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984.JPG

02 愛與恨

 

一個星期後,鄭秀晶坐在辦公室裡整理著從美國彙報過來的重要文件,在三天前她接到鄭氏企業的錄取通知,朴善伶果然有辦法,鄭秀晶記錄著對方說的報到須知以及各種證件的辦理。

 

當到職當天,鄭秀晶站在鄭氏大樓面前,內心泛出一絲苦澀,許多年了…她終究重新站在這種屬於那個人的大樓前,即使為的目的只是一場商業的預謀算計。

 

鄭秀晶嘆了一口氣,接著她重新整理好自己身上的套裝衣衫,提起勇氣往前走進了鄭氏大樓。

 

「鄭小姐你好,這是妳的員工證還有個人物品。」接待處的助理微笑的遞給鄭秀晶好幾樣東西,鄭秀晶微笑地接過。

「對了,妳的辦公室在十樓的行銷部,需要我帶妳過去嗎?」助理官方式的笑容讓鄭秀晶一時覺得尷尬。

「不用了…我是新人嘛!我可以自己上去的~」鄭秀晶微微一笑,禮貌地向助理點頭致意後轉身走到電梯處。

 

叮── 電梯很快就到了,鄭秀晶邁開步伐走了進去,在電梯關上門的瞬間有個女人從鄭氏大樓的旋轉玻璃門走了進來,女人的後方還跟著一位穿著灰色西裝的男子。

 

女人的面色清冷,她身穿著黑色的西裝外套,襯衫的白領翻在西裝外套上,黑色的窄裙襯托出她勾人的曼妙曲線,踩著將近十公分的白色高跟鞋,一步步往接待處走去。

 

「鄭總早上好,今天一樣待在十樓的辦公室嗎?」助理微笑地問著鄭秀妍。

「嗯,讓朴秘書把重要文件帶上來給我。」鄭秀妍冷冷地說,接著她一抬手,身後方的男人立刻遞給他一個黑色的資料夾。

 

鄭秀妍低頭一看,她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微笑,她朝著身後方的男人點頭致意,男人識趣地轉身離開鄭氏大樓。

 

而鄭秀晶一到工作崗位,立刻被安排在一個小型的辦公室裏頭,負責翻譯國外文件以及資料整理,這是一個標準的小助理的職務工作內容,鄭秀晶輕嘆,總算作回當初的自己了。

 

 

鄭秀晶深呼吸一口氣,開始做好自己的本分,一直到現在鄭秀晶都在翻譯鄭氏企業在國外的貨量報表,只是最近鄭秀晶在調查鄭氏對於地皮標案的企畫書,卻一直找不到那些真正有關的文件在哪。

 

不過,根據消息鄭氏所有高級機密的文件都會在總經理秘書辦公室,來鄭氏已經整整一個星期,她連自己的上司都沒見過一面,這要讓她怎麼去找啊?。

 

這時,一陣敲門聲從門後方傳來,鄭秀晶趕緊收好自己手上的計劃表,抬起頭微笑的看著走進來的女人。

 

「鄭小姐,這份文件可以下班交給我嗎?老闆急著要。」走進來的人身穿著米白色的風衣,手上拿著一個白色的資料夾,面色和藹地看著鄭秀晶。

「好的,我下午四點以前交給您。」鄭秀晶站起身,打算伸手去拿那份文件夾,但是眼前的女人面色一滯,往後退了一步。

 

鄭秀晶疑惑的看著她,她並沒有見過眼前的這個人,到底為什麼要露出這種吃驚的表情看著她呢?

 

「請問…妳認識我嗎?」鄭秀晶笑著問,她的心裡抱著一絲忐忑。

「妳叫什麼名字?」眼前的女人低聲地問,她手上的文件夾越握越緊。

 

鄭秀晶一愣,因為她胸前的名牌上明明刻著她的中英文姓名,為什麼眼前的人還要再多問一句?而且她剛剛走進來的時候還叫她『鄭小姐』。

 

「我叫鄭秀晶,是一個星期前來鄭氏報到的,我的職務是行政助理。」鄭秀晶官方式的回答讓眼前的女人微微皺起眉,兩個人沉默著。

 

幾分鐘後女人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唐突,她的臉部表情顯得一絲尷尬,她將手上的文件夾放在鄭秀晶的桌上,禮貌地向鄭秀晶點頭致謝之後,轉身離開鄭秀晶的辦公室。

 

而鄭秀晶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女人的離去,但是從女人的眉眼之間,她好像覺得有一點似曾相似?但是她想不起來自己是在哪裡看過她。

 

鄭秀晶重新拿起桌上的資料夾,發現上頭有著幾道淺淺的刻痕,這個女人到底為什麼看見她之後臉色會異常呢?

