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aar-jess  

 

站在舞池中央遙望著我的妳

 

妳的身影像是燦爛的光,令人深陷在溫柔的漩渦裡

 

然而身為影子的我……不敢觸碰妳身上璀璨耀眼的光芒

 

我深怕會一步一步的墜落在妳的世界

 

當妳轉過身看到我時,眼神依然是溫柔可人的模樣

 

那瞬間我便跟著那些人一樣,稍稍的墜落了……

 

我的心漸漸地追尋著妳,卻也在傷害著妳

 

有天,當我在妳面前藏了一把刀在背後

 

妳看見了我眼中的謊恐,但是什麼也沒說……

 

只是輕柔地將我擁入懷中,讓我無法招架妳的溫柔。

 

在那一刻起,我輸了……

 

吶……我深愛的妳啊……

 

如果妳知道我是背叛者……

 

妳還會愛著我嗎?

 

鄭父手中拿著一疊名冊,上頭都是秀晶完成任務的名字,家族裡很滿意她的表現,已經剷除了大部分危害鄭家勢力的人。

 

然而當鄭父看著手中的名單最下方,上頭寫著女兒的名字時,他的目光開始變得冰冷,但是嘴角卻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彷彿如他預測的一樣,接下來的變化。

 

「秀妍啊…原諒父親吧…」鄭父的手指按著名單上的一角,低頭閉上雙眼。

 

沒人知道名單上的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在那段時間所有人都消失了,彷彿就像個不存在的人一樣,生活的證據一一地被人剷除。

現在輪到了自家,鄭父轉頭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相框,眼神凝視著兩個女兒微笑的容貌,在他的內心深處仍保有一絲的親情,但是僅限於不危害家族為優先。

 

讓鄭父心裡的夢魘開始迴響,開啟了另一條鮮紅的道路。

 

秋天的時節是最適合戀人一起出遊,秀晶牽著秀妍的手走在街上,今天她的任務都結束了所以可以很自由的出門,當她們走進一間精品店時,從玻璃門的反光看見了家裡的保鑣跟後方,秀晶便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累了嗎?」秀妍轉頭擔心的看著秀晶。

「沒事~姊姊妳慢慢看。」秀晶淡淡地笑著,繼續陪著秀妍逛精品店。

 

在她們逛了不少店家時,保鑣的人數也逐漸增加這讓秀晶開始警戒,難不成這時候還會有人敢突襲她?

 

秀晶回頭看著正在挑衣服的秀妍,她嬌小的背影散發出旁人無法看見的微光,他的一顰一笑都是秀晶最珍惜的一切。

 

如果有人膽敢破壞這樣的和平,秀晶會剷除一切妨礙的人,只會了守護她心中的天使。

 

「秀,晶,這件好看嗎?」秀妍轉身拿起一件純白色的小洋裝,微笑地問著她。

「當然,只要是姊姊穿的都好看。」秀晶走了過去拉著秀妍的手,指腹摩娑著她的手背。

「那我們一起穿吧~」秀妍撒嬌的挽著秀晶的手,走到另一邊去拿同一件衣服。

 

這時候站在精品店的黑衣人開始躁動,附近已經沒了下午時的人潮,秀晶緊緊地抓著秀妍的手,像是察覺到了空氣間有著一絲不尋常的氣氛。

 

「秀晶,妳今天一整天都怪怪的…」秀妍微皺著眉,擔心的看著她。

「我沒事,可能只是想太多了…」秀晶牽強的笑著,兩人相牽的手越握越緊。

 

秀妍這時候悄悄地回頭看,她發現在兩人後方的不遠處開始聚集了許多黑衣人,但是很多陌生的臉孔她不曾看到過,下意識的拉了一下秀晶的手,但是秀晶卻沒有停下腳步反而越走越快。

 

「突襲?那些人我沒看過。」秀妍跟上秀晶的步伐,兩個人在街上像是快走一樣的速度。

「我也不確定,但是那些人的氣息不友善…」秀晶的雙眼開始冰冷,像是即將開閘的猛獸一樣,身上的細胞開始躁動。

 

秀晶眼角的餘光瞄到了街頭巷口右轉處有個暗巷,她趕緊拉著秀妍跑了過去,同時她的耳朵也聽見了在後方急促的腳步聲。

 

「果然目標是我們!」秀晶轉頭看到了一名黑衣人的身影,她緊抿著嘴加快腳步。

「怎麼辦,我們沒有帶武器在身上…」秀妍想轉頭卻被秀晶的手扳了回來,她看見對方臉上溫柔的微笑,她知道秀晶定不會讓她深陷在危險的處境。

「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秀晶牽著秀妍轉到了另一條暗巷,這時她們躲在牆的一角,看見一道黑影晃過她們眼前。

 

接著許多黑衣人開始聚集在她們附近,秀晶壓低了秀妍的身體,在黑暗中他仔細地聽著對方的話。

 

「可惡,居然讓她們跑了!老大會怪罪下來的。」最靠近她們的黑衣人焦慮的撓著頭說。

「真是的…果然鄭家的二小姐不容小歔,連帶著一個拖油瓶都能甩掉我們。」

 

這句話讓秀晶的瞳孔瞬間放大,她身上憤怒的情緒已經散發出過人的殺氣,眼神變的灼熱像是要撕裂眼前所有人的身體一樣。

 

這時候她的雙手感覺到一絲涼意,秀晶低下頭察看才發現秀妍擔憂的目光,才讓她稍微地恢復的理智,漾起了淡淡的微笑。

 

