秀妍會說出另一套說法?

 

半小時候,雇主重新回到會議室,鄭秀妍與朴孝敏兩個人一起看著他,雇主先是一笑,然後朝著朴孝敏伸出手,朴孝敏一愣,緩緩伸出手,雇主禮貌地握了一下。

 

「朴董,恭喜您,我們股東決定採用您的企畫書。」雇主笑著說,朴孝敏的臉色一愣,詫異地看著站在一旁的鄭秀妍。

 

鄭秀妍只是禮貌地朝她點頭致意,接著她們一行人走了過去,鄭秀妍銜著一絲淺笑,禮貌地跟雇主道喜,轉身看了朴孝敏一眼,朝她伸出手。

 

「恭喜妳。」鄭秀妍平淡的說著,朴孝敏的眼神卻溫怒的瞪著她。

 

朴孝敏沒有表示禮儀,鄭秀妍冷哼一聲,放下手,牽著鄭秀晶轉身離開。

 

這場商業競標鄭氏輸了,但是鄭秀妍的臉色太過平淡,彷彿這是一場與她無關的競爭,鄭秀晶覺得好奇怪,在車上時,她很想開口詢問,但是卻看見鄭秀妍靜靜地閉著眼睛,身體歪向一旁,倚著車窗睡著了。

 

最近鄭秀妍好像很累?每次回到家之後,鄭秀妍總是在書房一個人辦公到深夜,好幾次鄭秀晶都好奇地想探頭看一看書房裡的秘密,但是…又被鄭秀妍給請了出去,然後她們就…咳咳!鄭秀晶阿鄭秀晶,妳在亂想些什麼呢!

 

鄭秀晶的臉一紅,慌張地抬起頭,正好對上一雙從後視鏡探究過來的眼神,朴敏英眉眼微彎,朝她笑了笑。

 

「敏英姊,最近妳們在忙什麼啊?」

 

鄭秀晶尷尬地笑了笑,朴敏英轉身看著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看到鄭秀晶的茫然,朴敏英的嘴角漾出一抹溫暖的笑意。

 

「總有一天妳會知道的,不過我希望妳支持秀妍的決定。」

 

鄭秀妍的決定?

 

突然,她的肩膀多了一股重量,鄭秀晶下意識地摟住鄭秀妍的腰,她低頭一看,鄭秀妍仍然在睡夢中,雙手靜靜地垂在身體的兩側,眉心微微蹙著。

 

「到底在做什麼夢…怎麼老是喜歡皺眉頭。」鄭秀晶輕嘆,指尖撫著鄭秀妍的眉間。

「三年過去,她確實累了…」朴敏英低聲地說,這時,鄭秀晶牽著鄭秀妍的手,小心翼翼地護在手心。

 

我一定不會讓妳有事的…絕對不會。

 

在朴氏大樓,朴孝敏風風火火的走回自己的辦公室,她溫怒的甩上大門,交代任何人不准進來,朴善伶愣在辦公室門前,她自己也沒想到鄭秀妍的計畫。

 

這時,秘書遞給她一份文件,那是地皮得標後的所有權狀,朴善伶無奈地收了下來,吩咐秘書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去打擾朴孝敏,她獨自一人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當天晚上,鄭秀妍告知鄭秀晶今晚她要去處理公事,所以不能回家吃飯,鄭秀晶體諒的讓她出門辦公,鄭秀妍走之前朝她笑了笑,跟著朴敏英的腳步離開別墅。

 

晚上八點,朴敏英跟鄭秀妍兩個人在總經理辦公室,兩人的臉色凝重,桌上擺著非常多的重大資料及文件,鄭秀妍先拿了其中一份,朴敏英向她解釋清楚。

 

「秀妍,這是股份讓渡書…還有妳在金氏旗下的股份,以及所有土地權狀。」朴敏英打開平板,一件件有條斯理的報告著。

 

鄭秀妍點了頭,再拿起另一份,此時她的嘴角勾出一抹淺笑。

 