 

位於十樓的另一間辦公室,鄭秀妍正在視頻對話中,而在電腦畫面裡出現了兩個人,一個是代理執行長宋茜,另一個則是鄭秀妍的丈夫金在中。

 

「怎麼樣,妳知道她來的時候有沒有很開心~」金在中燦爛一笑,在一旁的宋茜則是一臉無奈地搖著頭。

「嗯,我沒想過朴氏這麼快就讓她走了,我還在想是不是要去對方公司搶人呢!」鄭秀妍的嘴角不自覺得露出一絲微笑,看在那兩人眼裡是無比的寵溺。

 

「妳啊!別在這裡放閃光給我看好不好~知道妳開心,所以我讓茜幫妳準備了這份小禮物,就是妳眼前的那份別墅權狀啊!」

 

「哦?你是怎麼幫我計畫的這麼好?難不成是有人…」鄭秀妍說這句話的時候若有似無的看著在一旁的宋茜。

「這一切都是金總的意思,我可沒有多做什麼事!」宋茜紅著臉撇清關係,轉頭瞪了金在中一眼,金在中勾出一抹淺笑,宋茜紅著臉低頭不說話。

 

這兩個人不是光明正大地放閃光給我看嘛!真是……

 

「好了,我不跟你們鬧了,等一下我還要聽敏英那裏的報告呢!先這樣吧。」鄭秀妍朝著電腦螢幕揮揮手,關上電源鍵,同時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了。

 

走進來的裴秀智帶著一絲慘白的臉色,鄭秀妍抬頭一看,她挑起眉,站了起來,順手拿了辦公桌上的紅酒跟酒杯,緩緩的走到裴秀智身邊。

 

「怎麼,妳看到她了?」鄭秀妍拔出紅酒的軟木塞,酒瓶微傾,深紅色的液體緩緩倒入透亮的高腳杯裡。

「我原本以為只是名字一樣,殊不知…連人都一樣!她回來做什麼?」裴秀智溫怒的抬起頭,瞪著鄭秀妍的側臉。

 

鄭秀妍沒有理會她無理的視線,自顧自地將紅酒斟滿,喝了一口。

 

『啪』一聲清脆聲響,鄭秀妍手中的紅酒杯跌落在地,碎成一片片沾滿深紅液體的碎片,鄭秀妍面無表情地回頭看了裴秀智一眼,唇角勾出一絲毫無笑意的笑容。

 

「妳這是做什麼?妳以為她還會喜歡妳嘛!我在妳身邊三年了…憑什麼什麼都要歸她!」裴秀智激動地扯著鄭秀妍的衣領,鄭秀妍眉頭一皺,雙手箝制住裴秀智的手腕,傾身,將她的身體壓在牆上。

「妳!唔……」裴秀智想說的話全都淹沒在鄭秀妍的嘴裡,鄭秀妍微張開的眼睛帶有一絲冰冷,她看著裴秀智微紅的臉,狠狠地咬著裴秀智的下唇。

 

「哈…妳…唔…」裴秀智不斷地扭著自己的身體,而鄭秀妍則是將她的手壓在自身的背後,裴秀智整個人倚著牆壁,雙手被緊緊地按住,無法動彈,兩人唇齒交纏。

 

等到鄭秀妍放開手的時候,裴秀智整個人腿軟的跪在地上,鄭秀妍彎下身捏著裴秀智的下巴,迫使她抬頭看著自己。

 

「妳要記住,在她面前…妳什麼都不是,請妳弄清楚自己的身份,還有…誰是妳的老闆。」鄭秀妍居高臨下的說著,語氣沒有一絲溫度,彷彿能將人拖入冰寒地獄。

 

「給我出去。」她最後留給裴秀智這句話,轉身走到不遠處的落地窗,重新拿了一個酒杯。

 

聽到關門聲,鄭秀妍抬起頭朝著落地窗嘆了一口氣,接著她辦公室內的室內電話響了起來。

 

「敏英,我要妳帶裴秀智去西班牙,她越來越不懂得分寸…」鄭秀妍語氣帶有重音,溫怒的看著前方。

「哀…怎麼說她都陪著妳三年時間,妳為什麼不愛上她呢?」朴敏英嘆了一口氣,她敲打著鍵盤,訂下一張三天後飛往西班牙的機票。

 

鄭秀妍頹然往辦公椅一坐,她又嘆了一口氣。

 

「當初秀智也只是一個學生,妳怎麼會想去包養她呢?而且…那時候妳才剛結婚啊!」朴敏英的手指捲著電話線,她皺著眉看著桌上的文件。

 

這個問題鄭秀妍很清楚答案是什麼,但是她給予的理由連身旁的友人都不相信,她怎麼還可以堅持三年這麼久?

