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63eGRdlIiKL  

彼方

 

站在天秤的一端

 

腳底下是黑色不見底的深淵

 

若稍有不慎,便會墜落,眼前的世界仍然是一片黑暗

 

我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腳,怯怯地不敢往前走

 

直到……

 

我聽見了從對面發出的腳步聲

 

我抬頭一看,便看見一道人影朝我的方向走近

 

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正當天秤的一端開始墜落,而我緊張地伸出手想抓住眼前的人影

 

卻發現…

 

原來在墜落的瞬間對方已經抓住了我,而她露出了溫和的笑容低聲地說

 

「別怕,我就在妳身邊。」

 

夜晚的星塵在天空中襯托了幾分閃耀,空蕩蕩的街上只有幾個人在散步著,鄭秀妍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落單的人影顯得有些孤寂。

 

然而,當鄭秀妍左轉進巷口時,她看見在不遠處的家,從窗內透出鵝黃色的光線,證明家裡已經有人回來了。

 

鄭秀妍走到大門前微皺著眉,抬頭看著灰色的鐵門,猶豫著該不該進去。

 

幾分鐘之後,鐵門上的把手慢慢地被轉開,有個人從家裡走了出來。

 

「喔,妳回來啦。」申敏英抬起頭愣了一下,手上的塑膠袋也跟著晃了一下。

「嗯,剛結束社團活動,onni,妳怎麼在這裡?」鄭秀妍這時才放鬆緊皺的眉,微笑地問。

 

申敏英無奈地搖晃了一下手上的塑膠袋,鄭秀妍看了過去。

 

「當然是煮晚餐給妳吃啊!」申敏英一臉無奈地嘆了口氣,嘴角勾出一抹微笑。

 

聽到這回答的鄭秀妍,她瞇起了雙眼笑著說。

 

「啊~原來如此,那麼我要吃泡菜湯、炒年糕、金槍魚炒飯……」

「呀!我可不是幫傭,妳給我過來幫忙!」申敏英一臉嚴肅的說,雙手叉腰看著鄭秀妍。

「今天上課好累啊…妳看看我為了社團才留到這麼晚…我好可憐喔…」鄭秀妍開始耍賴、裝無辜、賣萌,挽著申敏英的手晃呀晃的。

 

遇到這樣的人真的是……

 

申敏英暗自在內心翻了好幾個白眼,之後她還是坳不過鄭秀妍的攻勢,有誰受的了身為首爾高中的校花這一連串的撒嬌攻勢!

 

真想把鄭秀妍這耍無賴的模樣給拍下來,可想而知一定可以賺到不少錢。

 

但是,申敏英內心的哀怨已經被鄭秀妍的撒嬌攻勢給擊敗了,所以她應了對方的要求,妥協了!

 

「給我負責刷碗!」申敏英無奈的看了一眼鄭秀妍後,轉身走回去廚房。

「好~onni,妳最好了!」鄭秀妍在後方歡呼著。

 

鄭秀妍悠哉地走到客廳,當她打開客廳的門時,看到眼前的景象後愣了一下。

 

客廳的木製地板被燈光照著閃亮,而玻璃桌上的報紙跟雜誌也整齊的放在角落,沙發的皮革也用保養劑給擦拭了一遍,散出了一陣陣清香。

 

在客廳的電視也被擦拭得乾淨,彷彿從來沒有以往的混亂一樣,鄭秀妍記得她最後回到這個家的時候,客廳的一切已經殘破不堪。

 

那時的地板散出了深紅色的血跡,玻璃桌上擱著佈滿鮮血的水果刀,連電視上都沾上了許多血跡。

 

回想到那時候的慘狀,鄭秀妍的身體不自覺地顫抖著,她坐在地上雙腳屈膝的抱著自己。

 

「不要…我不要想起來…」鄭秀妍把頭埋在雙腿間,身體止不住地顫抖著,她試著停止回想當時的狀況。

 

一個月前的早晨,鄭秀妍一如往常地要去上學,當她走下樓往客廳走時。聽到了玻璃破碎的聲音,她趕緊跑到客廳查看。

 

一打開客廳的玻璃門,鄭秀妍就看到母親跪坐在電視機前,一臉坦然地看著電視機。左手卻不斷地流著鮮紅色的血,玻璃桌上擺著一把水果刀。

 

當鄭秀妍看到眼前這副景象的時候,她快速地跑到母親身旁,拿著桌上的衛生紙壓住了母親正在流血的左手。

 

「媽,您怎麼了!」鄭秀緊張的壓著母親的左手,但是血不斷地流出,整包衛生紙都沾上了深紅色的液體。

 

血腥味散佈在客廳的空間,鄭秀妍連呼吸都感覺到黏膩的鐵銹味,她低頭緊壓著母親逐漸蒼白的左手。

 