「這份是離婚協議書,金總已經簽字了,他在妳旗下的股份全都轉回,合約上的內容跟當初結婚時的一樣。」朴敏英抬頭朝著她說著,鄭秀妍打開文件一看,金氏持有的股份不多,但是金在中還是全都還給她,算是給他們倆之間的協議畫下句點。

「在中跟宋茜現在怎麼樣了?」鄭秀妍看了一眼擺在最角落的一張請帖,眼神溫和,鬆了一口氣。

「婚禮正在籌劃中,金總已經跟董事長達成協議,未來鄭氏不管有多大變化,金氏永遠跟鄭氏保持良好商業夥伴關係。」朴敏英推了推眼鏡,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剩下的事情都已經成為定局,就等美國那邊董事會的決定…

 

「堂哥近期回國了嗎?」鄭秀妍拿著平板電腦,看了一下裏頭的文件。

「前天剛回來,所有的事項我都跟他說過了。」朴敏英收起平板電腦,同時摘下眼鏡,拇指揉了揉鼻樑,看起來相當疲憊。

 

她看朴敏英這副疲累的模樣感到一絲歉意,如果不是她執意要這麼做,恐怕朴敏英也會說她瘋了吧?

 

鄭秀妍勾唇一笑,這時,電腦螢幕傳來一封新郵件,她點了進去,一張風景優美的西班牙風景照,照片裡的人笑得很開心,同時她的右手戴了一條手鍊,上面刻的字讓鄭秀妍愣了一下,隨後她坦然地笑了出來。

 

「裴小姐呢…她現在還好嗎?」鄭秀妍抬頭看著朴敏英的臉,發現她的臉逐漸紅了起來,鄭秀妍挑起眉,饒有趣味的盯著她看。

「論文很順利,可能她比較喜歡做研究吧…」朴敏英尷尬地笑了笑。

「這幾年辛苦妳了,我該讓妳好好放個假~」鄭秀妍頗有深意的眼神讓朴敏英的臉徹底紅了,朴敏英哀怨的瞪著她看,兩人相視一笑。

 

幾天後,鄭秀晶走在上班的路上,她經過便利商店時看到一本雜誌,上頭的標題是『鄭氏接班人轉讓,皇太女退位』。

 

什麼!鄭秀晶迅速地走進便利商店,她緊張的拿著這本雜誌翻開來看,裏頭寫的是鄭氏總經理經營不善,遭受董事會罷免職務,下個月鄭氏企業接班人為大股東的長子鄭允浩。

 

「這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有這種事…」鄭秀晶抓著雜誌,頭也不回地奔向鄭氏大樓。

 

才剛到樓下,她就看見幾個穿著西裝的老人從旋轉玻璃門走了出來,各個臉色紅潤,像是得到許多賞賜一般,鄭秀妍站在最後方,面色平淡的恭送這群老人離開。

 

鄭秀晶愣在原地,鄭秀妍的表情平淡的讓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同時她的腦海裡浮出許多想法,難道說…那場地標案失敗了…鄭秀妍就被罷免職務了嗎?

 

同時她也想起,這幾天鄭秀妍的辦公室裡多出一些不曾看過的文件,比較多的東西都是股份讓渡書,鄭秀晶起初以為這是鄭秀妍去收購其他企業的股份,卻不知…那些擺在眼前的讓渡書,全都是鄭秀妍在鄭氏旗下的股份。

 

一陣寒意從腳底竄上心頭,鄭秀晶的視線一片模糊,她愣在原地看著鄭秀妍清冷的側臉,眼前的人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告訴她任何事…從什麼時候開始連最重要的事情都不跟她商議…

 

直到她發現鄭秀妍看著她的時候,她趕緊擦掉臉上的淚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靜靜的看著鄭秀妍。

 

「怎麼站在這裡?」鄭秀妍疑惑的看著她,瞄了一眼她手上的雜誌。

「妳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鄭秀晶顫抖的說,同時她聽見一聲輕嘆。

 

鄭秀妍伸手攬著鄭秀晶的腰,她的頭埋在鄭秀晶的肩窩,四周彷彿安靜了下來,只有她們倆平緩的呼吸聲。

 