 

「因為她的眼神很像秀晶…一樣的清澈…一樣的令人憐惜。」鄭秀妍喃喃的說,她的手不自覺地撫著嘴唇,感到一絲疼痛及濕潤,裴秀智咬她了嗎?

 

「早跟妳說別玩太久,現在秀晶在我們公司做事,到時候…妳要怎麼跟她解釋妳跟秀智的關係?」

 

「再說吧…況且,我還不知道秀晶來這裡的目的。」鄭秀妍收回手,將桌上的文件一一仔細對比,嘴角勾出一絲淺笑,像是勝券在握。

 

「妳啊…我真的是要為了妳去得罪朴董了!同樣是姓朴的,人家是董事長的命…我怎麼就是妳的秘書啊!」朴敏英哭喪著臉說,鄭秀妍輕笑的聲音讓她越發的火大。

 

等到下班時間,鄭秀晶鬆了一口氣,雖然她還沒遇到很困難的窘境,不過在這一星期總算平安的度過了!接下來是假日啊…鄭秀晶拿出手機正想給朴善伶打電話,殊不知那人卻自動地打給自己。

 

「小秀晶啊~我好想妳啊!妳不在所有的業務都堆到我頭上啦!」朴善伶的大嗓門讓鄭秀晶逼不得已的將手機拿得老遠,她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是妳把我停職的!還敢跟我抱怨不成?」鄭秀晶笑著說,她轉身走進一家咖啡廳。

 

清脆的門鈴聲響起,鄭秀晶拿著手機走入咖啡廳,迎面而來撞上一個人,那個人的咖啡灑在自己的衣服上,兩個人都叫了出來。

 

「啊!」

 

「好冰啊!」

 

鄭秀晶的手機沾上一點咖啡,她趕緊拿出面紙將手機擦拭乾淨,而她撞到的那個人此刻安靜地看著她,嘴角漾起一絲寵溺的笑容。

 

「怎麼了?秀晶妳沒事吧?」朴善伶在電話那端緊張的說著。

 

「沒事,我只是…撞到一個人…」鄭秀晶抬起頭與被撞到的那個人對視著,她驚訝得差點連手機都拿不穩。

 

鄭秀妍身穿著黑色的西裝外套,白色的襯衫衣領沾上了咖啡色的液體,但是她的眼神仍是溫柔的凝望著鄭秀晶,似是要將所有目光全都收入心底一樣。

 

「好久不見,鄭秀晶。」鄭秀妍微笑地看著鄭秀晶,眼神溫柔地凝視著她,鄭秀晶的臉一紅,她緊張的撇開頭,不去看鄭秀妍此刻炙熱的目光。

 

「怎麼了?妳遇到鄭秀妍了?我要不要掛電話?」朴善伶聽到聲音後她嚇得也想掛電話,但是鄭秀晶緊張的說。

 

「不要掛我電話!妳不是說想陪我聊聊天嘛!剛才還答應人家的…」鄭秀晶此刻嬌羞甜膩得聲音真讓朴善伶非常不習慣,連她自己都發出一絲惡寒啊…

 

眼前的鄭秀妍抱著看好戲的表情看著鄭秀晶,她雙手環胸,看著鄭秀晶一個人緊張兮兮地與她擦肩而過,一邊走路還一邊大聲說話,整個咖啡廳的人都在看著鄭秀晶。

 

「就是啊!妳看我們上次去約會的地方…」鄭秀晶一面看著窗邊的倒影,一邊紅著臉朝著電話大聲說著。

「得了吧妳!上次還是我拖著妳去的!」朴善伶嚴格的打斷鄭秀晶的幻想。

「妳給我配合一點!」鄭秀晶彎下身,牙狠狠地朝著電話恐嚇著。

 

終於過了十分鐘,鄭秀晶仍沉浸在自己的自我對話情節,當她轉身時已經看不見鄭秀妍的身影,她一時失落的將手機收入大衣口袋,轉身前去櫃檯點了一杯熱的美式咖啡。

 