越來越多黑衣人聚集到秀晶的眼前,她不能讓現在躲藏的位置曝光,就算她的能力再強也無法分身的保護秀妍,有可能連秀妍都會受傷。

 

「姊,妳待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秀晶轉頭低聲地說。

「不要!我也可以幫妳…他們太多人了。」秀妍焦急地握住了她的手,但是秀晶只是溫柔的笑著,輕柔的撫著秀妍的額頭。

「沒事的,我很快就回來。」不容許秀妍的反駁,秀晶低身吻了過去,下一秒秀妍的意識開始模糊,脖子上產生了麻痺感。

 

秀晶偷偷的朝著秀妍的脖子刺了一劑麻醉針,短時間內秀妍都不會醒來,她抱起秀妍的身體悄悄地往巷尾的方向跑去,在最裏頭發現了一道暗門,門鎖已經有著生鏽的痕跡,這瞬間她用腳踹開了破舊的門鎖。

黑暗的室內在強光進入的瞬間,肆意飄散的灰塵在陽光下開始飛揚,秀晶已經聽到了黑衣人的腳步聲,現在的她只能先將秀妍安置在這裡。

 

「只能委屈姊姊了…」秀晶在裏頭找到一把木頭椅,把秀妍的身體輕輕地放在椅子上。

 

看到秀妍的雙眉緊緊地皺著,她無奈地按著緊皺的雙眉,平緩對方躁動的情緒。

 

「我很快就回來。」秀晶吻了一下秀妍的臉頰後,便迅速地離開黑暗的房間,走之前用暗門附近的紙箱抵著門。

 

接著她跑回去剛才的巷口,貼緊著牆壁的身體側身查看著附近的人潮,果然瞬間少了許多逛街的人群,多半是對方驅趕所造成的。

 

「真是有規劃的突襲啊…」秀晶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接著她跳上了巷口的防火巷。

 

低頭俯視著腳下的無頭蒼蠅,各個都是秀晶眼裡的廢物,膽敢打擾她們的生活可見對方已經做好了會被滅口的心理準備。

 

「你們在找我嗎?」秀晶從黑衣人群的上頭說著,他們紛紛順著聲音抬頭看了過去。

 

他們看見鄭秀晶站在防火牆的頂端,眼神灼熱的像是頭猛獸一樣緊盯著獵物,底下的所有人都是她眼中的刺,從秀晶的眼神便看得出來,猛獸是不容許任何人侵犯她的領域。

 

「鄭家二小姐,我們也只是奉命帶您回去。」其中一個站在中央的黑衣人,露出了詭侷的微笑令人作噁。

「哼…就憑你們?」秀晶冷笑了一聲,她跳下了防火牆,在空中轉了一圈優雅的著地。

 

瞬間黑衣人群衝到了秀晶眼前,但是很快的她抓住了其中一個人的手臂閃過了攻擊,接著她肘擊了那個人的腹部,令他吃痛的彎起身體。

 

在那瞬間秀晶趁著空檔側踢了過去,一下子在眼前倒了兩個高大的男人,接著所有人紛紛的開始產生懼怕。

 

「不愧是鄭家的怪物,但是我們也會拼命地抓住妳!」黑衣人群開始反擊。

 

秀晶的雙眼開始越來越冰冷,他們觸碰了她的逆麟,等於自己的命已經無關緊要,秀晶轉身開始一個一個地對付站在她眼前妨礙的人。

 

當晚鄭父接到了一通電話,在電話裏頭的女人說了今天在街上發生的事故,但是他並沒有意外的驚慌,而是冷漠的回應著。

 

「是嗎?一共傷了二十五個人。」鄭父冷漠地說,鬆手放開了手中的相框。

「恩,今天她很生氣…」電話那端的人語氣帶有著一絲愧疚。

 

鄭父撇過頭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名單,最後的那個名字已經刻在他的腦海裡,深深的揮之不去。

 

「接下來就麻煩妳了,不要讓我失望。」鄭父揮手將桌上的相框推在地,瞬間相框的玻璃破碎了,兩姊妹的笑容也隨之在玻璃破裂後劃上了幾道痕跡。

「遵命,父親。」語畢後,電話傳出了平緩的斷訊聲。

 

秀妍在黑暗中睜開了雙眼,但是眼神已經不再溫和,而是漸漸地喚醒了心中的野獸,下達命令的瞬間她便清醒了,將隱藏的皮囊逐漸剝開,僅剩下帶著慾望的本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fffffggg
  • 我是第一名
  • 灑花~

    夜寶 於 2015/02/12 09:37 回覆

  • 走跳貓
  • 怎麼突然就變了
  • 現在才剛開始呢onni~

    夜寶 於 2015/02/12 09:37 回覆

  • life
  • 我還在前三~
    所以我說秀妍也是壞人!
  • 嘛~留言階梯早已經是浮雲...(拭淚
    好啦~我其實是最壞的大BOSS~~~~(逃
    現在才踏入劇情會太晚嗎XDDDDDDD

    夜寶 於 2015/02/12 13:50 回覆

  • pmsces
  • 大壞人
  • 嗚嗚嗚嗚~~~

    夜寶 於 2015/02/12 21:21 回覆

  • pmsces
  • Boss, 請問:
    "不大"劇場
    會有允允這角色嗎? (咦
  • onni~~~
    允允暫時不出現~~(欸

    夜寶 於 2015/02/13 01:06 回覆

  • pmsces
  • 應該是我嗚嗚嗚吧
    Boss 惡惡惡
  • 嗚嗚嗚嗚~~~
    我啦XDDDD

    夜寶 於 2015/02/13 01:0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