「我失業了…妳還要我嗎?」鄭秀妍的語氣多了一絲笑意,鄭秀晶卻緊緊的抱著她。

「要!不管妳以後變成什麼樣,我都要妳!」鄭秀晶心疼地抱著她,懷裡的人卻發出一聲笑聲,鄭秀晶疑惑地低頭一看。

 

鄭秀妍從她懷裡抬起頭,眼神帶著一絲水波,光暈落在她的瞳仁裡,像是初冬最美的景色,鄭秀晶撫了撫鄭秀妍的眼眉,她低頭淺淺一吻。

 

當天晚上,鄭秀晶威逼利誘的讓鄭秀妍吐出實情,鄭秀妍無奈之下才緩緩說出這一切發生的源頭。

 

「所以妳根本不想標下這塊地皮?而且這塊肥羊落在朴氏的手上董事會是接受的?」鄭秀晶詫異地問著,鄭秀妍點了頭。

「那他們幹嘛開除妳啊?妳哪裡做得不好了!鄭氏的股價明明漲了不少…」鄭秀晶鼓著包子臉,憤憤不平的說著。

 

鄭秀妍覺得她好可愛,一把抱住在生悶氣的鄭秀晶。

 

「是我自己要求的,而且…我伯父本來就覺得我獨攬大權太久,我父親又是他的親弟弟,我堂哥本來就比較善於經商,有一次鄭氏差點資金不足,多虧堂哥出手我才可以一下子籌到資金,所以讓我堂哥接手確實比較符合股東們的期望。」

 

鄭秀妍的指尖刮了一下鄭秀晶的鼻子,寵溺的看著她。

 

「妳堂哥鄭允浩?他不是在英國管理分公司嗎?」

 

「被我逼回國啦,估計他現在很想揍我吧~」

 

「等等…妳說鄭氏差點資金不足?妳做了什麼?」鄭秀晶打斷鄭秀妍的調戲,臉色凝重地看著她。

 

鄭秀妍坐挺了身子,面色嚴謹的告訴她。

 

「我在剛上任的時候一場投資失利,損失十幾億美元,董事會很震怒,那時候如果沒有金氏從中幫助我的話…鄭氏很可能就此聲譽不佳,連帶股份都被他人收購。」

 

鄭秀晶愣了一下,她不在的這段時間鄭秀妍到底經歷過什麼…

 

「所以跟金在中結婚算是一步棋,董事會因此沒有罷免我,還讓我勝任美國總公司執行長,直到我發現在韓國分公司有一場地標案,那塊地確實很值錢,股東們也讓我去爭。但是有人在背後把營利系統給遺漏一部份,那時候對手投標人的名字是妳,我就猜想是不是朴氏有人故意要將妳拖下水,所以我就故意把價格提高幾倍,又讓董事會提心吊膽。」

 

朴氏…從她進去上班之後不斷的有人在她背地裡捅婁子,如果不是朴孝敏在背後暗中幫助她,她可能就此無法在這塊領域存活。

 

「系統出了什麼問題?妳怎麼發現的…」鄭秀晶緊張的問,鄭秀妍微微一笑,將她抱在懷裡。

 

「妳還記得朴孝敏投標那天的臉色嗎?」

 

「記得!她的臉色好像是被嚇白了!」

 

「我那一個月消失不在的日子就是去美國處理這件事,我私下調查朴孝敏暗自將系統疏漏一部份的營利,為的就是引我上鉤,如果我再次出現投資不利的事情…董事會想不辦我都難…」鄭秀妍低聲地說,鄭秀晶驚訝地從她懷裡抬起頭。

 

為什麼…朴孝敏不那種人…如果鄭秀妍真的在那天與朴孝敏抗爭,那麼鄭氏的營利就會出現一個漏洞,就算漏洞不大到底還是做了虧本生意,董事會不會讓這種不善經營的人擔任領頭人物。

 