兩個人的身體坐在血泊裡,像是踏入深暗泥沼一樣,雙腳無力的跪坐在地上,久久不見拯救的曙光。

 

在鄭秀妍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時,她聽到了母親的嘆息聲,語氣冷冽的說。

 

「放開我,拿開妳的髒手…」母親冷冽的說,頭也不回地看著前方。

 

聽到這句話的鄭秀妍先是愣了一下,她抬起頭詫異地看著母親的臉色,但是對方卻沒有留給她任何一個親人之間溫和的眼神,只是冷漠的抽回左手,獨自站起身離開。

 

「媽…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要這樣對我…」鄭秀妍抬頭望著母親的背影,眼眶中的淚水緩緩落下。

 

這時,母親停下腳步,轉身一臉冷漠的看著鄭秀妍。

 

「妳沒錯,妳什麼都沒錯…錯的都是我!」

 

鄭秀妍聽不懂此刻的對話,她惶恐的看著母親,但是對方這時卻開始歇斯底里地大笑起來。

 

「呵呵…妳沒做錯啊!錯的是我…不該生下妳的!不該生下只會欺騙我不告訴我事實的孩子!」

 

母親甩手將玻璃桌上的花瓶給揮到地上,碰──

 

晶瑩透亮的花瓶摔成了玻璃碎片,散滿一地。

 

「媽…我真的不知道爸爸他…」鄭秀妍站起身想反駁,但是母親的雙腳已經站在玻璃碎片裡,在玻璃碎片上染著鮮紅,冷冷地瞪著她。

 

「夠了!你們父女倆根本一個樣,妳倒好啊…瞞著我騙了幾年!是妳毀了我的生活,為什麼不告訴我事實…讓我一個人愛了他這麼久,他卻還跟外面的女人做出了這種事!」

 

母親開始放聲哭喊,歇斯底里地抱著頭。

 

「媽,我真的不知道…」鄭秀妍怯怯地往後退,她哭紅著雙眼,已經快認不清眼前面臨崩潰的女人是誰。

 

這時,母親開始往前邁開步伐,她的雙腳開始滲血,一步一步地往鄭秀妍的方向走近。

 

鄭秀妍看著母親的左手仍然流著鮮血,雙腳因為玻璃碎片割傷了腳底板開始留下一步步的血跡。

 

這時兩個人站在彼此面前,母親露出了慘淡的微笑,她伸出雙手攀上了秀妍的脖子。

 

「如果…妳消失的話…我的世界就能快活了,就不會想起這些年…那個男人帶給我的背叛!」母親的雙手掐著鄭秀妍的脖子,開始越握越緊。

 

鄭秀妍的視線開始模糊,開始無法呼吸到氧氣,雙手逐漸麻痺著,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身上的血液像是快消失一樣,心臟開始跳得緩慢,而她的意識開始昏沉,直到眼前一黑才感覺到身體撞到了地板。

 

突然間,鄭秀妍的身體被人輕輕地搖晃了一下,她沉重的雙眼才緩緩地睜開,抬起頭眼神茫然地看著喚醒她的人。

 

「秀妍,妳怎麼坐在地上?」申敏英一臉擔憂地看著鄭秀妍,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額頭。

 

鄭秀妍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坐在地上,垂下頭盯著地板。

 

好幾次在事件發生後,鄭秀妍都會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客廳,她慣性地將自己築起一道牆,讓許多人都無法探測她的心。

 

在那天之後申敏英一直照顧著鄭秀妍,而兩個人像是有默契一樣,不再多談當天發生的事,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靜靜地陪伴著彼此。

 

現在,申敏英瞧見秀妍的情況並不好,所以她也跟著坐在地上,伸手將秀妍抱在懷裡,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

 

「沒事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申敏英溫柔的說,輕撫著鄭秀妍的肩膀。

 

鄭秀妍沒有回答,只是將頭埋入敏英的肩窩,她的眼眶逐漸濡濕,一顆顆透亮的淚珠落在在自己的手心,鄭秀妍隱忍著哭聲不讓人聽出此刻她破碎的心。

 

翌日,鄭秀晶前腳才剛踏出公車站,在她的後方就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然而這個在奔跑的人不忘在經過鄭秀晶旁邊的時候,大力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這手勁大力的程度差點讓鄭秀晶在美麗的早晨時間罵出髒話,但是介於禮儀關係她隱忍了下來,惡狠狠地轉頭瞪了一眼站在後面的人。

 

「小~公~主~」劉逸雲依舊露出燦爛的微笑說。

「我說妳啊!不要沒事就從後面嚇我好不好…」鄭秀晶嗔了一眼劉逸雲,之後她將書包往肩上托了一點。

「哈哈哈~我們家公主有起床氣~好兇喔!」劉逸雲不怕死的大聲說著,連帶地吐著舌頭裝鬼臉。

 

好啊……

 

劉逸雲,妳死定了!

