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有人說,相愛容易相處難。

 

有人說,相愛需要時間,分手只要一瞬。

 

有人說,承諾可以輕許,但誓言太重。

 

鄭秀妍坐在客廳的角落,她看著已經沒電的手機,玻璃桌散亂一片,像是爭吵過後的痕跡。

 

前女友帶走她身邊的東西,但鄭秀妍絲毫不在乎,她靜靜的看著手機上的吊飾,是個白色的沙漏,那是她們交往一周年的紀念禮物,前女友到埃及旅遊時因為好看買下來的。

 

前女友說過:「我愛妳,時間會證明我的愛有多重,多深刻,我會讓妳幸福一輩子。」

 

鄭秀妍那年二十歲,她笑著擁抱前女友,兩人在梨花大學校門口擁吻著。

 

窗外的雨落在木質的地板上,鄭秀妍感覺到一絲冰涼,她抬起頭看了一眼窗戶,今天又是個下雨天,多少次的爭吵,多少次的淚水,多少次的不捨。

 

鄭秀妍沒有仔細算過這是第幾次的爭吵後那人的離去,她坐起身,伸手將手機握在胸前,她感受到沙漏裡的細沙在流動,一點點地在消磨她最後的意志似的。

 

大門傳來鑰匙的聲音,門把輕輕地轉動著,玄關的燈亮了。

 

「姊?」鄭秀晶一走到客廳,發現家裡的燈都關了,客廳的桌子散亂一片,她嘆了口氣。

 

「又吵架了嗎?」

 

這句話敲進鄭秀妍的心底,她不自覺地緊握自己的雙臂,指尖逐漸泛白,她緊抿著下唇,眼眶中的淚水似洪水般湧出,她嗚咽著。

 

鄭秀晶緩緩的走到她身邊,彎腰輕撫著她的背,靜靜地陪著難過的姊姊。

 

一周後,鄭秀妍坐在辦公室修改最新的新聞報導,這是今晚要上報的最新消息,她的工作是名記者,經常要出外地跑新聞,一個月不回家幾天已經是常態。

 

敲打了幾個字,鄭秀妍疲憊的捏了捏眉心,她嘆了口氣,拿起桌上的馬克杯往茶水間走去。

 

還沒走到茶水間,就聽見裏頭傳來幾聲喧嘩,鄭秀妍皺起眉,但仍好奇的貼著牆查探裡面的情況。

 

「欸,你知道鄭記者已經單身了嗎?」男工作人員笑著說。

「啊?什麼時候的事情啊?他們兩個真的分手啦?」一旁的男工作人員吃驚的說。

「都說同性戀在一起沒好結果,妳看看他們在一起也有十年了吧!他們可是我們學校的兩大系花啊!真可惜了。」

 

男工作人員惋惜的臉色讓鄭秀妍感覺到十分作噁,是的,她確實跟女人在一起,那又怎麼樣?

 

愛情沒有區分性別跟身分地位,她就是喜歡女人又怎麼了,這還用的著他們拿來說嘴嗎?

 

「別的不提,你們看鄭記者的身材多好!顏值高!氣質更好!這才是我們男人心中的女神啊!」這位已婚的中年男同事表情猥瑣的樣子讓鄭秀妍覺得越發的難堪。

 

「哥,要不把她收下來給妳當小的啊?我看她這樣也需要男人吧!」

 

幾個男同事哄堂大笑著,鄭秀妍忍無可忍,正要走過去潑他們幾個冷水時。

 

突然有個身影迅速的從她身邊走了過去,她沒在公司見過那個人,對方是名長髮飄逸的女子,眼神帶著幾分俊美,冷著臉拿著一個黑色的馬克杯,裡頭的水還冒著煙。

 

「呀!好燙!幹什麼啊!」幾個男人的哀號聲在茶水間響起,鄭秀妍一臉疑惑的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們,各個表情痛苦地摸著臉,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發紅的印記。

 

女人高傲的餘光掃過在場的男人們,她提起嗓子,輕咳了幾聲。

 

「我不知道我們報社的素質變得越來越差了,記者不好好報導新聞卻在這裡嚼舌根?看來你們的工作量還不夠多啊?還是說必須要開除一些雜草呢?」

 

女人冷峻的目光讓在場的人們都閉著一口氣,鄭秀妍只是靜靜的看著,並未出聲。

 

這時又有幾名西裝人士匆忙的趕到茶水間,鄭秀妍看見了她的老闆總編輯,彎腰低聲下氣地跟眼前的女人道歉。

 

「朴總,抱歉抱歉,這些都是下屬的玩笑話,他們沒有惡意的!」總編輯是個四十歲的中年男子,他的冷汗直流,不斷的使眼色讓一旁的職員們各個低頭道歉。

「找我道歉?我不是事主,站在那邊的女記者才是。」女人伸手一指,指著鄭秀妍,她頓時背脊發涼,手中的馬克杯差點握不住。

 

總編輯一看是鄭秀妍,立刻讓同事們向她道歉,她擺擺手表示無礙,女人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之後,轉身離開茶水間。

 

這件事情過後鄭秀妍再也沒見過那天為她伸張正義的女人,同時她也得到幾位男同事的尊重,雖然她的工作態度一直良好,本來就沒有跟旁人結怨。

 

她最近的困擾是桌上不斷的出現送禮的花束,不是特別重要的節日,總是有一堆花束跟小禮物,每次鄭秀妍都是冷著臉丟到一旁的垃圾桶,但是隔天又會出現同樣的花束放在她的桌上,這讓鄭秀妍不堪其擾。

 

「鄭記者,這是有人送妳的花束。」工讀生又拿了一大把玫瑰花,視線看不太清楚,連走路都有點困難了。

「這是誰送的?你每天都送花過來不覺得煩嗎?」鄭秀妍厭惡的接過花束,熟稔的丟到一旁的垃圾桶,回頭繼續打字。

「這……」工讀生尷尬的撓著頭,場面格外安靜,鄭秀妍以為工讀生已經走了,抬頭一看卻發現,那張熟悉的側臉。

 

鄭秀妍吃驚地站起身,她的臉一紅,幾天前的高冷女人出現在她的面前,她手上抱著的玫瑰花,看起來非常眼熟……

 

「我送的花不喜歡嗎?」女人冷冷地說,面無表情地看著鄭秀妍桌上的卡片。

 

鄭秀妍發現女人正在看桌上的卡片,她疑惑地打開白色的信封。

 

『我有榮幸認識妳嗎?鄭記者。』清秀的字跡讓人感覺到安心,這是鄭秀妍對這個人的第一印象。

 

「抱歉,我不知道是妳送的花束…」鄭秀妍怯怯地伸出手,但是女人卻後退一步,讓她撲了個空。

「既然不願意接受我的好意,為什麼要收下我的花束?」女人高傲的語氣讓鄭秀妍顫著抖,她尷尬的勾起一抹笑意。

「笑什麼?」女人將花束放在桌上,伸手要將卡片收回,但鄭秀妍搶一步將卡片抓著,不讓女人收走。

 

女人疑惑的看著她,但嘴角輕輕地漾起一絲好看的弧度,眼神柔和地看著鄭秀妍。

 

「朴敏英。」朴敏英伸出手,嘴角淡淡的笑意讓人感覺到一絲溫暖。

 

鄭秀妍看著朴敏英清澈的目光,這是她許久未見的眼神,純真毫無任何心機的感覺,她緩緩伸出手,兩人的手輕輕地握著。

 

「鄭秀妍。」她淡淡地笑著,心底湧出一絲暖意,包覆著自己。

 

 

 

 

未完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