「可是…朴氏的案子我們那天都聽過了,如果說這塊地發展成高級大樓,朴氏也賺不到哪去?」鄭秀晶皺著眉,她暗自想像了一下往後朴氏的發展。

 

「也不能說不賺錢,只是營利不會想像中的好,朴孝敏跟我們某個股東合作,如果我一倒,鄭氏的股份都會回到他們身上,而她這樣做只是想順勢搶走一個東西。」

 

鄭秀妍的眼神頗有深意的看著她,鄭秀晶一愣,該不會…

 

「妳啊,她想要的就是妳。」鄭秀妍捏了捏鄭秀晶的鼻子,眼神哀怨的覷了她一眼。

「我可沒做出對不起妳的事!絕對沒有!」鄭秀晶急忙地搖晃雙手表示清白,鄭秀妍覺得有些好笑,放開手,輕輕的揉了一下她的臉頰。

 

「可能她覺得,妳會因為我的失敗而奔向她的懷抱吧?卻不知道我根本沒打算跟她爭那塊地,我只想要重新追回妳。」

 

聽到這句話鄭秀晶的耳根子紅了起來,鄭秀妍的行為確實很瘋狂,眼前的女人為了她放棄所有權力,只為了可以重新追回她…鄭秀晶覺得有點想哭,眼眶一陣濕潤,感覺到有雙手溫柔的撫著她的臉,鄭秀妍溫柔的注視著她的眼睛,嘴邊銜著的微笑讓她的心一陣溫暖。

 

「妳為什麼要為了我放棄這麼多東西…妳難道不會不捨嗎?」鄭秀晶的淚落在鄭秀妍的手心上,她下意識地雙手環上鄭秀妍的腰,依偎在她懷裡靜靜地哭著。

「如果用這些東西可以換回一個妳,我覺得很划算啊!而且收獲不錯~」鄭秀妍笑著說。

 

一星期後,朴孝敏跟鄭秀妍單獨約在一家包廂式的高級餐廳,兩個人的臉色過於冷冽,在一旁的服務生都感覺到一陣惡寒。

 

「怎麼,妳約我過來就是想要看我笑話的嗎?」朴孝敏溫怒的瞪著鄭秀妍,她不理會這種眼神,自顧自地從公事包拿出一份文件,遞給朴孝敏。

 

朴孝敏接過打開一看,新的一份合作案擺在眼前,上頭寫著鄭氏預計在美國規畫一棟高級商場大樓,建築案合作方擬定為朴氏集團。

 

「什麼意思?你們董事會在耍什麼把戲!上次還差點把我自己給坑了。」朴孝敏憤憤不平的說。

「我已經處裡好這件事,那個股東所有的股份都被我堂哥收走了,而且加上這件案子…朴氏要翻身很容易,我這是給妳一個台階下。」鄭秀妍拿著玻璃杯,一口喝完杯裡的紅酒,眼神平淡的看著朴孝敏。

「妳為什麼要幫我?我知道妳有暗中調查過我,否則那天妳怎麼可能不跟我爭!」朴孝敏警戒的看著她,她微微一笑,放下酒杯。

 

「因為秀晶說…她不想看見她的朋友受委屈。」

 

「妳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鄭秀晶?妳連自己在鄭氏的地位都不要,妳是不是瘋了?」

 

「愛情本來就是不顧一切,而且我不覺得自己的決定有什麼不對,鄭氏沒有我一樣可以營運的很好,但是…我沒有了秀晶,就什麼也不是。」鄭秀妍站起身,一旁的服務員為她穿上大衣。

 

朴孝敏看著鄭秀妍的背影,風姿颯爽的姿態給人一種威嚴,鄭秀妍從來在他人面前都是這副清冷模樣,只有提到心愛的人眼眉才會流露出一絲溫和。

 

即使鄭秀妍什麼話都不說,僅僅是以行動來證明她的決心,就可以讓朴孝敏徹底慘敗,她無法做到像鄭秀妍這般堅決,甚至可以為了愛情捨棄一切光環。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鄭秀晶會沉淪在鄭秀妍的世界,那個人可以捨棄一切榮耀只為了陪在她的身邊,朴孝敏頹然的仰頭一嘆,鄭秀妍轉身看了她一眼,包廂的門開了一道小縫,朴孝敏往門口看了過去,她看見那個人朝著她溫婉的笑著。