走在大街上,鄭秀晶在腦海裡不斷地浮現與鄭秀妍重逢的情境,在她心裡曾經無數次排練兩個人相遇的過程。

 

起初鄭秀晶以為可以秉持著面癱,冷漠,一副冰山氣息的無視鄭秀妍。

 

但是鄭秀晶不曉得,在遇上鄭秀妍的瞬間,把她在心裡縝密規畫的棋局一次次打斷,她不知道儘管算盡兩個人重逢的時刻、地點,甚至是連對話鄭秀晶通通都演繹了好幾遍。

 

即使她如此小心翼翼的防著,卻會被自己的心給打亂步驟。

 

腦海裡不斷地撥放鄭秀妍當時凝望著自己的神情,總是那般溫柔,那般寵溺的目光似是要將鄭秀晶整個人護在懷裡,鄭秀晶不敢面對這種眷戀的目光。

 

她的心仍會為了鄭秀妍的深情而動搖,仍是會為了鄭秀妍的一顰一笑讓自己心動不已,鄭秀晶嘆了一口氣,手裡的咖啡早已放涼。

 

果然…在怎麼炙熱的東西,一旦遇上冰冷的寒意,彷彿方才的炙熱氣息,便會成為一場虛無。

 

走了許久,鄭秀晶走到自己租的公寓大樓面前,她撇頭看了一眼放在不遠處的垃圾桶,她想將這杯涼透的咖啡丟入垃圾桶。

 

當她要將咖啡丟入垃圾桶的瞬間,有個人握住了她的手腕,鄭秀晶疑惑地抬頭看了過去,她的臉色一愣,那個人微笑的看著鄭秀晶,目光滿是柔情。

 

「妳還沒賠我一杯咖啡呢!」鄭秀妍笑著說,鄭秀晶感覺到手腕上的涼意想抽回手,卻被她緊緊地牽著。

 

許多年後,她與她再次重逢

 

一場意外,讓她多年的心牆逐漸崩毀

 

只因為一個微笑,一句話

 

她與她,在愛情的拉鋸戰像是在追逐著對方的身影

 

一步步追尋著自己的心

 

一步步陷入自己所設下的陷阱

 

一步步讓自己再次深陷那人滿是柔情的愛意

 

想逃…卻又不想逃…

 

反覆追尋,反覆拉扯,反覆質疑自己

 

是否可以擁有她的心?

 

成為自己的唯一,自己的命中注定。

 

-----------------------------------------------------

請給我一個深情的鄭總~~~~~(抱著棉被痛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寶 的頭像
夜寶

Follow your heart,追尋妳的夢。

夜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天啊!!!!
    光想像那個寵溺的眼神
    噢~我不行了......
    (倒地

    秀晶ˋ知道秀智跟秀妍之間的關係怎麼辦....
  • 虐心情節啊~~
    鄭總好深情!!!!小助理心裡怦怦跳XD
    鄭總又開大絕(腹黑),小助理就....(>/////<)

    夜寶 於 2017/01/18 13:02 回覆

  • Boya
  • 鄭總好壞!!!!!!!!!!
  • 一步步揭開黑幕

    夜寶 於 2017/01/18 17:19 回覆

  • 馬鈴薯阿伯
  • 放大絕吧...
    趕快把秀晶搞定...
  • 鄭總技能滿點XD

    夜寶 於 2017/01/18 22:51 回覆

  • 悄悄話
  • Vera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妳跟我都在10樓辦公室,卻沒辦法碰上一面(喂#
    這樣看來裴秀智有點像是替代品,瞬間有股淡淡的哀傷 (  ̄ 3 ̄)y▂ξ

    文中好像有些伏筆(?
    看看之後會不會出現,亦或是我大誤XDD
    我喜歡秀晶要丟掉咖啡卻被秀妍握住手腕的那幕,非常有畫面感啊!

  • 請往下看XD

    夜寶 於 2017/01/19 12:34 回覆

  • Vera
  • 忘記說,這章沒有想掐死妳阿,還好啦XDD

    然後...
    上面的顏文字被截斷了(´⊙ω⊙`)
    (  ̄ 3 ̄)y▂ξ ←應該要這樣才對RRRRRR

  • 然後我要統一回覆妳在這帖XD
    雖然秀智的片段很悲傷,兩個人之間還是有一點點昔日情的(秀智癡情阿QAQ)

    然後大家都喜歡那段鄭總霸氣勾搭秀晶XD
    寫到這裡我都笑開懷了不~~~~(傻笑)

    夜寶 於 2017/01/19 12:3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