 

鄭秀晶先是黑臉的瞪著她,之後她眼角的餘光發現了一個人,她的嘴角不自覺的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看的劉逸雲心裡直發寒。

 

鄭秀晶撇頭看見申敏英就站在校門口,她朝著對方揮手打著招呼。

 

「敏英學姊,好久不見~我跟妳說一件事。」鄭秀晶說的誠懇,但是站在她旁邊的劉逸雲聽得直冒冷汗。

 

申敏英轉頭就看見了鄭秀晶,她先是露出了微笑之後朝著她們的方向走了過去。

 

眼看著申敏英的步伐離她們越來越近,鄭秀晶的心裏卻是如此的雀躍,她稍稍撇頭看了一眼劉逸雲的情況,下一秒她露出來的微笑又變得更燦爛無比。

 

好啊……

 

我就說劉逸雲妳死定了!

 

「早安,妳們今天早上還要考試嗎?」申敏英微笑地問,眼神停留在鄭秀晶的身上。

「今天上午沒有考試,不過有個人託我帶個話給學姊。」鄭秀晶這時露出最燦類的微笑,在一旁的劉逸雲卻詫異地轉頭看著她。

「嗯?」

 

申敏英疑惑的看著鄭秀晶,當她正要說出口的時候,在正後方又傳來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但是,這一大清早的那個人怎麼總是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內!

 

「鄭~秀~晶~」鄭秀妍的聲音迴盪在秀晶的耳邊,讓她有些站不穩的想說服自己這只是幻覺!

「幻覺、幻覺、幻覺…」鄭秀晶已經開始碎念,逃避現實。

 

沒多久之後在鄭秀晶肩上的書包多了一個,同時自己的背上多了一股重量。

 

劉逸雲往後看了一眼趴在鄭秀晶背上的人是誰,之後她也露出了一抹壞心的微笑,回頭看了鄭秀晶一眼,驕傲地哼了兩聲。

 

「可惡!」鄭秀晶自然看見了劉逸雲驕傲的神色,她無奈地垂下頭,任由在背上的人搖晃著身體。

「鄭秀晶,妳到底有沒有在吃飯啊?妳居然瘦成這樣!」鄭秀妍在後方伸手按著鄭秀晶的纖腰。

 

感覺到鄭秀妍的手在腰上按來按去,傳遞在自己背上的觸感開始越來越強烈,柔軟的程度根本想讓人發昏。一股異樣的情感開始竄流在心間,讓鄭秀晶的臉開始紅了起來。

 

「好瘦啊…果然還要再吃胖一點才行。」鄭秀妍煞有其事的說,一臉正經地看著鄭秀晶的腰。

 

下一秒鄭秀晶臉紅得趕緊拉開作亂的手,快速地將劉逸雲拉走,兩個人逃離了現場。

 

當鄭秀妍還愣在原地時,申敏英已經走到她的旁邊,伸手撫著鄭秀妍的頭,一臉無奈的看著她。

 

「妳啊,就不能少捉弄學妹嗎?」申敏英無奈的勾起一抹淡笑,將鄭秀妍微翹的頭髮撫平。

 

鄭秀妍看著鄭秀晶逃離的背影,看著對方慌張的模樣她下意識地笑了出來。

 

「不覺得這樣的早晨挺有趣的嗎?」鄭秀妍抬頭看了一眼申敏英,臉上依舊是溫柔的微笑。

 

金黃色的光線灑在教學大樓的樓牌,金色的字跡被朝陽照得閃閃發亮,地上的枯葉隨著秋風吹起了一陣漩渦。

 

此刻,鄭秀妍的微笑像是朝陽一樣,暖暖的將人的心包覆在溫柔氛圍裡。

 

申敏英看著眼前的景象,產生了砰然心跳的悸動,這些聲音逐漸的繚繞在耳際。

 

她下意識地伸出手撫著鄭秀妍的臉頰,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確實呢。」申敏英牽著鄭秀妍的手,兩個人一起走進了教學大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life
  • 我實在無法理解
    申敏英究竟跟秀妍
    嗯????
  • 目前還沒現在進行式
    待我慢慢劃分人物關係圖XDDDD

    夜寶 於 2015/07/16 11:18 回覆

  • renate0806
  • 不過這一章好像又更清楚了
  • 線會慢慢地舖出來

    夜寶 於 2015/07/17 11:38 回覆

  • renate0806
  • 補說一句,姐姐在故事裡真是個魅力四射的人哪~
  • 很可愛吧~

    夜寶 於 2015/07/17 11:3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