 

朴孝敏一愣,隨之坦然一笑,眼神溫柔的凝視著門口,她輕聲地說。

 

「祝妳們幸福。」

 

西班牙的天氣晴朗,裴秀智坐在校園的草皮上,一手握著鉛筆,一手拿著素描本,她眼前的美景都畫在素描本裡頭,陽光溫煦的包覆著她的身體,微風輕輕地吹了幾片落葉散在草地上。

 

在裴秀智面前的石階,有個人一手拿著公事包,另一手拿著平板電腦,緩緩朝著她的方向走了上來,直到那個人的腳步停在裴秀智面前,對方的眼眉夾著一絲笑意,眷戀地看著她。

 

「朴秘書,妳放假了嗎?」裴秀智笑著問,眼神帶著一絲清澈。

「我來找一個人。」朴敏英凝望著裴秀智的雙眼,終於她發現裴秀智的眼神回到以往的清澈,雙眼含笑的看著她。

 

裴秀智站起身,她放下作畫用的工具,走到朴敏英面前,純白的連身裙輕輕地搖曳著,落葉散落在她們倆之間,兩人相視一笑。

 

晚上的普羅旺斯特別冷,鄭秀晶抱著枕頭縮在被窩裡,已經半夜兩點,她伸手摸了一下床的另一邊,溫度冷了下來,看來她的枕邊人又偷跑起來去書房了!

 

鄭秀晶嗔怒的坐起身,她雙手抱著枕頭,一臉哀怨地走到書房門前,她發現書房的門沒有關,同時裡頭傳來一陣陣交談的聲音。

 

「怎麼說宋茜也是我家的人,你給我把婚禮籌備的好一點!你不准欺負她,你敢欺負她,我就叫我堂哥欺負你。」鄭秀妍含笑的握著手機站在落地窗旁說著。

 

「我說大小姐啊…你家哥哥是鄭氏企業裡的鐵面王爺啊!剛上任就把一些害群之馬給掃出去了,我可不想受到波及啊~」

 

「我哥的脾氣比我還硬,看來你們是要受苦啦~」鄭秀妍狼心狗肺的笑了出來,她可以感覺到金在中在電話那端苦命的抗議。

 

「對了,妳們兩個不是在普羅旺斯嗎?剛好給我帶幾瓶好酒啊!我跟妳說…」金在中在電話那端滔滔不絕得要鄭秀妍帶幾瓶上好的紅酒,鄭秀妍覺得無奈,卻也是答應了他。

 

電話結束後,鄭秀妍鬆了一口氣,同時她感覺到背後一陣溫暖,鄭秀妍的身體顫了一下,她無奈的轉過身,果然看見鄭秀晶一臉哀怨的瞧著自己看。

 

「三更半夜不睡覺,跟哪個情夫講電話。」鄭秀晶哀怨地把頭悶在枕頭上,只露出一雙水靈的眼睛。

 

鄭秀妍覺得可愛,伸手拿走鄭秀晶抱著著枕頭丟在一旁,果然鄭秀晶的表情一愣,她往前走了一步,雙手環著鄭秀晶的腰,踮起腳尖輕輕一吻。

 

「情夫要娶妻了,妳乖。」

 

「什麼?真的是情夫!金在中那小子…唔…」多說的話最後全都進了鄭秀妍的嘴裡。

 

酒窖裡有著眾多紅酒,近期葡萄收成,有許多以前鄭秀妍讓人釀造的酒差不多可以裝箱了,她從裡頭挑了幾瓶,拿了幾個木箱讓工人小心翼翼的裝箱,接著她在郵寄的信件裡寫上祝賀語。

 

「秀妍,愛蓮娜說新進的酒已經醒好了,妳要嚐看看嗎?」鄭秀晶在門外說著,鄭秀妍站起身走了出去。

 

映進眼中的是鄭秀晶拿著幾瓶紅酒,站在不遠處的葡萄園附近,旁邊跟著幾個釀酒師,他們在為鄭秀晶解釋這些酒釀造的時間,鄭秀晶認真地聽著講解,眼神專注地的模樣非常迷人,鄭秀妍微微一笑,走了過去。

 

快到鄭秀晶身邊時,愛蓮娜突然拿著一瓶酒站在鄭秀妍面前,遞給她。

 

「老闆,這是您三年前讓我們釀的酒。」愛蓮娜眼神示意著鄭秀妍。

 

她低頭一看,上頭寫著的日期,正好是三年前鄭秀晶離開的那一天,她想起那天讓釀酒師收成最好的葡萄,為鄭秀晶釀了一瓶酒,現在這瓶酒也到了品嘗的時期,鄭秀妍笑著接了過去。

 

「謝謝。」

 

等到她站在鄭秀晶身後時,在一旁的釀酒師紛紛離開,眼前的葡萄園散發出一股清香,秋風吹拂著幾片落葉,有幾片都落在鄭秀晶的四周,但是她卻坐在一旁的木椅上低頭看著筆記,似乎不將那些落葉放在眼裡。

 

「在看什麼?」鄭秀妍輕聲的說,鄭秀晶抬起頭看著她。

「我在學怎麼管理酒莊啊!妳都不告訴我這一大片的葡萄園跟酒莊都是屬於妳的,妳什麼時候買下來的?」鄭秀晶放下筆記本,瞇起雙眼瞪著她。

 

鄭秀妍微微一笑,她坐在鄭秀晶身旁,遞上手中的酒,鄭秀晶疑惑的看了一下酒瓶上面寫下的日期。

 

「十年前,我認識妳的第一天。」

 

「那時候就買啦?那我手上這瓶酒呢?」

 

「我請人釀的,上面是妳離開的日期。」

 

鄭秀晶一愣,她認真地看了一下酒瓶上的日期,真的是三年前她離開的那天,三年後她回來了,跟著鄭秀妍來到異國,兩個人在普羅旺斯的日子很平淡卻很幸福。

 

「所以…我們今天要把這瓶酒喝光嗎?」

 

「當然,我們還要慶祝一件事。」

 

「什麼事啊?」

 

鄭秀妍輕撫著鄭秀晶的頭,指尖順著她的五官輪廓來到嘴唇,鄭秀晶紅著臉,眼神帶著一絲羞澀,鄭秀妍的嘴角勾起一絲淺笑,傾身溫柔的吻著鄭秀晶。

 

「慶祝我把妳追回來,然後…我們用今天的日期在釀一瓶酒吧!」

 

「笨蛋,以後我每天都陪著妳。」

 

「呵呵,一言為定。」

 

她們用十年的歲月經歷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情緣

 

十年後兩人形同陌路,無法交集

 

情緣的紅線不曾將她們分離太久

 

三年時光,她為了追回她,運籌謀劃拚盡全力只為了將她留在身邊

 

三年後,她為了她捨棄一切繁華榮耀,她為她留住了歲月時光

 

情緣的紅線緊緊的繫著彼此的心

 

再也不分離。

 

全文完。

 

 

~敲下全文完這三個字真是百感交集

很久沒寫這麼內心戲居多的故事啦~

在這過程可以看的出來每個人在愛情裡面抱持著什麼態度

秀晶的是執著

姊姊的是決心

秀智的是迷戀

敏英的是憐惜

孝敏的是慾望

每一種都帶著許多不同的成份,當然全都湊在一起的話,人物性格就會很明顯啦~

每個人在心裡都有一種執念,不過我在最後都給了結局,我也想過給善伶一個情緣XD 但是她在文中的個性屬於天真(?!) 離愛情還很遠XD

 

今年的新年禮物終於不黑暗了有木有~~~~(感動哭)

 

希望妳們會喜歡唷~~~

 

祝福各位新年好~年年開心~吃得好睡得好XD無憂無慮~

 

那麼下次見啦~(揮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